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4月 1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民主派组织游行抗议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 忧大陆化教材洗脑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超过10个月,星期四是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港府首次主办相关活动,亦有中学举行升旗礼及步操仪式等。支联会及社民连4名成员早上游行到国安教育日开幕典礼会场外抗议,不满国安法实施未到一年,已经有大约100人以国安法相关罪名拘捕,批评所谓国家安全,其实是中共安全。

香港小学生在2021年4月15日的“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展览上拿起仿造的榴弹发射器

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超过10个月,星期四是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港府首次主办相关活动,亦有中学举行升旗礼及步操仪式等。支联会及社民连4名成员早上游行到国安教育日开幕典礼会场外抗议,不满国安法实施未到一年,已经有大约100人以国安法相关罪名拘捕,批评所谓国家安全,其实是中共安全。

早前教育局向香港中小学派发,中国发行的国情教育书册作为国安教育辅助教材,支联会忧虑香港教育愈来愈大陆化,洗脑教材影响下一代失去抗争意识,认为民间应该努力去“反教育”,让香港下一代可以继续认识六四事件等历史真相。

香港政府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星期四(4月15日),因应《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10个月后,首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在湾仔会议展览中心举行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开幕典礼。

支联会社民连抗议国安教育日

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主任骆惠宁、维护国家安全公署署长郑雁雄,以及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等多名中港官员出席开幕礼,推销北京出手实施的《港区国安法》及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中国驻香港联络办公室主任骆惠宁等人2021年4月15日主持“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开幕仪式

支联会及社民连按照目前防疫限聚令规定,4名成员早上游行到会展附近的示威区,抗议港府举办“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活动,他们认为“没有民主人权、没有国家安全”,沿途高呼“没有民主人权、没有国家安全;人民大于国家、人权高于政权;我要真普选,不要小圈子选举,不要特权委员会”等抗议口号。

陈浩桓不满警方动员大批人手阻挠示威

警方派出大批军装警员,游行开始前记录4名游行人士的身份证等个人资料,并搜查他们的随身物品,短短十多分钟的游行路程,多名警员挡在游行人士的横额前,遮挡在场采访的记者拍摄,又不断喝令记者向前行,针对和平游行的监控及规管愈来愈严密。

香港支联会及社民连4名成员4月15日首个国家安全教育日游行示威,被大批军装警员包围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成员兼民阵召集人陈浩桓在游行终点的示威区表示,警方将示威区安排在完全看不到会展的地方,里面参与国安教育日开幕典礼的官员完全不会看到有示威人士,他不满警方的安排,侵犯市民享有的游行集会自由。

陈浩桓说:“我真的不明白警方为什么怕4个人去示威,或者出动到这么多人手,去阻挠我们的示威,经常性去讲国家安全,经常性去讲安全秩序,林郑月娥都说社会已经恢复了秩序,是不是呢﹖为什么要这么怕,4个人示威都要这么多人手,这样地阻挠呢﹖”

宣言指国安法下港人敢怒不敢言

社民连主席黄浩铭宣读游行宣言表示,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已有约100人以相关罪名被拘捕,民主派因参与去年立法会初选而被控涉嫌“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更多达47人,其中仍有30多人被还柙超过1个月。

社民连主席黄浩铭批评,国家安全其实是保障中共安全 (美国之音/汤惠芸)

黄浩铭表示,国安法之下港人表达异见亦有可能触及“危害国家安全”的红线,动辄得咎,社会大众敢怒不敢言。

黄浩铭说:“而《基本法》所保障的和平集会游行权利在警察多次反对下变成一纸空文。如果人民表达空间严重收窄,所谓‘人民安全’从何谈起?正如去年年初国内新冠肺炎爆发,一早提出警告的李文亮医生反被指造谣,遭受训诫,言论受限,真相不明,结果全中国病毒肆虐,至今全球受灾,‘人民安全’毁于一旦。”

批“国家安全”其实是“中共安全”

黄浩铭表示,所谓“国家安全”其实是“中共安全”、“权贵安全”。中共以“国家安全”为名镇压异见并非新事,例如在广州街头悼念六四并抗议《港区国安法》而被控“妨碍公务罪”以及“寻衅滋事罪”的张五洲,以及同样因为悼念六四,目前被警察带走的陈云飞等人,都可见中共难容异议及真相,假借“国家安全”肃清改革声音,抹去对其统治不利的历史事实。

黄浩铭批评,所谓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并没有教导学生何谓新闻自由及人权保障。

黄浩铭说:“今日是《港区国安法》推行以来第一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会展内爱国声不绝,夸夸其谈,教育学子何谓‘国家安全’,但回看过去一年新冠肺炎在全国各地爆发,祸及全球,正是中共封锁资讯,隐瞒疫情,打压异己所致;没有民主监督,没有新闻自由,公共卫生持续恶化,人民可会安全?没有人权保障,吹哨者被训诫拘禁,以至死于非命,安全何在?以上事例,是最好的教材。”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批评北京实施国安法是”揽炒”香港 (美国之音/汤惠芸)

