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掀娱乐圈整治风暴 万亿“粉丝经济”面临解体

滚动 中国大陆 体育娱乐

红极一时的吴亦凡被捕,赵薇疑遭封杀,郑爽逃税被重罚近三亿元人民币……内地娱乐圈正经历“拨乱反正”,乱象背后是资本巨头在影视业的无序扩张。官方

红极一时的吴亦凡被捕,赵薇疑遭封杀,郑爽逃税被重罚近三亿元人民币……内地娱乐圈正经历“拨乱反正”,乱象背后是资本巨头在影视业的无序扩张。官方霹雳出招,重惩劣迹艺人、严打“饭圈”乱象,包括取消明星榜单、严管经纪公司、严禁未成年人打赏,誓要斩断资本黑手。

香港《星岛日报》9月15日引述内地知名编剧汪海林说,近年支配演艺界的“唯流量论”造星模式面临“摧毁性打击”。分析相信万亿规模的“粉丝经济”正在解体。

7月31日,男星吴亦凡的性丑闻终于实锤,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吴亦凡和“失德失范”被封杀的郑爽、霍尊、张哲瀚等都是所谓“流量明星”,依托社交平台的粉丝量,赚取天价片酬和广告费。这些明星相继“崩塌”令为人诟病的演艺界及“饭圈”乱象,成为监管焦点。

在编剧汪海林眼中,这些乱象与互联网平台在影视界的扩张、垄断密不可分。由于目前从文学网站的IP(作品版权)开始,到制作公司、经理人、播放网站等,已被几大平台资本掌控。在“制作和播出平台是一家,制作和经理人公司是一体”的情况下,资本方在整个影视创作及购销环节,有了巨大的话事权,以及操控价格、赚取巨利的空间。

吴亦凡粉丝团被称为“邪教组织”(点击大图浏览):

打造“流量明星”是当中最赚钱的操作。流量泛指浏览数量、热搜次数等网络数据。互联网资本进入影视后,流量成为计算明星商业价值的具体指标,而不是演技、歌艺。资本方可以通过流量明星做出天价片酬,推高成本,再做出超长剧集,获得大量利润。“为什么他(艺人)值这么多钱?经纪公司可以把他的流量拿出来,作为议价的指标。”至于流量真的准确吗?“当然有真的了,但是更多的是假的,可以操作啊。”汪海林说。

事实上,不少社交平台上的明星艺人榜单、热搜,存在着虚假的流量买卖。内地传媒去年获得的一份刷单商务报价显示,微博热搜前三报价为4.5万元,前十报价3.5万元。抖音热点排名价格相对便宜,前五名报价4万元,前十报价3.8万元。

依附于社交网站的“饭圈”就是操控流量的“抓手”,本身也是一棵摇钱树。“不花钱就不是真粉”是圈内的不成文规条。粉丝拼尽全力想给偶像挣面子,不惜花钱买偶像的各类产品,或在各大平台打榜投票。例如已撤销的微博明星势力榜,排名数据中的爱慕值,需要粉丝对明星赠送鲜花,十朵需要20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员江宇指出,一条完整利益链就此浮现:平台资本是主导力量;流量明星被资本选中在前台表演,诱导粉丝消费;“饭圈”文化则是资本利用网络力量创造出来的消费文化。

有研究显示,内地“饭圈”产业的规模已由2018年不足3万亿元,增至去年的4.1万亿元,并预期明年将突破5万亿元。去年内地未成年网民参加粉丝应援(付钱为偶队打气)比例达到8%,近15%的“00后”粉丝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

不过,一切正在起变化。8月26日,中国国家网信办宣布十条新规定,包括取消所有明星艺人排行榜;解散以“应援、集资”为主题的粉丝区;不得显示粉丝个人购买量、贡献值等数据;综艺节目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功能;严禁未成年人打赏等。其他霹雳措施陆续出台,包括禁播偶像养成类节目,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业界形容这些招数是“一剑封喉”,资本链中最关键的流量操作被切断。

赵薇遭封杀幕后资本人脉(点击大图浏览):

“这次整顿的影响是很大很深远的。尤其对打投(打榜投票)、刷数据有针对性的措施,”汪海林说,“就光这一点,对于流量明星产生的这个模式是一个摧毁性的打击,釜底抽薪,因为目前他们大量地依靠粉丝去刷量,造假数据,这些数据脱水以后,流量明星的商业价值会大大的缩水。”

不过,中共纪委在官网刊发中国影协理论评论委员会会长、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陆绍阳的文章指出,整顿饭圈并不是整顿粉丝,而是背后的产业链。文章称,某些现象的出现只不过是大江东流时夹带着的泥沙,但如果不加以纠正,就会使负面的声音掩盖真正的“好声音”,带坏社会风气。

中国央视8月22日发表评论文章指指,从长远来看,唯有明星“供给侧”的质量改善,粉丝“消费端”的品位升级,让整个产业高质量发展才是正确之路。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