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朱军性骚案判决出炉 中国MeToo运动下一步?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女权运动在官方压制下,少有公开的抗议活动,也难有律师帮助性暴力受害者采取法律行动,但就算无法使用#MeToo的标签,仍有人继续推动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德国之声中文网) 北京海淀人民法院周二(9月14日)对朱军性骚扰案的指控方做出不利裁决。本案在法院审理了3年,中国一度掀起MeToo运动,但随后被压制。这次结果出来女权运动可能再受打击。

根据判决书中,有关中央电视台实习生弦子(周晓璇)指控上司朱军对她进行性骚扰一案,指控方没有尽到举证责任,本案裁定「证据不足」。

根据美联社,弦子14日在在法庭外对记者说:「我非常感谢大家,无论我们是赢还是输,我都非常荣幸地经历了这三年。」但现场随即有不明身份的男女走过来试图将她推走。女子以防疫安全为由大喊 ,阻止弦子发言,另一名男子则质疑她单独发言是否合适。

报道提到,现场也有几十名支持弦子的民众,但由于警察人数众多,许多人保持距离。许多警察身穿便衣,站在街上拍摄。一名试图举起「站在一起」标语的女子很快被警察包围,标语也被撕掉。她后来对美联社表示,警察要求她提供国民身份号码。

2018年,弦子对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军提起诉讼,指控他在2014年对她性骚扰,并要求公开道歉以及5万元人民币(7,600美元)的赔偿。但朱军否认这些指控。但弦子坚持推动将庭审记录公开,并以基本的法律程序为由,要求法院命令朱军出庭。

案件审理期间,弦子因为公开自己的经历成为中国#MeToo运动代言人,随后,数十名女性也开始讲述她们过去被骚扰或侵犯的经历。美联社报道,自那时起,活动人士发现他们的网上帖子被审查,试图举行抗议活动时也面临来自当局的压力,但弦子一直不放弃继续公开发声。

中国MeToo发酵

最近几周的一系列在中国性侵犯和强奸指控引起全国关注,包括一名阿里巴巴员工对两名男子提出的性侵指控,以及歌手吴亦凡因涉嫌强奸而在北京被捕等等,由受害者在网上发布指控,随后引发大众关注和警方调查的案件。

2018年被关闭的女权之声创始人吕频对美联社表示:「这些事件毫无疑问的是#MeToo的一部分……如果没有#MeToo,无法想象这类事情会被曝光。」

在#MeToo运动席卷中国后,当局以法律变革作为回应,在中国的民法典中定义了性骚扰,但活动人士和法律专家表示,这些变革尚未导致实地的真正变化。而性暴力的受害者在寻求正义方面仍然面临着法律和社会障碍。

美联社报道,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研究学者隆龙大瑞 (Darius Longarino)在谈到中国法律改革时说:「信息传递相当强烈……这是对人们说,这将会改变一切。但实际在,在现实的系统中,仍有许多隐患。

在《外交学人》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研究学者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和同事在公开数据库中发现,2018年至2020年期间,只有83起与性骚扰或猥亵有关的民事案件。在这83起案件中,有77起是由被指控的骚扰者对公司或受害者提出的,只有6起案件是由受害者对骚扰者提出的。

(美联社等)

转载自 德国之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