自由投稿
星期六, 9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拆局:恒大身后的银行浮出水面

滚动 中国大陆

随着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债务违约事件发酵,越来越多关于恒大集团的信息暴露在公众面前,恒大集团持股34.5%的盛京银行浮出水面。明天系之于包商

随着中国房地产巨头恒大集团债务违约事件发酵,越来越多关于恒大集团的信息暴露在公众面前,恒大集团持股34.5%的盛京银行浮出水面。明天系之于包商银行,安邦系之于成都农商银行,相对于恒大目前的危机,盛京银行更应该引起关注。

2021年2月7日,经历一年多的接管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包商银行破产,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三家破产的银行。截至2020年10月31日,包商银行负债总额高达2,059.62亿元人民币,资产总额仅为4.47亿元,净资产为负2,055.16亿元,早已资不抵债。此前,包商银行2016年年报还披露其总资产高达4,315.82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936.43亿元,各项贷款余额1,565.01亿元。

在包商银行破产背后,是通过35家机构持有包商银行高达89.27%股份的明天系资本,自2005年以来通过大量的不正当关联交易、资金担保及资金占用等手段进行利益输送,一步一步掏空了包商银行。接管方审计发现,过去15年里,明天系通过注册209家空壳公司套取信贷资金,占用包商银行资金高达1,560亿元人民币,且全部成了不良贷款。正是以包商银行为“提款机”,明天集团构建了庞大的明天系资本。当资本游戏难以为继,明天系轰然倒下,包商银行破产,创始人肖建华入狱,留下一地鸡毛。

明天系资本创始人肖建华。(Reuters)

包商银行被接管的同时,另一家同样曾被资本控股的城市商业银行成都农商银行重新回归国有,成都三家国有企业耗资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从安邦保险集团手中收购了成都农商银行55.5%的股份,安邦系资本至此退出成都农商银行。在此之前,资产高达2万亿元人民币的安邦保险已经被大家保险接管。在中国银行业协会公布的“2020年中国银行业100强”榜单中,成都农商银行以414.75亿元的核心一级资本净额排名第35位,算是平安落地。

成都农商银行与包商银行,同样面临绝对控股股东的“掏空”,一个平安落地,一个破产收场,其根源可能在于地方政府——在于地方政府是否按照相关法规尽责监管。在包商银行破产的同时,包头及内蒙古自治区银行监管系统被强力反腐倒查十几年,已经退休5年的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被查,自薛纪宁以下内蒙古银监局、包头银监局多人被查,反观成都则平静许多。

总部位于辽宁省沈阳市的盛京银行,其规模不仅远大于包商银行也比成都农商银行大很多,在“2020年中国银行业100强”中排名第21位。总资产达10,214.81亿元人民币、一级核心资本净额达784.47亿元,均是成都农商银行的1倍以上。2016年,恒大通过恒大南昌入股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28%。2019年,恒大南昌再次斥资132亿元认购盛京银行发行的22亿股内资股,持股比例提升至36.40%。

从公开资料来看,恒大与盛京银行的关联交易并不多,据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名为“恒大集团截止2020年6月30日金融机构借款余额分类汇总表”披露,恒大在盛京银行的借款余额为70亿元人民币,仅在中国国内银行中排名第10。尽管与恒大的关联交易、贷款余额都不多,但盛京银行的状况并不好。

登上天安门城楼出席中共建党百年庆典的恒大创始人许家印。(微博@腥闻人)

2021年9月7日,中国财经媒体《第一财经》刊文《独家|匿名客户风险暴露达千亿,谁从盛京银行拿走巨额融资?》称,“不断增长的资产减值损失或是该行利润接连腰斩的直接原因。……规模高达千亿元的匿名客户风险暴露,是盛京银行资产质量面临的更大威胁”。截至2020年底,盛京银行最大单一、集团非同业客户规模分别接近约900亿元人民币、250亿元人民币。“千亿元匿名客户风险几何?与最大单一、集团非同业客户有无关系?这些关键信息,还未被公开披露。”

在房地产贷款领域,报道披露,此前盛京银行房地产贷款余额一直在300亿元人民币上下,2019年增长至352.8亿元,2020年底猛增到700.5亿元,另有按揭贷款483亿元,两者合计占该行全部贷款的21.6%。在中国政府房地产调控之下,房地产企业的日子不好过,依赖房地产行业的盛京银行也很难。更为重要的是在评级机构联合资信的评级报告披露,2019年底,盛京银行最大单家非同业客户的风险暴露规模高达1552.32亿元,2020年虽有大幅下降但年末存量仍超过900亿元,并且最大单家非同业客户为匿名客户,最大单家非同业集团客户也未披露名称。

从趋势来看,盛京银行已经意识到了风险,在减少最大单家非同业客户、最大单家非同业集团客户的风险暴露规模。2021年7月,沈阳国资也以10亿元人民币从恒大手中回购了盛京银行1.9%的股份,同时沈阳市领导到盛京银行调研时也提出:“高度重视盛京银行改革发展,支持市属重点国有企业在行业监管部门指导下,逐步增持盛京银行股份。”地方政府的表态,无疑是盛京银行发展的压舱石,最差结果也是如成都农商银行一样回归国资,但也需要尽早排查匿名的最大单家非同业客户、最大单家非同业集团客户,以及大股东恒大占款、其他房地产企业贷款,大大方方地公开相关信息才能消除疑虑。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