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楚风:911暗助中国强势崛起 二次文革十年成果得而复失

滚动 大众观点

20年过去了,祸首本拉登已经被美军击毙,美军也已经撤出了阿富汗,但911事件造成了伤痛并没有在美国消失,恐怖主义也并没有销声匿迹。

今年是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20周年。首先,我要向911事件中3000余名死难者表示哀悼。20年过去了,祸首本拉登已经被美军击毙,美军也已经撤出了阿富汗,但911事件造成了伤痛并没有在美国消失,恐怖主义也并没有销声匿迹。

中国已故驻法大使吴建民在《外交案例》一书中写道,“9·11”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面临三种选择:第一,静观,不表态;第二,静观各方反应和动向后再表态;第三,以最快的速度谴责恐怖主义。在“9·11”事件发生当晚,通过电视观看事件整个过程的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当即决定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中国政府选择了第三种。

江泽民当晚便致电布什总统,向美国和遇难者家属表示同情,并谴责“所有恐怖主义暴力行动”。中国马上派遣32名反恐专家前往美国,前所未有地让美国分享情报,这一举动并非一时冲动,因为北京已经意识到,一道机遇之门突然打开了。

在恐怖袭击发生后,中美关系出现了惊人的转折,得以争取到“关键的十年”迅速提升国力,成长为有能力挑战美国世界霸主地位的新兴超级大国。

待美国清醒过来,时间已经到了川普执政时代。中国已经急不可待地要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和美国分治世界。痛定思痛,美国承认自己对中国的误判,川普总统果断终结了对华接触政策,并发动贸易战,中国崛起戛然而止。拜登总统延续了川普的政策并联合盟友围堵中国。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拜登总统在发表全国讲话时说,“在这场竞争中,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美国在阿富汗陷入另一个十年。”

历史就是这样诡异,当美国意识到国家安全危机,正全力以赴对抗中国时,中国又出现了政治折腾,十年机遇期所获得的发展成果正在得而复失,或许应验了一句话:出去混的,总是要还的。

最近大半年来,北京对中国经济大开杀戒。以反垄断的名义,先是叫停阿里蚂蚁上市,又阻止腾讯的一项合并,结果导致六家中国最大科技公司股值蒸发1.1亿美元,股价下跌平均40%。7月以来又拳打脚踢多个行业,一天灭一个,每一锤都令行业心惊胆战,人心惶惶,都在预测下一个会是谁?而对文艺、娱乐界的名星、大咖狠下毒手,抓的抓,罚的罚,封的封,使整个文艺界一片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紧接着北京又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和‘三次分配’”,社会普遍认为这将是“杀富”但却不会“济贫”的信号,最终不可避免地导致“共同贫穷”。为了免于被盯上成为下一个目标,资本大鳄们纷纷以各种方式谄媚当局,忍痛放血,成千亿地奉上“共同富裕基金”的捐款,作为保护费。只是笑纳了保护费的中共会放过他们吗?

更使全社会恐慌和惊怵的是,8月29日,中共所有官媒集体转发一篇署名李光满、题为《每个人都能感受到,一场深刻的变革正在进行!》的文章。该文称,中共近期在各领域的一系列整治动作是一场“深刻变革”,并称阻挡这场变革的“将被抛弃”,“这是一次从资本集团向人民群众的回归,这是一次以资本为中心向以人民为中心的变革”,也是“向着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回归”,当仁不让地以人民的化身自居。杀气腾腾地嘶叫,“变革将荡涤一切尘埃,资本市场不再成为资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文化市场不再成为娘炮明星的天堂,新闻舆论不再成为崇拜西方文化的阵地,红色回归,英雄回归,血色回归。”此举,不禁令人不寒而栗地想起毛在发动文革前,拉开文革序幕、由其打手文痞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和直接燃起文革大火的聂元梓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民众惊呼,二次文革真要来了。

文革真要来了吗?要得到明确的结论,首先要定义文革。狭义的就是完全如毛1966年文革的样式:煽动启用青年学生为主力,不惜搞乱政治、经济、文化、司法秩序,摧毁一切包括精神和物质的文化和传统,将整个国家机器彻底砸烂,将其政治对手如刘邓陶势力和所有他不信任者,统统剔除到权力之外,最后组建完全由他控制的权力机构,以达到重新掌控党政军一切大权的目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北京确实没有胆识和能力发动这样的二次文革。

