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1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支联会受命删资料 评论责港府欲清洗六四历史 易让当权者主导历史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昨晚已经应警方要求,移除该会所有电子平台信息,该会32年来上载网站和youtube等各种平台的大量历史文件和影片,一夜之间消失殆尽,虽然支联会已在脸书开设新的专页,但暂时只有警方要求移除资料的通告,日后亦只作发布该会信息之用,未必可以重新上载已删除的历史纪录。学者和该会前常委蔡耀昌均认为,当局的做法是要铲除六四的历史记忆,失去民间数据亦令市民知情权受损,更令历史易被当权者主导。

支联会网页已被移除(上),32年的六四歷史一夜清空。新的脸书(下)只提供消息(麥燕庭提供)

至于刚于8月4日上线的「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因为已脱离支联会独立运作,馆内的六四资料和人物证言仍然可见。

据了解,警方要求支联会移除相信违反《港区国安法》的资料,但没有明言哪些内容涉嫌违法,支联会亦因国安法有保密规定而不能披露详情。该会前常委蔡耀昌今(17日)早在电台节目指出,警方的做法,在不少港人心目中俨如浸会大学新闻系前助理教授杜耀明所言,是在「铲除历史记忆」,但「六四记忆」不光是支联会的,亦是香港市民的,警方对此采取行动,应向港人交代理据,包括官方近期针对该会的连串做法。

自1989年六四事件成立的支联会,坚持平反六四,近期备受政府打压,保安局拟把支联会从公司注册名单中删除,令其实质上解散;载有六四文物的六四纪念馆被警方以搜证为名拆走所有展品和物资,被评论指为「实质是拆馆」;220万资产冻结;该会三名正副主席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众常委亦以不同罪名被起诉。

杜耀明指出,支联会的资料是经年累月的见证,亦是人们了解历史的基本元素,警方勒令移除的直接后果,是「铲除历史记忆」,日后人们若要认识「六四屠城」,便要「由零开始」,而学者进行学术研究亦会有参考数据不足的问题,令学术、言论及思想自由均大受限制。他质疑,警方仅以「有合理理由怀疑」危害国安便要求市民移除信息,有否考虑国安法要求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亦认为,港府如没有提供理由便要求移除信息,将控制人民得到信息的自由,继而清洗民间历史,只剩官方资料,令当权者可主导历史。

香港都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助理教授罗乐然各《明报》表示,担心信息的删除,会令社会缺少了某一个立场的声音,影响公众知情权,削弱明辨是非的讨论基础,历史的真正过程亦可能变得不明不白,令历史传承陪感吃力,教学选材、学生搜集资料亦较难。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