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莆田疫情3条传播链曝光,学校成疫情防控薄弱环节

滚动 中国大陆

9月13日晚,福建莆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防控有关情况。会上通报,目前的形势比较严峻,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病毒传播速度快,二是感染

9月13日晚,福建莆田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第四场新闻发布会,介绍疫情防控有关情况。

会上通报,目前的形势比较严峻,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病毒传播速度快,二是感染人群主要集中在小学生和中老年人身上,病例年龄最大84岁,最小5岁。

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需要重点关注三个传播链条:第一个是新加坡返莆人员林某杰的家族,第二个是他太太所在工厂(协胜鞋厂),第三个是他的小孩所在的学校(铺头小学)。

据国家卫健委派出的赴福建工作组专家判断,目前莆田疫情形势严峻复杂,后续在社区、学校、工厂等人群中继续发现病例的可能性高,疫情存在外溢风险。

这是德尔塔毒株在国内引发的又一轮较大规模的本土疫情。

感染规模之外,本次疫情中,各方的担忧变成了现实——学校成了传播的中心。

之后,便是流调、全镇全员核酸检测、社区封控,甚至,某种意义上的“封城”。

9月10号当晚,福建省委书记尹力连夜赶到莆田“督战”。

莆田市教育局发布通知: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暂停线下教学,改为线上教学。

9月12日,高风险区域从枫亭镇的2地,扩大至整个枫亭镇,另有周边的三个村升级中风险区域,在莆人员原则上非必要不离市。

至此,这座拥有300多万常住人口的海滨城市,进入了某种程度上的“封城”阶段。

莆田之外,与枫亭镇比邻的泉州也发现疫情,已经报告4例感染者。其中有一人在人员密集的工厂工作,那也是个与学校类似的利于病毒传播的场所,有形成新的社区传播风险。而在之前莆田出现的感染者中,便曾有8人同为同一鞋厂的员工。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也开始严查有莆田旅居史的人。

目前,已有相关专家向记者表达了对“此次疫情来势迅猛,严重程度将超过扬州”的担忧,并感叹,又一座城市“至少一个月不能解禁了”。

1已形成了社区传播

9月10日教师节这一天,福建莆田市仙游县风亭镇铺头小学,在对学生进行的新冠病毒核酸抽查中,发现了2个小学生,也是兄弟俩核酸阳性。

筛查范围立即扩大,流调溯源也同步启动,当天发现阳性感染者增加至5例。

9月11日,第二天,阳性感染者增加至42例,21名确诊,21名无症状。

9月12日,又新增了21例确诊病例(1例厦门病例未能确定是否是同一传播链,未计入),13例无症状感染。

至此,短短3天内,莆田源起的疫情已新增75例感染者。

流调回溯中,铺头小学一位学生的家长,新加坡归来的林某杰,被认为可能是本次疫情爆发的起点。

从官方通报看,林某杰执行了中国的“14+7”的防控要求。

8月4日,林某杰乘坐班机从新加坡回国,在厦门完成14天隔离后,转运至仙游县集中隔离点继续隔离7天;

