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美两国目前处于“凉战”状态

滚动 国际

許多人以「新冷戰」概括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現狀,美學者費爾德曼則發明「涼戰」,稱中美雖在地緣政治高度分歧,卻又並存合作與衝突,避免走向熱戰。

美苏冷战最终以1991年苏联解体结束,美国和欧洲盟国迎来国力大发展的春天:美国开始资讯革命,欧洲统一货币,扩大了欧盟。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称其为“历史的终结”。但是好景不长,美国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长期战争,再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国力大受影响。与此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在冷战后的20多年间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美国形成强而有力的挑战。美国如梦初醒,开始对中国进行全方位的遏制,中美关系出现前所未见的紧张形势,不少专家学者认为中美两国已经陷入“新冷战”。

费尔德曼教授在其著作《凉战:全球竞争的未来》(Cool War: The Future of Global Competition;下称《凉战》)中开宗明义指出,“凉战”一词旨在抓住同时发生的两项不同且互相矛盾的历史进程:在两国之间展开一场权力斗争的同时,彼此的经济合作却变得更深入和更带有根本性。

中美在经济上相互依存

费尔德曼认为,目前美中的形势,有异于过去全球大国之间的斗争,因为世界的既成霸权美国及其主要挑战者中国,在经济上,前所未有地相互依存。中国需要美国继续购买它的产品(美国所购买的产品占中国销售的25%);而美国则需要中国继续购买它的债券(中国政府拥有仅次于美联储和社会保障信托基金的1.2兆美国债券)。但是,美中在地缘政治权力和意识形态领域却存在严重的分歧。这种合作与冲突同时并存的形势,可用一个新的词汇,即“凉战”加以概括。他认为,“凉战”的状态将深刻地影响到全世界各国和国际体制,而中美复杂的互动攸关全球的和平与战争。

▼美国总统拜登在上任百日演讲中,称中美正为赢得21世纪而竞争:

在“凉战”的状态下,双方经济合作会加强相互依存和稳定。但过去的历史经验显示,崛起和守成大国之间的紧密经济联系并不必然总能阻止发生冲突。在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几年,欧洲大国之间的贸易也很频繁。被英国人视为最大挑战者的德国,同时也是他们最重要的交易伙伴。当然,德、英之间的贸易规模,远小于今日中美之间的贸易。德国经济不依赖出口,英国的经济虽以出口为导向,但其顾客高度多样化,德国仅是其中之一。

美单边意识形态破坏和平

经济上,目前中美之间的关系比英美之间要深入得多,不过,英美两国之间不存在意识形态的分歧,英国帝国主义者将美国霸权视为自己自然的延续。而中美两国是意识形态的对手,美国不能容忍中国的治理模式在全世界更广泛地流传。

《凉战》分析了美中两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对“凉战”的影响。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在意识形态上是截然对立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只能是你死我活。到了“凉战”,主导中国领导阶层的是实用主义,走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意识形态斗争的,反而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政治人物,他们希望能以法治、民主和人权来改造中国的统治模式。这种单边的意识形态斗争,对于美中两国的和平共处构成挑战。

▼美国副卿舍曼的中国天津之行,背后透露美国“绝不能不做老大”的焦虑与压力:

另一方面,国力对比发生的变化带来不稳定,例如中国军力的增强,以及现在网络战的新现实,削弱了美国在传统火力和技术上的优势。除了力量平衡发生变化,不稳定还源自双方国内的民族主义。美国人希望保持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但中国人不希望美国是唯一的超级大国。

在谈到美中的民众基础时,费尔德曼认为,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增长,中国人民对建设强大祖国的信心越来越强;反观美国,在克林顿(Bill Clinton)时代,由于美国经济强劲发展,民族主义并非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是,由于9‧11恐怖袭击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美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大为增长。随着中国的崛起,以及美国的相对衰落,美中关系的竞争、对立会继续增加,而双方的领导人都会把自己的问题归结到对方头上,这将使得“凉战”升级。

台湾在中美之间的角色

费尔德曼在书中也比较了美中两国的军事实力,他认为,解放军还远非美军的对手。不过,他提出了一个很值得深思的观点:中国并不需要把自己的军力发展到与美国一样强大时,才能把美国驱逐出亚太地区,让自己成为和美国并驾齐驱的另一个超级大国,而达到这个战略目标的突破点在台湾。

▼蔡英文一日视察三军事单位,称台军导弹部队是“不对称作战”要角:

费尔德曼认为,中国只要保持对台湾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构成压力,即可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同时又可让美国意识到:为台湾这个岛屿,与核大国的中国开战,代价太大并不划算,从而放弃台湾。不过,一旦美国弃台,就会让美国的亚太盟国对美国是否会信守防卫承诺产生动摇,实际上,也就等于把亚太这个人口最多、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控制权,拱手让给中国。

应防止“凉战”变成“热战”

费尔德曼对他自己发明的“凉战”这个词感到很得意。他认为清醒思考的第一步,就是要用合适的名词来描述事物,而清醒的思考是避免冲突的先决条件。他认为,“凉战”一词可以让人们重新思考战争与和平、合作与竞争等最基本的概念。美中之间这种在经济上相互依存、在地缘政治上激烈竞争的关系,实际上具有很大的风险。如果“凉战”升级到冷战,甚至到兵戎相见的热战,将会给人类带来灾难。

美国学者费尔德曼(左)在其著作《凉战:全球竞争的未来》(右)一书认为,中美两个超级大国目前的这场“凉战”,与昔日的零和对抗有着根本上的区别。(左:哈佛大学法学院 右:Amazon)

费尔德曼认为,美中双方需要了解,增加经济合作是让“凉战”保持“凉”的最好工具,因为这会加深美中之间的相互依赖,增加双方若发生冲突会付出的代价,最终让双方意识到,发生冲突是不理智的。而美中两国要继续实现经济增长,就都必须从权力斗争各自退后一步。美中双方的目标应该是管控“凉战”,防止它变成“热战”。

转载自 多维新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