广义的就是凡抛开宪法和法制,在极短的时间内,利用非法攫取的行政手段,强制打乱国家正常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秩序,导致社会混乱,经济崩溃,社会严重倒退的行为,都可称其为文革或准文革。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中国正在发生二次文革。

历史值得借鉴。熟悉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每当其无法正常运作或党魁处于不利局面、难于掌控驾驭全局时,就会用发动大规模政治运动的方式来打倒对手,以求脱困。毛的延安整风就是如此,离我们不远的文革更是如此。

1960年后因大跃进的失败,导致国民经济几乎崩溃,几千万人在和平年代被饿死。在 1962年的七千人会议上,毛被搞得灰头土脸,不得不做检讨。而此时的刘少奇则脱颖而出,如日中天,毛已沦落到快被刘少奇取代的凄惨地步。为了保住权力,从1963年起,他启用林彪造神,全民学毛著,大搞狂热的个人崇拜。借“学雷锋”的名义,要全党全国“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由此又逐步恢复了其个人在党内神明的地位。直到1965年底,当他觉得“动一个小指头就可以打倒”刘少奇时,就由批海瑞罢官开始,逐步推进到三家村、北京市委,直到发动全面的文革。

北京目前也陷入到同样的困局。实行极左的政治、经济路线,造成了经济大面积滑坡,民怨沸腾。国际上从美中贸易战开始,直到在香港强力推行中共暴政,尤其是武汉病毒疫情以来,造成世界数百万人死亡,数亿人染疾的巨大损失,面临被追责索赔,中共几乎被彻底地孤立在世界之外。

面对内外交困的险境,难于收拾的烂摊子,北京陷入了执政危机。只有效法毛,发动一场运动,在短时间内发动一场综合“打土豪,分田地”、“公私合营”、“反右”甚至某些“文革”手段混合的大运动,彻底搞乱现有政治、经济、文化秩序,彻底与世界脱钩,退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才能在乱中求稳,保住中共的政权。

有人质疑,难道北京当局如此行,不怕搞垮经济,将民众拖入连温饱都不能维持的危险境地?这实在是还不了解中共的本性和中国顺民们的愚昧和驯服!中共的首要目的是保住政权,他们为此是不惜任何代价的,也不会在乎经济崩溃,更不会去考虑草民们的福祉,哪怕再饿死几千万、死几亿人,只要能保住他们的“江山”,也不会皱一下眉的。而且他们完全有把握掌控任何危局,即便经济崩溃,其政权也不会马上垮掉。

君不见毛时代饿死了四千万农民,全民“瓜菜代”,整日处于饥饿状态。六亿五千万人有人敢说个不字?不是照样激情地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万寿无疆,还要去“解救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阶级弟兄”,中共的江山依旧固若金汤。就连中共党魁陈云也在感叹“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会造反”。千百年来的奴役,这个民族已将奴性深深地刻在骨子里,渗透在遗传基因里,不仅甘当顺民,还要争当奴才,几乎无药可救。在中国,像刘晓波、许章润这样有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风骨的“士”,早已是凤毛鳞角,到处是被阉割去势的“残疾人”。

对此,被中共逐出体制外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指出,“提高工薪阶层收入的最好办法是让企业家活动更自由,市场竞争更激烈,而不是相反!消灭了企业家,绝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回到赤贫状态。”,他强调“如果我们失去了对市场的信念,引入越来越多的政府干预,中国只能走向共同贫穷。不要忘记,当年搞计划经济的本意是为穷人谋福利,结果却造就了越来越多的穷人,使穷人的命运比过去更悲惨。”纵观世界和中国近百年所发生的所有的革命和社会变革,历史一再证明,“杀富济贫”、“共同富裕”的结果,只能是“共同贫穷”,岂有他哉!

Subscribe
提醒
guest
3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 Chan
John Chan
2 月 之前

End ccp

aaju
aaju
2 月 之前

无知的作者

john chan
john chan
1 月 之前

Need liberate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