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欧洲思想文化长廊 – 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约翰·加尔文第一节 从路德到加尔文

滚动 国际

「提要」宗教改革在路德之后,影响最大的是加尔文的改革宗。它对现代世界的诞生,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建立了当今世界第一强国的英国清教美洲殖民者,就是加尔文教的直接继承人。加尔文(Jean Calvin;1509年7月10日-1564年5月27日)以他罕见的天才,使新教教义条理化,清晰、简洁,并以日内瓦为基地,展示了新教团体该如何运作,基督教又如何规范人类世俗生活。

加尔文Jean Calvin (1509-1564),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

问:就西方世界的现代转型而言,加尔文这个人太重要了。你谈加尔文,我想听友们一定会感兴趣。

答:希望如此。我们先给听友一个大概的观念。《加尔文传》的作者凡·赫尔斯马说,“路德以他的英雄气概所开始的宗教改革,将由加尔文以他卓越的头脑与永不止息的笔,继承下去并予以完成。路德猛力将信教教会从罗马教会拔出,带来宗教改革,加尔文将建立教会,并将它推向前进。他将宗教改革的真理书写成文,并向人们解释,那重新找到的上帝的话,应当如何应用在生活的每一个方面”。这个概括指出,加尔文是把宗教改革的思想成果系统化、明确化、实用化的人。而且有趣的是,他比路德更明白宗教改革的历史意义。路德关注的是自己的信仰如何安放,加尔文却关注基督教如何在世界历史中发挥作用。所以,荷兰最重要的加尔文宗教思想的阐释者凯波尔说,“当我们问谁对宗教改革的原则有着最深刻的简洁,在最广泛的范围内,最全面地将这些原则付诸实践时,历史就会指向日内瓦的思想家,而不是威登堡的英雄”。加尔文所作《基督教要义》八十章三大卷,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基督教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们在前面介绍路德时,已经给 听友们介绍了路德对天主教所关注的四个 问题所作的崭新的解释。我再把这四个问题重复一下,因为加尔文也是从这里出发的。第一,“人如何得救”?路德的回答是,不靠日常所作的善功,而唯凭信。第二,“谁具有宗教的权威性”?路德回答说,不是罗马教廷,而是《圣经》本身所记载和宣扬的神道。第三,“教会的功能何在”?路德回答说,教会只是所有信众相聚的场所,一个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中人人皆是教士。第四,“基督徒生活的真谛是什么”?路德的回答是,人在社会中无分世俗与神圣,在你从事的现实操持中,你所认真做的工作,都是在侍奉上帝。除了这四个宗教改革必须面对的问题之外,加尔文在他的书中,对基督徒的日常宗教生活都有详细的规定,包括对祷告的操练。

问:看来在往后新教的发展中加尔文的改革宗占据了主导地位。

答:是的。像法国的胡格诺派,也就是在巴特罗谬之夜被屠杀的那些人,就是加尔文改革宗的信徒。在英国,一位加尔文的忠实追随者诺克斯,把加尔文的思想传播到英格兰、苏格兰,成为英国清教的缘起。这些清教徒又把加尔文改革宗带到北美大陆,奠定了后来美利坚合众国的宗教基础。在荷兰,奥伦治的威廉亲王加入了加尔文宗,加尔文的思想又成为建立荷兰共和国的信仰支撑。菲利普·沙夫在他的《基督教会史》中说,“加尔文成为历史上最英勇的法国胡格诺派、荷兰伯格派、英格兰清教徒、苏格兰誓约派和美国新英格兰地区清教徒前辈移民之父,他们都以为了 良心自由的缘故,可以牺牲世界上任何东西而闻名于世。此精神武装起了英国议会来对抗查理一世,激发了克伦威尔将军的辉煌胜利。更成为推动《五月花号》上清教徒移民先辈的动力,将文明的种子,第一次播种在新大陆上”。所以,我们可以说,宗教改革在世界范围内发挥影响,在西方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产生重大作用,加尔文对基督教义的阐发,举足轻重。

问:那你就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加尔文这个人吧。

答:好。加尔文出生在法国皮卡迪省努瓦永市。这个城在巴黎东北方向大约八十多公里处,他的父亲热拉尔·加尔文是努瓦永市教区的律师,同时又是主教的秘书,所以家里进进出出的都是宗教界人士。小加尔文就沉浸在这种宗教气氛 之中。他诞生于1509年7月10日,但是他的母亲在他三岁那年染瘟疫去世。这对一个正需母爱的孩子,是一段极可怕的经历。所以加尔文很少提及他的童年。只是有一件事深深刻在他的心中,就是母亲曾带他去瞻仰圣安娜的圣骨。圣安娜是圣母玛丽亚的母亲,也就是耶稣基督的外祖母。母亲抱着小加尔文,让他亲吻那个装着圣骨的盒子,一个金光灿烂的盒子,周围布满鲜花和烛光。我们可以想像,和母亲在一起的这个神圣时刻,在不到三岁的加尔文心里,会有多么深的印象。特别是不久之后,妈妈就撒手人寰,母爱、圣骨和圣安娜结合起来,让小加尔文似乎和耶稣基督的家族有了某种神秘的关联。而且努瓦永城在当时,可不是个一般的地方。查理曼大帝就是在这里加冕成法兰克国王。这座一万多人口的城市,教堂林立,人们说在努瓦永,你不可能说三句话而不被钟声打断。

问:你描述的这个场景,很能说明加尔文对耶稣基督崇拜的由来。

答:可能有这方面的原因,一方风水养一方人物,加尔文身边的浓厚宗教气氛,当然会对他有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加尔文聪慧异常,对一些神学问题有特殊的敏感。他父亲通过关系,在他12岁那年,就给他安排了一个神父助理的位置。这在他父亲看来是可以让他有一份小小的俸禄,可实际的结果却是让小加尔文早早地就与教义问题打交道了。恰巧在他14岁那年,他的同伴、昂热主教的侄子要去巴黎读书,他鼓动加尔文一起去。加尔文非常想去见见世界,因为他感觉在努瓦永,已经没有什么可学的了。于是他就到了巴黎,这时路德宗教改革的思潮,已经传到了巴黎。索邦大学的哲学教授雅克·勒费弗尔开始传讲路德的思想,“人的得救唯靠恩典”。加尔文刚到巴黎时,就读于马尔什学院,他有幸遇见了一位学问、人品极好的老师,马蒂兰·科尔迪耶,他给加尔文打下了极好的法语与拉丁文基础。从马尔什学院毕业后,他 进了那所有名的蒙太古学院,听友们一定还记得这所学院,爱拉斯莫就在这里上的学。这里以伙食差、肮脏混乱著称,加尔文同样也在这里受了不少苦。但是他发奋苦读圣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纳这些神学大师的著作,门门功课都极出色。18岁就获神学硕士学位。他的才华引起巴黎文人圈的注意,于是他开始出入那些出色的人物的家庭。他结交了法国国王法朗索瓦一世的御医、瑞士人科普的四个儿子,其中的尼古拉·科普后来成为索邦大学校长。当时,法王法朗索瓦一世受他妹妹玛格丽特公主的影响,对信教采取过一些宽容措施,使新教思想在法国流传起来。但是,天主教与新教的斗争,也日益激化。加尔文在观察着这个动荡的时刻。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