8月26日开始为期7天的居家健康监测。

集中隔离的21天,林某杰接受了9次核酸检测,1次血清检测,结果都是阴性。

直到9月10日,流调溯源时,才检测出林某杰核酸阳性,并诊断为确诊病例。至此,林某杰回国已经38天,一家四口感染新冠病毒。

而且8月26号,林某杰居家健康监测开始,就可以自由出入。因此,在各地的防控措施中,都以自8月26日以来莆田市旅居史作为分界线。

“肯定还有很多感染者,只有充分检测出来,才能判断他是不是源头。”张洪涛向记者表示。

不过,

可以确定的是,本次疫情已经形成了社区传播。

一位不愿具名的疾控专家分析,疫情确实可能隐秘传播了一周多的时间,他告诉记者,从目前势头看,此次疫情的严重程度很可能超过扬州。

截至9月9日,扬州中风险地区清零,上一轮疫情中,该市累计报告病例数超过560例。结合城市规模,他判断,最终感染人数可能超过300例。

汕头大学病毒学专家常荣山告诉记者,与扬州有扬州大学医学院、苏北人民医院等三甲医院等提供的专业支持不同的是,

莆田市的重症治疗、公卫事件反应能力都令人担忧。

在这种情况下,在过去的三天里,就发现了70多个感染者,说明社区感染情况是比较严峻的。

目前毒株已经确认为德尔塔毒株,一位流行病专家向八点健闻表示,按照5月份广州的传播速度来看,4天就可以传一代。这也意味着,如果真的从8月26日开始隐秘传播,至9月10日的两周内,也已经传播了3-4代了。

在这种散发的情况下,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则担心,如果处理不好,疫情会向外扩散。

从9月12日,莆田发布会公布的详细信息看,该市本轮疫情的感染者,主要是铺头小学和协胜鞋厂两条线,泉州的感染者中也有两个是在莆田鞋厂工作。随着更多溯源结果公布,传播路径和发展趋势也将更加清晰。

需要注意的是,莆田是有名的侨乡,历来有“海上丝绸之路”之称,除了正常进入境人员,非法入境的情况也时有发生。2020年疫情期间,就曾出现过境外人员偷越国(边)境到莆田鞋材厂打工,受重罚的案例。

常荣山认为,这次莆田事件也给国际交往密切的地县级城市乡带来了警示,在入境防控上,仅仅依靠核酸检测,问题还是很大的。

最佳的方案是是对入境隔离人员同时进行新冠抗原、抗体、核酸检测,在14天内,最少要4轮

,比起漏过哪怕是一个感染者给三、四级城市带来的经济损失,这样的操作还是非常值得的。

2真的存在超长潜伏期吗?

此次疫情中,有个不寻常的点:被舆论认为是零号病例的林某杰,历经9次核酸检测阴性、1次血清检测阴性,入境38天后,才首次确诊。

这是否意味着,这一波疫情,如媒体所说拥有超长潜伏期?

从全球各国德尔塔病例的真实情况来看,德尔塔病毒在身体中的潜伏期较短,通常为1~5天发病,甚至有些人感染后24小时就发病。

多位专家都指出,

德尔塔病毒出现超长潜伏期的情况可能性较低。

彭志勇认为,德尔塔病毒出现超长潜伏期的情况是“少见,甚至罕见的”。

常荣山也持相同观点,综合国内外已经发表的研究论文,所谓的超长潜伏期导致社区感染感染罕有发生,从流行病防控的角度来说,对单个长潜伏期的感染者的防控也是不可以操作的,这样说是不负责任的。

根据现有的流调信息,多位专家认为多处存在疑点。

而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城市“14+7”隔离政策的要求是,“14天集中隔离+7天社区管理”。而林某杰在厦门定点酒店集中隔离14天后,于8月19日点对点转运至仙游县集中隔离点继续集中隔离。

进行了严格集中隔离后,林某杰反被感染。多位专家猜测,不能排除林某杰在仙游县集中隔离点被感染的可能。

“不排除隔离区出现感染的情况,既往在隔离酒店曾出现过工作人员感染事件。”彭志勇认为,林某杰在9次核酸检测加1次血清监测的强度下,还未检测出病毒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告诉记者,虽然林某杰被舆论认为是零号病例,但是实际情况却未必如此,还需要更加详细的流调数据。在林某杰回国后的38天里,他在厦门、仙游住过的隔离酒店,以及居家监测后,也同样有感染的风险。

常荣山也认为,在一同隔离的人员中,是否存在更早的传播者和感染者,是否不止林某杰一人被感染,尚需等待更多的官方流调信息。

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共卫生专家也持相同看法,目前尚不清楚环境样本的分布情况,还需要进一步搜罗相关数据与证据进行求证。目前的已有数据,

尚无法支撑是“超长潜伏期”或“防疫酒店感染”两者中的任意一项推测。

德尔塔病毒是否存在超长潜伏期,尚待进一步研判。

而当下,另一个延伸问题被公众讨论,也摆在决策者面前——是否有必要延长入境后的隔离时间?

