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9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徐永海徐永海控诉以“反革命”为由剥夺养老金

滚动 不平则鸣

因反映基督徒遭酷刑,我被判刑,失去原来的医生工作,没有收入、没有医保等。并因我曾被判刑坐牢,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养老金被剥夺,现老无所养……。以坏分子、反革命来剥夺我的养老金,实在是荒唐可笑。为此我信息公开、复议、诉讼、上诉……。

以反革命这历史垃圾来剥夺我养老金为此我上诉
——为主坐牢,工龄归零,被剥夺养老金,起诉政府,法院驳回,我要上诉
——西城社保局、北京社保局、西城法院等都在有意回避“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2021年9月14日

摘要:因反映基督徒遭酷刑,我被判刑,失去原来的医生工作,没有收入、没有医保等。并因我曾被判刑坐牢,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养老金被剥夺,现老无所养……。以坏分子、反革命来剥夺我的养老金,实在是荒唐可笑。为此我信息公开、复议、诉讼、上诉……。

作者简介:徐永海,因基督信仰和参与民运,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刑事拘留1个月。

1、因反映基督徒遭酷刑,我被判刑,失去原来的医生工作,没有收入、没有医保等

2000年,辽宁鞍山一家庭教会,因为聚会学习《圣经》,一些弟兄姊妹遭到酷刑、刑讯逼供,打嘴巴、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电、烤电炉等,不少肢体还被罚款,李宝芝、孙德祥、侯荣山还被劳动教养。他们托人找到我们,虽然并不相识,但肢体之痛,必须帮助。我拿出了刚发的工资1千元钱作路费(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罪证”),刘凤钢弟兄去了鞍山,参加了李宝芝行政上诉案公开开庭的旁听。

后来,我们写了文章《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来反映这件事情。并且,我还致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儿科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003年,因为我们写文章发在网上来反映这“鞍山基督徒被酷刑”的事情,我(徐永海)被以“向境外提供情报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难道基督徒被酷刑,我们就不能说吗,说了就是危害国家利益吗(就是提供情报吗),难道警察马毅酷刑基督徒是在维护国家利益吗。

2006年1月30日,我刑满出狱,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出狱后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而使得我一直无法恢复工作,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曾有病也不能及时到医院去做手术。我更没有钱来将档案转到“人才中心”,因为那样每月都要花去不少钱,而我没有。

2、因为曾被判刑坐牢,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养老金被剥夺,现老无所养……

2020年5月,我才将档案转到“西城人力资源公共服务中心”。2020年6月,我补交了从2005年5月到2011年6月(6年多)的三险,共4万多元(这钱是我妻子好不容易打工攒下的)。并从2020年7月开始,我开始交三险,到12月份(共6个月)共交了7千多月。

可是,在2020年11月26日(我60岁)后,西城区社保局根据1959年的740号文件,将我近20年工龄归零了,将我的养老金(退休金)剥夺了。并且北京市社保局还告诉我,我应当继续交三险,再交9年多(要交到我70岁),加上前面补交的6年,就15年了,就可以领养老金(退休金)了。

面对现在我这老无所养(没有养老金、退休金)、老无所医(没有医保)、老无所靠(没有子女),我不得不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3、以61年前的740号文,以坏分子、反革命来剥夺我的养老金,实在是荒唐可笑

在北京市西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给我的《北京市基本养老保险退休待遇资格核准告知书》备注中写到:“根据档案中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4年)杭刑初字第39号:徐永海犯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2003.11——2006.01.根据(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文,工作人员受过刑事处分的,应当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工作年限”。

740号文的正式名称是《内务部关于工作人员曾受过开除、劳动教养、刑事处分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1959年6月19日(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是61年前内务部对上海市人民委员会人事处的一个信函的答复。早就没有内务部了,当今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内务部。

这740号文件,仅仅只有400多字,其中的一段话是:“受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他们的工作年限和一般工龄均应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

这里说到了“反革命分子、其他坏分子”,而这都是文革时期和文革前的罪名,是历史垃圾。文革后就没有了“坏分子罪”,1997年修改刑法,也取消了“反革命罪”。我实在是不理解,我很是奇怪,这个62年前的文件,这个“反革命、坏分子”这个历史垃圾至今还在起作用。

而且,正是,因为这“反革命、坏分子”这个历史垃圾,使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了,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了。

可是,在西城社保局给我的《告知书》中,却仅仅只有“740号文”这几个字,而没有写“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为此,我希望通过信息公开,来得到“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的文字。毕竟,我正是因为这“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使得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的,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的。

我确实是因为这“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使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的,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的。

