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防卫支持与合作面面观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军事

日本执政党成员在9月8日参加台湾智库研讨会时表示,中国将于2022-2027年内加重对台施压,日美台应尽快成立防卫合作机制,并强调台湾是日本的家人,关乎日本继任首相人选的执政党总裁选举,台海议题也是焦点。日本与台湾的防卫专家分析中国攻击台湾的路线、日本保护台湾的立场与实际可行性、以及台日安保合作的可能方向。

台湾2019年5月30日举行“联合滩岸歼敌作战实弹射击”演习,台湾空军F-16战机发射热焰弹后脱离目标区。(台湾国防部)

日本执政党成员在9月8日参加台湾智库研讨会时表示,中国将于2022-2027年内加重对台施压,日美台应尽快成立防卫合作机制,并强调台湾是日本的家人,关乎日本继任首相人选的执政党总裁选举,台海议题也是焦点。日本与台湾的防卫专家分析中国攻击台湾的路线、日本保护台湾的立场与实际可行性、以及台日安保合作的可能方向。

日台为兄弟 台海问题须有共识

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与自民党外交部会会长佐藤正久在9月8日上午联机参与台湾智库国策研究院的座谈会。中山泰秀说:“日本和台湾不是朋友,是兄弟,是家人,日本把台海和平当作自己的事”。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山口信治(照片提供: 山口信治)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山口信治(Shinji Yamaguchi)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国防现实方面,日本与台湾在地理位置上确实是唇齿相依;在人民感情方面,日本国民绝大部分对台湾感到特别亲近,如果中国和台湾发生冲突,几乎所有的日本人会选择支持台湾,这样的民意也会反映到政治家的决策上,只是支持台湾的方式与程度尚未明确。

他说:“以往大家都知道,台湾一旦受到中国的侵略发生紧急状态,日本不可幸免地会卷入其中,所以看起来好像日本是被动式地必须参与防卫。其实美中冲突激化之下,日本知道自己不可能置身度外的。随着今年2月开始中国实施海警法,日本对于中国就十分警戒。中国频繁出动机舰在东中国海与南中国海域干扰台湾的防空识别区,让日本备感威胁。但目前尚未讨论到日本具体能支持台湾的程度,因为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情况,威胁的方式太多元,需要非常慎重仔细地事先预设各种可能性。我想日本应该会开始更多对于台海情势的研究分析、讨论与仿真,建立应变的程序。”

山口信治表示,中国造成的威胁感已经普遍存在于日本社会,也让日本社会在台湾遇到侵袭时愿意出动自卫队支持,日本维持台海和平应该已经是共识了。

佐藤正久在9月8日的座谈会中表示,碍于政治敏感性,日本政府表面上无法正式对外宣称 “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但日、美、台都知道台湾若没有美日的协防绝对是无法抵抗中国的侵略。他说:“只要日本国内有共识,当台湾有事时日本就会和美国共同协防台湾,维护台海和平稳定。”

日本为美军后勤 中国若踏禁区就出兵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Fumio Ota)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日本的立场还是以支持美国为中心。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将军(照片提供: 太田文雄)

他说:“2015年日本的安保法通过后,就新设了存立危机事态与重要影响事态两个可能性。‘重要影响事态'发生时,日本自卫队可以向美军进行燃料补给、飞机起降所需资源等后方支持;‘存立危机事态'表示与日本有密切关系的他国遭到武力攻击,例如台湾,日本可以出动自卫队与美军一同反击。如何判断属于‘存立危机事态'之权限属于日本政府,依目前情形看来,日本政府对于台海紧张情势的危机感让其维护台湾安全的决心日益升高,美国一旦有动作,日本会立即配合。”

淡江大学日本政经研究所教授徐浤馨(Hong-hsin Hsu)对美国之音说:“日本方面有来自两方面的顾虑:第一,是否违反日本宪法第九条;第二,日美同盟的政治架构。因此如果日本因为周边有事遭受影响而出动自卫队反击,日本政府应该有其阶段性的判断,或是依据受影响的严重程度为评估标准。我目前并未获知日本有订定具体的判断标准,不过在2015年安保法已经相当程度建构重要影响事态发生时,日本可以随美军出动,但仅限于后勤支持。”

他指出,由于近来中国威胁升级,可以观望日本是否逐渐跨越后勤角色,在台湾受到攻击时站在第一线动武。

佐藤正久在会议中将东亚的地图上下翻转,说明就中国的立场来说,日本在中国上方,对于中国就是其东中国海扩张上的妨碍。而台湾是第一岛链的枢纽,南中国海水深又较东中国海浅,当美军核子动力潜舰行经南中国海时很容易受到导弹攻击。他认为美国海军的弱点在于对潜舰的反应能力,自卫队必须在这部分与美军加强合作。