对此,多位专家向记者表示,

延长入境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的做法并不可取。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的病毒学家金冬雁直言,超长潜伏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为了极小概率进一步增加防疫的时间成本不是理智选项,

正确的防疫方式应是在21天的隔离期后,建立起一种更加灵活的动态监测与追踪机制

,“雷达系统一定要完善”,不能动辄就进行封城或全员核酸检测,未免代价太大。

3学校——疫情防控的薄弱环节

此次莆田仙游疫情,

是德尔塔毒株在学校的一次破防。

截至9月13日零时,福建莆田累计新冠病毒核酸阳性75例。其中有至少15名小学生,均来自枫亭铺头小学。

德尔塔病毒容易在儿童中传播,这是一个特点。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彭志勇说,在今年德尔塔病毒入境以来,与江苏病例有关的那波疫情中,湖北荆门被感染的本土病例中,其中20%的病例是儿童,“与阿尔法病毒的传播特点不同。”

在此前的扬州疫情中,在早期公布的308例本土确诊病例中,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有33例,占比10.71%,最小感染者只有1岁。

彭志勇还认为,因为儿童和青少年没有接种疫苗,所以这一人群是最容易感染的人群。

多位专家还向八点健闻表示,

没有接种疫苗只是学校防控环节中的一个弱点。开学后,学校也是人员密集型场所。

人员聚集,加之缺少疫苗的护盾,让学校容易成为病毒传播的温床。

儿童与青少年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风险不仅在于自身,还在于其潜在可能的传播链。

“儿童学生感染新冠肺炎病毒后,出现危重症风险的概率非常低,远远低于成年人和老人。因此全球多个国家都优先选择从成年人开始接种。”金冬雁强调,“但儿童感染后,极易传染给整个家庭,甚至会把病毒带给家中的老人。”

对此,彭志勇也认为,虽然儿童感染后不会出现急危重症,但学生是社会中免疫屏障的重要一部分。“家人们群居在一起,儿童感染后,极易传染给成年人。”一旦传染给老人,或学生成为人群疫情传播链中的一环,会影响整个社会防疫的成果。

金冬雁认为,疫苗接种的年龄,应当积极下调,这从防疫角度来说非常重要。

今年6月,国家卫健委疾控局二级巡视员崔钢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目前国家有关部门已经批准3~17岁人群可以开展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紧急使用。

从7月起,国内已经有一些城市陆续开放青少年新冠疫苗接种。例如北京市、安徽宿州市、合肥市、湖北荆州市、广东广州市、云南多地,大多数地区青少年接种人群年龄多为15~17岁。

然而,不管未来学校能否实现全面的疫苗覆盖,多位专家指出,校园防疫的工作,确实充满重重困难。

彭志勇建议,校园防疫的高效率办法,至少要进校园时对全体师生检测体温,防住第一道防线。在室内上课时,提醒学生适当佩戴口罩,校园内提高消杀频率。“学生活动量大,让孩子时刻戴好口罩有些困难。”

此次,莆田首次发现阳性病例,是在仙游县对开学后的在校学生例行开展每半个月10%核酸适时抽检时所发现。

金冬雁指出,虽然此次莆田疫情破防,但“每半个月对10%的师生,进行核酸适时抽检”是学校防疫一个非常先进的做法,这种做法可以推广。

此次疫情在小学内破防,再次证明学校防疫的难度。这次似乎也在给所有人敲响警钟:未来,学校防疫究竟应该怎么做?

线上教学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学生们理应回到校园与课堂,过真正的校园生活。摆在决策者面前有两项必选的选择,

一是在保证接种安全的前提下,加速儿童与青少年的疫苗接种,二是以相对灵活的方式,加大并保证校园防疫工作的投入。

但如何做好这两件事,考验着决策者的决心与能力。

转载自 澎湃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