4、西城社保局、北京社保局、西城法院等都是在有意回避“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

2021年3月1日,就北京市西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区社保局)给我的《北京市基本养老保险退休待遇资格核准告知书》,我要求信息公开。2021年3月29日,区社保局给我寄了《答复告知书》,答复是:“您申请获取的此项信息是向本机关提出咨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之规定,现告知您所提咨询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调整范围,本机关不再按照信息公开的有关规定办理。”即拒绝回复、选择回避了“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

2021年5月24日,我向北京市社保局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2021年7月7日,给我寄了《行政复议决定书》,决定是:“维持……”。即依旧是拒绝回复、选择回避了“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

2021年7月20日,我向西域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在诉讼请求中,我特意提出了“请求法院不管如何判决,都将‘受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他们的工作年限和一般工龄均应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这段话,写进判决书里。

2021年8月27日,西域区法院是直接作出《行政裁定书》,在没有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是直接驳回我(原告)徐永海的起诉。即更是简单地、粗暴地拒绝回复、选择回避了“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

2021年9月3日,在接到区法院的《裁定书》后,我不得不上诉。

在9月3日这一天,我先到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被告知,上诉必须先到区法院,把《上诉状》交到原法院。我立刻到了西城区法院,在门口安检的地方不让我进去,只告诉我电话号码,让我电话给作出判决(裁定)的法官,让法官出来接我的《上诉状》。还好,我电话了,法官也出来了,也接了《上诉状》。只是单单地接了,没有给我任何手续。

5、很多上访维权的访民和我一样,我们明明有理,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不能得到解决

原内务部于1959年出台的(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文件,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随着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开放以来,宣告中国进入市场经济,建立劳动法,而且在加入WTO后,国家又于2004年对宪法进行了修改,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了宪法,而退休养老待遇就属于基本人权,况且我的退休待遇是之前20余年劳动价值的积累,法律上属于社会保障法系,与刑事处罚的法律体系不具有关联性,北京市西城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60年前的文件剥夺原告的养老待遇,属于公然违宪违法行为。

可是,因为这740号文,因为这“受开除处分或者刑事处分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他们的工作年限和一般工龄均应从重新参加工作之日起计算”这段话,因为这“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了,我的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了。

我现在是老无所养、老无所医、……。

为此,我去信息公开、复议、诉讼,仅仅希望“造成我工龄被归零的,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的‘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出现在纸上,可是就是无法实现。区社保局、市社保局、区法院都是拒绝回复、选择回避“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我想我上诉,市中级法院也会如此。

不给信息公开,不来把“反革命、坏分子”出现在纸上,我想,他们也知道“反革命、坏分子”这几个字是不妥的,是很难堪,是“很不好办的”。

同时,可能也与我《信息公开申请书》、《复议申请书》、《诉讼书》没有写好有关。而要写好《信息公开申请书》、《复议申请书》、《诉讼书》、《上诉书》等,需要花钱请律师,而我恰恰是没有钱。当然,即使我请了律师,结果极大可能也会如此。

我想很多上访维权的访民和我一样,我们明明有理,可是我们的问题就是得不到解决。

6、我要生存下去,我要活下去,还请肢体们、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

我近20年的工龄被归零,我的养老金(退休金)被剥夺,我现在是老无所养(没有养老金、退休金)、老无所医(没有医保)、老无所靠(没有子女)……,我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我如何来生存呢,我如何来活下去呢。

我想我的科研、我的科学论文《在原子核内部应当有一个由中子质子共同构成的外壳》(3千多字)应当可以使我将来不再老无所养、老无所医……。

科学告诉我们,在138亿年前,整个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而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因此在1989年2月,我接受耶稣,成为基督徒。

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这个“点”应当是宇宙的终极,从这个终极出发,我们可以从一个新的角度去认识宇宙,去认识基本粒子、基本力的本来面目,去认识原子核的内部结构等等。为此作为基督徒、作为一个热爱科学的人,我进行了30多年的研究,现研究终于告一段落,并完成了论文。《在原子核内部应当有一个由中子质子共同构成的外壳》是其中的一篇论文。

原子核的内部结构是物理学研究的一个重点,曾提出过液滴模型、壳层模型、综合模型等。即使我提出的这个新的原子核结构模型是错误的,也应在物理学教科书上留下一笔。如果是正确的,那就应当是物理学的重大突破,我就应当会获得大奖,我就应当可以不再老无所养、老无所医……。

在此,请肢体们、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

《在原子核内部应当有一个由中子质子共同构成的外壳》可见:
https://xuyonghai.blogchina.com/838751887.html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座机电话:86-10-82082198,手机电话:18600229405(其微信曾被封,已重生),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另一微信号:xuyonghai-1960。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