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世界报 – “虽然中国不太可能再搞文革,但走向数字独裁却实实在在”

滚动 中国大陆

《世界报》的专栏作家斯蒂芬·劳尔(Stéphane Lauer)周一在世界报上发表专栏文章表示,“虽然中国不太可能再搞文化大革命,但走向数字独裁却是实实在在的”。

法国世界报

斯蒂芬·劳尔在文章中表示,文化大革命的气息在中国飘荡。民族主义博主李光满8月29日发表博文,呼吁结束以牺牲人民为代价而致富的“资本主义集团”,他同时还抨击中国的明星体制扭曲了青少年,让青少年受到西方文化危险的影响。

斯蒂芬·劳尔表示,这篇博文带有毛派清洗言论的味道。但是关键的,并不怎么是它的内容,而是它的传播范围。这篇博文被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媒体转发,而且在发布十五天后,网民仍然可以看到。显然,没有习近平本人同意的话,这样的数码大字报是不可能得以传播的。

文章继续表示,为了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同样重要的,还要了解这篇博文刊出的背景。

首先,几个月以来,中国高科技旗舰企业被当局指责为万恶之源。它们被指赚取不正当的利润、危害国家的安全、滥用主导地位并损害消费者和中小企业,其中有些企业还受到了制裁。除此之外,中国高科技行业还被促请通过慈善事业来慷慨地支持对当局至关重要的事业。

世界报刊出的这篇文章指出,虽然整顿中国高科技企业时中国政府所表明的目标,可能与面对数码跨国企业的美国或欧盟的目标有重叠的部分,但是,我们不能弄错的是:北京的目标首先是要加强对数据的控制,这是中共确保其至高无上地位所必不可少的。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曾经长期是中国展示其新兴力量的橱窗,现在它们则突然必须要听话。

另外,在中国,对青少年进行更严格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在线电子游戏的使用时间现在被限制为每周三个小时。开学之际,习近平思想也进入了小学生们的课本。

世界报刊出的这篇文章还表示,“共同富裕”的概念是1953年毛泽东在土地归合作社时提出的,现在,这一概念又被重新提出来了。快速致富已受到质疑。房地产投机受到监控。主要让富裕阶层人家的孩子们收益的巨大且利润丰厚的补习市场,已被勒令转向非营利的模式。

从这些可以看出意图是什么了。不过,落实起来似乎要更为复杂。以电子游戏为例,年长的人也许还记得文革期间禁止麻将的结果。法国蒙田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顾德明(François Godement)指出:“就像习近平发起的许多事情一样,我们必须要看实际有哪些落实了。”“致于地方层面的官僚体制改革,这是一场永恒的斗争,国家账目显示,他掌权之初时宣布的许多改革都还没有落实。”

另一方面,虽然目前的口号和语气足以让经历过文革的人不寒而栗,但是,其家人曾经是整风受害者的习近平却不是毛泽东的继承人。顾德明强调,“(习近平)更接近斯大林或者是刘少奇。他讨厌文化大革命的混乱及管制形式。”

不论怎么说,(习近平的)方法是不同的。1957年的“百花齐放运动”让人们放开说,为的是随后能够更好地镇压。而习近平则更喜欢预防而不是治疗。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是第一次出了偏差就被噤声的。

文章还表示,最近的宣布,更多的是标志着某种实用主义,而不是重回1950年代的意识形态。在政治层面,目的是为2022年的中共20大奠定基础。习近平在确保获得那些反对中产阶级的上层和极端富人的大部分人口支持的同时,划出了不可逾越的界限。他是个煽动者,但仍然有效。

在经济层面,他是在为经济增长放缓做准备。文章援引在法国一高校(CentraleSupélec)任教的老师(Alain Wang)说,“新冠疫情危机凸显了那些失灵的东西,并彰显了当局设定的某些目标一直没有实现”。在缺乏足够的公共投资的情况下,健康、教育或住房方面的不平等现象很明显。“至于重启内需以抵消出口的下降,这是行不通的。这不是因为中国人不想消费,而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能力消费。”

文章最后表示,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政府能够因为刚宣布的转变而成功解决经济问题。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这就是:习近平给自己准备了失败时制止抗议的办法。从这个角度来看,重新控制互联网显然是朝着建立全面的大规模监控系统迈出的又一步。虽然文革不太可能卷土重来,但迈向数码独裁却是实实在在的。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