支联会指国安教育不应被中共定义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接受传媒访问表示,这次是香港史上第一次“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中共的党国教育的主旋律亦在香港出现,他们出来示威是希望让外界反思国家安全不应该只是被中共定义。

邹幸彤说:“因为今日是国家安全教育日,香港史上第一次,有这样的主旋律、党国教育的日子出来,我就觉得我们有责任去说给大家听,什么是它们所谓的国家安全,要教育我们一齐去教育,不应该就是政权主导所有对国家安全的教育的。”

游行起步前警方拉起封锁线,搜查4名游行人士的随身物品,又记录身分证等个人资料 (美国之音/汤惠芸)

邹幸彤指国安法是“揽炒”香港

邹幸彤认为,北京直接在香港实施国安法,是“揽炒”港,拖垮香港所有人权自由的保障,香港人享有的参选权、新闻自由等等,几乎荡然无存,甚至影响香港整个经济发展的环境。

邹幸彤说:“我觉得国安法就是政权在‘揽炒’香港,它拖垮香港所有人权自由的保障,它搞到你参选现在都要被人拘捕,它搞到你新闻自由几乎没有了,搞到你现在投白票都可能是犯法,搞到你所有表达反对的声音,叫口号、贴海报、挂横额,上街、游行示威那些空间都没有了,大家都怕,很多团体走了、很多人流亡,发生得很快,这一切一切,拜国安法所赐,这不只是对政治权利的收窄的,其实整个香港社会的影响,经济的影响,很多外资没信心了,国际团体没信心了,国际新闻团体在香港都没有信心了,你这个国家安全法是拖垮整个香港。”

国安教育部份教材由中国引入

据香港传媒报道,多间中学星期四举行升旗礼及步操仪式,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开办18间中学和14间小学的东华三院,去年底推出《国安教育参考资源套》,当中提及过去香港发生的事件“并非只是社会运动”,而是“不法分子企图分裂国家、颠覆政权、进行恐怖活动”,当中亦使用“百年耻辱,割地赔款”等字眼。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3月底接受中国中新社访问表示,教育局向香港中小学派发,中国发行的《我的家在中国》国情教育书册,作为国安教育的辅助教材,在香港以繁体字编印,图文并茂简介中国国情,涵盖城市、节日、湖海、民族、山河及道路六大范畴,共48册。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道该书的简体字版,列明这是中国“中小学少先队主题班队会活动首选活动首选用书”,其中一册《血脉相连一家人 – 台北、香港、澳门》提及,台北街道多以中国城市命名、澳门“被人掳走”后终于回家等。

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的展览

忧虑香港教育愈来愈大陆化

邹幸彤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忧虑香港教育愈来愈大陆化,洗脑教材影响下一代失去抗争意识,认为民间应该努力去“反教育”,让香港下一代可以继续认识六四事件等历史真相。

邹幸彤说:“很明显的现在大陆化的倾向,它现在就是拿(中国)国内那套,怎样教育人民的方法摆在香港,学校是它一定要所谓‘攻坚’的地方来的,教材肯定是各种去渗透、各种去避免那些令到政权尴尬的题目,包括六四等等的事情,一定担心的,所以我们更加民间要努力些去‘reducate’、去‘反教育’,其实真实是怎样、事实是怎样,为什么六四纪念馆是这么重要,为什么我们这么多朋友到摆街站是重要。

香港小学生在“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会场内手持模仿机关枪在一个布置成地铁车厢的展览内游玩

中学生指不会因国安教育日被洗脑

15岁就读中学四年级的“中学时政”发言人Michael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年是香港首次举办全民国家安全日活动,据他了解在中国已经做了好几年,他认为作为一个中学生,不会轻易因为政府举办这些活动而被洗脑。

Michael说:“其实我觉得对于中学生来讲,一个国家安全(教育)日所灌输的资讯,其实就不会令到他们有很大的改变的,即是突然之间令到他们很‘爱国爱党’,我就觉得始终都是心智较为成熟,就不会受到这一些比较情感倾向的教育去改变。”

只有十几分钟的游行路线,估计有数十名军装警员包围支联会及社民连4名游行人士 (美国之音/汤惠芸)

担心初小学生潜移默化被洗脑

不过,Michael担心幼稚园或者初小的学生,从小受到官方国安教育文宣及教材的灌输,而且不同的课程里面都会加入国安教育的内容,可能潜移默化被洗脑,失去独立批判思考的能力,甚至有学校的国安教材将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形容为“黑暴”,担心年幼的学生不懂得公平、公正地了解香港社运的历史。

Michael说:“如果他们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灌输,说抗争者是‘暴徒’,可能示威者是‘暴徒’,又或者我们过去的示威行动、社会运动是‘黑暴’的话,这样他们潜移默化是对我们(非建制派)是有一种厌恶的情绪,而不能够很中立地去看待整件事(反送中运动)。

在“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展览当中,小学生在警察水炮车旁边拍照

Michael曾经多次摆街站,反对当局大幅修改中学通识科,不希望变成赤化洗脑教育。不过他坦言,在国安法之下参与社运都有一定程度的恐惧,但是他坚信在红线之下仍然可以继续坚持自己的理念,争取民主自由。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