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起底饭圈经济资本推手:粉丝消费力惊人,微博百度隐身幕后

中国大陆 体育娱乐

原创 郭子硕 时代周报 整治饭圈乱象行动在各地展开。 近日,黑龙江省政府宣布,网信办将围绕取消明星艺人榜单、规范应援集资行为等十个重点环节对饭圈乱象进行整治。央

整治饭圈乱象行动在各地展开。

近日,黑龙江省政府宣布,网信办将围绕取消明星艺人榜单、规范应援集资行为等十个重点环节对饭圈乱象进行整治。央地监管部门联动足以说明饭圈乱象的普遍性和复杂性。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饭圈经济背后有诸多强大资本推手。饭圈集资平台更吸引各路风投下场。

国内大型粉丝集资平台主要有摩点、Owhat和桃叭三家平台。摩点是初代集资平台,隶属北京摩点会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摩点”)。公司成立之初就获得近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新浪微博基金2018年更是豪掷1亿元,参与摩点A轮融资。

然而,多数集资平台都面临盈利压力。摩点母公司摩点文娱(430189.NQ)自2018年以来已连续亏损3年,年均亏损上千万元。自2021年5月21日起,摩点文娱向全国股转公司主动申请终止挂牌。

集资平台亏钱,资本为何还要重金押注?

事实上,那些有能力、有意愿消费的粉丝才是资本疯狂砸金的主因。Owhat发布的《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指出,2020年我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可达1000亿元。

是数据,更是生意

粉丝经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资本怎能缺位?

智研咨询发布《2019-2025年中国泛娱乐产业市场竞争态势及投资战略咨询研究报告》显示,69.04%的追星族曾为偶像花钱消费,4.67%的追星族平均每月为偶像花费超过5000元。其中,网红、主播的粉丝最舍得花钱,36.36%粉丝为追星单笔消费都曾超过2000元。

在饭圈经济中,集资平台的作用不可忽视。它不仅搬运数据,而且可以利用榜单“造神”。表面上,明星榜单是数据,实际上是一门生意。

大多饭圈社交和交易平台都设有明星资讯和人气榜单,部分平台将明星榜单作为主营产品。以爱豆App为例,平台将打榜行为称为“守护”,粉丝可按不同档位充值,并赠送相应“守护星”。用户选择守护的爱豆后,可通过签到、看视频广告获得守护星和应援币。

消费名目五花八门。粉丝在爱豆App花费1元可购买“一往情深”项目,换取1573颗星星;最高档的“一生一世”价格约100元,守护星201314颗。爱豆App还推出会员服务,每月收费22元,用户购买后可以享受补签到、双倍签到奖励、高清直播等功能。

粉丝之所以在乎榜单,除榜单代表的偶像影响力外,更重要的是平台会给排名靠前的明星提供资源支持。

9月9日,SNH48某粉丝后援会资深粉丝陈华(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标榜自己是真爱粉,氪金打榜或产出安利视频,至少要占一个。粉丝组织起来就是为了给爱豆花钱花精力打榜控评,不打榜,资源就是别人的。”

以爱豆App的“爱豆守护榜”月度榜单为例,月度冠军的爱豆能获得平台安排的资源:平台以爱豆本人名义向公益项目捐赠物资、App全天开屏广告、榜单冠军专属动态头像、头像挂件等。

集资平台深谙粉丝需求,用集资榜单激起粉丝消费热情。桃叭2021年曾根据选秀热度推出“秀粉观探台”,随比赛进程同步更新爱豆集资排名。4月“秀粉观探台”公示“创造营2021”经费情况,前五名在桃叭筹资近2700万元。“创造营2021”总决赛前4名训练生集资总额超过1000万元,排名前11名选手集资总额突破1亿元。

部分集资平台不惜亲自加入集资,拉动集资进度,维系粉丝参与热度。

陈华(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一份 “2015年摩点网应援助力计划”。具体来看,用户“注册并首次绑定摩点网账号,摩点网将补贴2元/人进入项目”。此外,摩点网将按支持用户数,以每人补贴3元的标准支持筹款项目。

集资平台赔本赚吆喝?