太田文雄将军说:“如果中国攻击台湾,不可能只攻击台湾本岛,而是会直接影响附近的海域和领空。1982年英国和阿根廷之间争夺马尔维纳斯群岛主权的战争时,英国就将福克兰岛周围200海浬划为禁区,此区域内所有阿根廷舰艇的活动均视为敌对行为。如果从台湾周边划200海浬,尖阁诸岛、石桓岛、宫古岛等日本国土都在范围内,中国侵犯这个禁区,自卫队当然要出兵。”

他认为台湾与日本应该展开更加密切深入的安保对话与合作,而且要定期举行与检讨,共同维护双方最切身的安全。。

台日安保交流宜由日本提出

首届“台美日国会议员战略论坛”于7月29日举行,台美日三方皆有重量级国会议员出席,会议聚焦于台海和平稳定与台湾的国际参与。日本与台湾的执政党在8月27日举行首次外交与国防在线安全对话,被视为双方执政党之间的准“2+2会谈”。

台湾淡江大学日本政经研究所教授徐浤馨(照片提供: 淡江大学)

徐浤馨教授表示,最近日本两次主动提出邀请台湾参加首度举行跨国议员会议,讨论国防与外交的敏感话题,表示日本在国际政治环境的限制下已经充分正视台湾参与安保合作的重要性,并且开始有实际行动。

他认为,所谓 “2+2会谈”的说法十分敏感,因为牵涉到双方的国防与外交,按照惯例应该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正式会谈,因此台湾出席的立法委员也强调是交流会。日本派出执政当专门负责外交与国防的议员,明显知道会成为世界性的政治宣传,台湾执政党当然也派出负责国防与外交的立法委员,巧妙地由议员会谈规避敏感性,其实就是双方执政党的国防与外交对话。

佐藤正久在9月8日的座谈会中表示,希望日前的议员版台日2+2会谈等交流模式可以继续举行几次,同时也要推动双方其他重要议题的对话。

对于台湾方面是否可以主动提出,徐浤馨说:“其实如果日本方面不提出,台湾虽然未必不能提,但立场其实不足。另一方面,我认为日本会提出这样的对话建议,是美国在后面默许。否则以日本谨小慎微的民族性,不太可能有出格或是所谓‘超前布署'的动作。所以在最近两年多,尤其是菅义伟内阁这一年中,日本已经主动进行许多与台湾之间的交流,而且激进到政治性议题的交流。国际政治讲求实力原则,台湾在日美两大强国的架构下,台湾不太可能主动提出政治性交流,而是在日美举行与台湾相关议题的交流,邀请台湾时,台湾有所回应或协助。”

徐浤馨指出,台湾需要正视不对等的国际政治现实面,让日本提出2轨外交,甚至是1.5轨外交的对谈建议,台湾被动式欢迎就好。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山口信治说:“日本要与台湾进行任何外交或是国防的交流,由政府出面是相当困难的,这是目前的政治现实面。但换一个角度来看,以往从民间学者与专家,最近升级到议员,进行2轨以至于1.5轨交流,其实比起官方交流能够讨论的面向更加广泛,所触及的深度也更能自由掌握。我认为现在不必要拘泥于是否为官方形式,而是要频繁交流,而且讨论的重要政治议题要逐渐深化,就会慢慢产生实质效果。”

网络安全合作

日本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在座谈会中提及:“网络系统上的安全是没有国界的,一切都是连结在一起的,某方面来说和敌人也是连在一起的。”他指出现在网络无国界,许多渗透来自社群媒体,甚至可以影响民主国家选举,他期待日本与台湾建立网络合作,推进双边关系。

山口信治说:“日本最近SNS被中国干扰与渗透的情形愈来愈严重,我们会希望借重台湾的经验对付社群媒体中的渗透问题,甚至在关于灰色地带的信息共享与网络安全上作一些改善。台湾对中国造成的网络威胁有很多应对方法是日本想不到的,也是其他民主国家应该更加重视的,网络合作又比其他军事合作的门坎低,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淡江大学日本政经研究所教授徐浤馨说:“我认为社群媒体大部分是做假新闻与大外宣。另一方面,资通电的问题很大,现在军事设备都逐渐数字化,如果资通战系统被摧毁,整体军事作战都会因为主导中枢被破坏而失能,比起假新闻与大外宣更加严重。”

他认为,台湾确实在对付中国信息渗透、假新闻有丰富的经验,也充分认识到资通电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如果建立起网络合作的模式,日本可以让台湾知道需求,台湾很有机会协助日本或是其他民主国家改善网络安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