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宣判 法院指证据不足 原告指责法庭…

滚动 中国大陆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14日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指,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弦子(笔名)控告朱军的案件。法院指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她性骚扰,一审驳回诉讼请求。

中国央视大楼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14日官方微博上发布消息指,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弦子(笔名)控告朱军的案件。法院指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军对她性骚扰,一审驳回诉讼请求。

弦子2018年在网上发文称,自己2014年于央视实习期间,遭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在化妆间“猥亵”,事件引发舆论关注,事后双方都对彼此提起诉讼。

即便14日的庭审并未公开,但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报道称,一群弦子的支持者仍到法院外声援,警员也在场戒备。弦子则在深夜庭审结束后,在法院外宣读声明,指法院不允许她调取多项关键证据。而她将提起上诉。

据弦子的声明,她所申请调取的证据包括:事发时走廊的监视录影、2014年报警后警方对她父母所作的笔录,以及申请重新鉴定当年连衣裙DNA等。

据卫报(The Guardian)引述弦子说,案发时自己21岁,现在已经28岁,过去三年因为诉讼,她几乎无法做其他的事。她说:“我能接受任何的结果,我要的只是基本的程序正义。”

弦子控告朱军的案件原定今年5月21日二次开庭。但弦子在前一天发文指,法庭拒绝把案由改为“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并拒绝调取关键证据。最终法院在21日临时取消庭审。

此前法院受理的案由为“一般人格纠纷”。2019年1月“民法典”实施后,中国才对性骚扰有较明确的法律定义。

中央社说,弦子的微博也在7月被禁言一年。中国媒体对本次庭审的报导,也明显少过案件爆发之初。

据纽约时报认为,在朱军被指性骚扰的案件后,中国官方开始控制有关此类案件的舆论,藉网络披露的相关案件数量越来越少。不过在微博上有不少网友讨论这起案件,一些舆论指女权是“反华工具”,是为制造社会分裂。

卫报引述关注中国女权运动的学者洪理达(Leta Hong Fincher),她对这起判决感到难过,但并不意外。她不认为中国‘#Me Too’运动最重要的意义是在司法领域,但指这起案件让社会关注相关议题,并激励女性争取自己的权益。

该报道又引述耶鲁大学法学院学者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指,这起诉讼传达的讯息是,事情会有所改变,但在实际运作中仍存在许多“陷阱”。龙大瑞近期发布的一则研究指,在2018至2020年的公开数据中,只有83件民事案涉及性骚扰,且当中77件是由被指为骚扰者一方所提请,由受害者所提请的诉讼只有6件。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