集资平台背后不乏知名机构身影。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投入资金平台的各类资金数以亿计,背后不乏新浪微博、百度等关联资金。摩点自2014年成立就展现出强大的融资能力。2014年,北京摩点众筹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获得来自触控科技、真格基金、华谊兄弟、宜信等1800万元首轮投资。

2018年,摩点完成由微博领投的超1亿元A轮融资,真格基金、华谊兄弟、触控科技、华创资本、华兴资本等天使轮股东跟投。与此同时,摩点和微博在众筹领域展开独家业务合作,获得微博钱包和PC端管理中心的众筹业务入口位置,成为微博众筹的独家业务提供方和运营方。

另一个号称“明星忠实粉丝的互动平台”的Owhat,早在2016年11月,太合音乐集团与owhat母公司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全星时空”)正式宣布,太合音乐集团将投资数千万元入股全星时空。成立于2014年的太合音乐集团,百度持股38.8%。

据同花顺iFind数据,全星时空至少已完成3轮融资:2014年9月,全星时空获得35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获得远东控股集团、创丰资本等A轮融资;2016年11月获得太合音乐集团A+轮融资。

“专注饭圈交易平台”的桃叭,从2019年下半年起逐渐成为偶像集资的主要阵地。桃叭首先获得长江创服的种子轮融资。长江创服和桃叭早有渊源,长江创服务母公司锦创股份曾参与星小班的PreA轮融资,星小班是桃叭前身。

尽管备受资本看好,但集资平台依然难逃亏损魔咒。虽然集资池大,但和巨额支出相比,营业收入就是小巫见大巫。

年报信息显示,摩点文娱收入来自项目服务费、会展、广告和摩点商城业务等。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摩点文娱的归母净利润分别是4913万元、-3900.96万元、-2636.16万元和-1364.76万元,四年当中只有一年实现盈利。

摩点文娱曾2019年年报透露,报告期内平台筹资额增加,对应服务费相应增加;同时,电商业务和广告业务规模扩大,收入增加。然而营业收入增加的同时,公司增加宣传推广力度,销售费用相应增加,导致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5043.15万元和-5209.49万元,接近营收的3倍。

盈利实属难得。桃叭官网显示,2020年3月,爱奇艺的《青春有你3》和腾讯的《创造营2021》两档选秀节目中97%的选手应援站都选择在桃叭平台集资。2021年1月,桃叭宣布连续盈利6个月,成为追星类产品中少有的实现盈亏平衡的项目。

平台或转型粉丝电商

饭圈乱象已久,迎来强监管并不让人意外。

8月27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规范应援集资行为。具体来看,各地网信办须及时发现、清理各类违规应援集资信息;对问题集中、履责不力、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集资的网站平台,依法依规处置处罚;持续排查处置提供投票打榜、应援集资的境外网站。

饭圈整治行动以来,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等多款追星APP从应用市场下架。部分集资平台还被有关部门约谈要求整改粉丝集资项目。

此前,摩点发布粉丝应援业务整改通知,“将隐藏‘粉丝应援’的分类、搜索结果展示,并暂停新项目发起。”同时,Owhat表示暂停应援功能,“用户不能发起新的应援链接,可改用商品或活动功能为粉丝提供服务。”

转型迫在眉睫。

Owhat创始人丁洁曾表示:“单靠抽成的佣金养活不了公司,重要的还是先提供满足粉丝需求的服务。把有价值的粉丝从微博筛选、聚拢到这个平台上,也能反向更精准的服务更多娱乐公司。”

集资平台的核心资源是粉丝,他们的购买力惊人。与其说集资平台为粉丝创造了给偶像花钱的平台,不如说集资平台筛选出一批消费能力稳定、消费目标明确的用户群体。

Owhat2016年统计数据显示,300多家娱乐公司与Owhat建立深度合作关系。在Owhat所有的注册用户中,付费用户在50%以上,平均每名粉丝的年消费金额超过500元。

监管部门重拳出击,业务融合加速。

太合音乐方面曾表示:“为了更加方便调配资源,太合音乐集团除了投资之外,还将设立专门的对接体系,以利于业务融合。”融资完成后太合音乐集团会与Owhat合作,打通签约艺人、演出、音乐版权、百度音乐等业务板块。

6月16日,北京必有回响科技收购桃叭的公司主体上海饭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必有回响科技定位为潮玩盲盒交易社区,主营定制玩具。市场人士认为,此举意在利用平台粉丝推广盲盒业务。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部分集资平台已积极“自救”,在饭圈闲置旧物、定制周边等业务板块上发起活动,吸引粉丝参与。近日,桃叭发布噗通集市补贴规则。9月1日起,通过桃叭供应链完成制作、代发的商家,平台会按照件数返还部分代金券和现金红包。如果不选择平台代发商品,将无法享受补贴。

业内人士分析,集资平台整改筹款功能后,此前稳定的客户群体面临流失危机,用户黏性大幅下降,转型效果还有待考验。

转载自 澎湃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