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立陶宛议员:被中共制裁表示我做对了

滚动 军事

立陶宛国会4月22日将召开听证会,如无意外,有望通过决议案谴责中共对维吾尔人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这一议案背后重要的推手是立陶宛国会议员萨卡利埃内。

专访立陶宛议员:被中共制裁表示我做对了

美日两国领导人周五在华盛顿会面,表明针对中国的国际联盟又往前推动了一步。欧洲小国立陶宛也与反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国家站在一起。立陶宛国会4月22日将召开听证会,如无意外,有望通过决议案谴责中共对维吾尔人犯下的种族灭绝罪。这一议案背后重要的推手是立陶宛国会议员萨卡利埃内。她因为关注新疆与香港问题,已成为中国制裁对象,但她把中共的制裁当成荣誉。她周五接受本台记者郑崇生的专访,畅谈她为什么如此坚定要为中国的人权问题发声。

萨卡利埃内(Dovilė Šakalienė)是立陶宛社会民主党成员,2020年连任立陶宛国会议员,曾担任过记者、广播节目主持人,也曾从事人权工作,她还是一名注册心理咨询师。她在立陶宛国会为香港民主与维吾尔人权问题多次发声。3月22日,中国外交部宣布制裁十名欧洲政治人物和四个实体,北京宣称,他们在新疆问题上散播不实资讯,而萨卡利埃内也名列其中,成为在新疆问题上首位遭中共制裁的立陶宛政治人物,但她说,被中共制裁就像是一种荣誉勋章。

立陶宛国会议员萨卡利埃内(萨卡利埃内提供)

记者:萨卡利埃内议员您好,非常感谢您抽空接受我台的专访。作为二度连任成功的立陶宛国会议员,您为什么会在中国人权与香港民主问题上积极发声?这对立陶宛来说为什么重要?

萨卡利埃内:立陶宛这边有句话说,“一日人权志工,终身人权志工”。这就是我。作为人权工作者,我觉得不管迫害人权的事情发生在哪,不论远或近,我都应该挺身而出,这些背景也影响了我,作为一个议员,我应该持续捍卫人权。

当我们在讨论中国时,我觉得最可怕的当然就是那些对人权的迫害与侵犯仍然持续着,然而,这么多年来,我们西方国家都没有采取恰当且够强烈的反应。我们作为民主国家,如果我们坚信人生而平等,天赋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看到不公不义的事情,就该出来说话。

曾受共产政权蹂躏的立陶宛对中国人的苦难感同身受

记者:立陶宛是1990年代前苏联解体时最早宣布独立的国家。立陶宛建立民主政体前也有血泪斑斑的历史,被德国、波兰和前苏联都入侵过,您的家庭背景和立陶宛这个国家的发展历史,对您在认识中国问题上,有什么样的影响?是什么动力让你想推动在立陶宛国会提出决议案谴责中共对新疆的做为以及对维吾尔人的人权灭绝?

萨卡利埃内:立陶宛是非常小的国家,不论人口或是土地面积都是,我们在地缘政治格局里也不是要角,但是,我们被前苏联统治了50年,我的祖父母辈,在苏联统治时期,都因为反对独裁政权成为政治犯。

我想跟你分享一本关于中国劳改营的书。我深深记得,我阅读到这本书的第一时间就惊觉,这不就是和前苏联统治立陶宛时建立的古拉格劳改营一样吗?我们立陶宛人也曾深受其害多年,所以我特别能感同身受。在我看来,现在新疆发生的事情,就是同样的事情。而我的个人家庭背景也教会我,我很清楚,共产独裁政权的这种压迫,要搜集他们的证据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要在取得公开的资讯方面(很难),这是共产主义政权的本质,他们一向如此,他们会隐藏自己的罪行,所以,这就更需要我们有能力的人积极发声,搜集他们的罪证。

记者:您上了中国的制裁名单榜了,中国驻立陶宛大使申知非还给您发警告信了,您感到害怕吗?

萨卡利埃内:他们不只发信给我,还发信给立陶宛国会副议长,指责我们即将召开的听证会。我觉得很可笑的是,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来自遭共产政权迫害的家庭吗?他们的威胁警告,一点都影响不了我,这种共产政权的老把戏,动辄恐吓威胁别人,尤其是捍卫人权的人,这就代表我们说对了、做对了!但我想说的是,这吓不倒我的,压迫恐吓只会带来更多反抗,这会让我们更加动员、团结在一起。

(中国驻立陶宛大使申知非发给萨卡利埃内的警告信)

记者:中国其实有很多人民还是前仆后继的反抗着,你觉得立陶宛的反抗历史可以给中国的异议人士什么样的启示?

萨卡利埃内:从国家层面来说,我觉得立陶宛虽然是小国,但我们应该要做新兴民主国家的表率,我们作为主权独立的国家拒绝别国的干预,所以,我们宣布了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我知道中国经济大饼画得很大,但那背后有中国自己的目的。

从个人来说,我想说的是,极权政府都会使用各种手段,从生理上与心理上折磨虐待你。我的祖父母辈也遭遇过苏联那时候的压迫,但我想说的是,“他们能摧毁我们的肉体,但不能摧毁我们的心灵”,只有坚持,并且想到这些坚持不是为了自己,还有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就能坚定下去。不要放弃反抗,总有一天会自由。

不能让台湾变香港

记者:我知道您去年也为香港在国会发声,也很关注台湾民主的发展。立陶宛与俄罗斯的关系,和台湾的处境也有相似处,就是都有个很庞大但不好相处的邻居。作为国会议员,您对推动立陶宛和台湾更加深化双边关系有什么想法?

萨卡利埃内:香港遭遇的这一切,实在很让人痛心,所以我们就更不能看到台湾变成下一个香港,我真的非常担心中国要把台湾变香港。我会尽一切可能多和台湾往来互动,像我下周一就要和台湾驻波罗地海国家的代表(注:台湾在立陶宛无办事处,由驻拉脱维亚代表处兼管)见面,我非常支持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

同样身为民主国家,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捍卫与支持台湾。立陶宛的历史也可以供参考的是,台湾必须做好捍卫自己的准备,不只是在国防上要维持自己的防卫能力,也要积极主动的把支持你们的盟友团结在一起,我觉得这很重要。

记者:中国大使馆听到你要和台湾的代表见面可能又会寄信给你了。

萨卡利埃内:立陶宛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我作为立陶宛的国会议员,我想见谁就见谁,中国政府无权恐吓我,也没有权利规定我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我觉得台湾和立陶宛还能更强化双边的经济与文化交流,我期待与台湾的代表见面。

记者:谢谢你接受我的访问。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