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朱军性骚扰案一审宣判 弦子朋友圈曝庭审全过程[图]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宣判结果出炉。据北京海淀法院最新通报,周某某(弦子)诉朱某(朱军)性骚扰证据不足,驳回诉讼请求,引发舆论关注。北

北京海淀法院官方微博9月14日晚通报,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周某某诉被告朱某一般人格权纠纷一案并当庭宣判。

庭审中,原告、被告依法进行了举证质证,围绕争议焦点进行了充分的法庭辩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周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对其进行性骚扰的主张,故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周某某的诉讼请求。

对此宣判结果,虽然朱军胜诉,但作为曾经的央视“一哥”,朱军的职业生涯与个人口碑已尽毁。另外,根据网络上流传弦子朋友圈的发文,她不接受这个判决,并且披露关于庭审时遇到一些阻力,她认为审理流程有问题,决定上诉。

就关于朱军胜诉的结果,一部分支持他的网友表示,“正义到来了,但是迟到太久了,朱军的职业生涯已经毁灭了。”“她没赢,但是她赢了;他没输,但是他输了。”“女的是出名了,还当上女权代表,朱军的名誉损失怎么办?”“就很滑稽:赢了官司的受害者,输了人生;输掉官司的造谣者,赢了人生。碰瓷名人确实是无本万利,名利双收。社会依旧‘笑贫不笑娼’。”

而支持弦子的网友则称,“性侵犯事件中女性维权的优势本身就是处于下风,因为各式各样的证据不足难以将坏人绳之以法,就算法律能判量刑也不一定能判过杀只畜生的屠夫。”“‘证据不足’只能说是法院不能认定是否发生,而不是说没有发生,措辞叫做‘驳回诉讼请求’,不叫‘输了’。再者,这个案子只能证明举证很难,毕竟‘谁主张谁举证’,所以性骚扰案件很需要举证责任倒置。最后,驳回弦子的诉讼请求,不等于朱军清白。”

此前,法院决定延期开庭前,弦子5月20日在微博上透露了有关案件的大量细节,称法院未将其案件归为性骚扰纠纷,也未公开审理,她对此感到不满。

在5月20日的微博中,她表示在2020年12月2日开庭时,“我们在2019年1月庭前会议后,就要求对我在事发当天所穿连衣裙进行重新DNA鉴定,直到2020年12月2日,被法院当庭拒绝。”

弦子2018年提起诉讼,原由是人格权遭到侵犯,因为当时对于提出性骚扰指控的人来说,他们只有这个法律选项。2019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将性骚扰列为新的民事案件原由后,弦子寻求更改案由。

根据弦子5月20日透露的说法,2020年12月,一位庭审法官驳回了她的请求,理由是性骚扰类别的案件只适用于教育机构中出现的纠纷。

该事件源于弦子指控朱军2014年她在中国央视担任实习生时,对她进行性骚扰。她事后在老师的鼓励下报警,警方也进行搜证,还调走了中国央视走廊的监控录像,结果却无疾而终。

弦子2018年7月在微信朋友圈发文,透露自己曾被朱军猥亵,文章被其友人徐超(微博昵称为“麦烧同学”)转发到了微博上,虽然数小时内就被屏蔽,但还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轰动。

朱军随后发表律师声明否认此事,并表示将采取法律手段追责谣言,他也到法院控告弦子和徐超损害其名誉权。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