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9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秋后算账”来临 国安法下的香港已是人人自危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香港自去年开始实施国安法后,民主力量便遭受打压,无论是民主派议员还是倡导民主的媒体,其发展空间均已所剩无几。

香港自去年开始实施国安法后,民主力量便遭受打压,无论是民主派议员还是倡导民主的媒体,其发展空间均已所剩无几。11日,香港教协召开会议,以秘密投票方式通过解散决议,1973年成立至今、为香港最大单一行业工会的教协,因不敌政治压力,正式画下句点。此外,香港其他民主类社团、协会,甚至是个人,均已在港府的打压下无法喘息。

根据香港入境事务处出入境记录统计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香港机场净移出的香港居民将近11万人,约占香港750万总人口的1.45%。在离开香港的港人中,多数选择前往英国,英国也是为拥有BNO海外移民护照的港人大开方便之门。英国政府估计,来为5年将会有大约30万的香港市民申请英国BNO签证移民英国。

香港民意研究所曾公布“香港移民潮”网上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对香港未来政治环境无信心,有20%受访者有计划永久离开香港。

支联会遭毁灭性清算 高层全数被捕

在民众感到愈加紧张的氛围中,香港支联会遭遇毁灭性打击,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去年便开始遭受港府打压,经常活跃在大众视野中的另一位副主席邹幸彤9月8日被捕,此外,支联会所剩无几的4名常委同样被警方扣押。

在这之前,警方还指控支联会为“外国代理人”,对支联会所开办的六四纪念馆和一个货仓内的物品进行搜查,带走六四纪念馆内大量文物,并要求支联会交出过去8年的会议纪录,以及与海外或台湾政党、政治组织的金钱往来等资料。

9月9日,警方以“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支联会、李卓人、何俊仁以及邹幸彤,以“没有遵从通知规定提供资料罪”起诉邹幸彤与4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及徐汉光。

在此番打压下,邹幸彤通过律师表示,她听到“煽动颠覆”这四个字,转念一想,反而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如尘埃落定,就来场光明正大的辩论吧。

香港职工盟总干事称,港警的行动对香港公民社会产生严重的打击,他认为支联会在过去32年一直和平且有秩序的举办六四烛光晚会,警方以国安法检控他们的行为是欲加之罪。

在支联会之前,香港民阵、香港众志、本土民主前线、热血公民等香港民主派团体多数已被迫解散。

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被DQ

香港立法会于8月举办选举议员提名,新的选举制度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设立,候选人中的民主派几乎绝迹,而其中仅存的非建制派议员郑松泰,也被港府宣布丧失立法会议员议席,因其未能通过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的审查。

郑松泰随后表示,由于并无上诉机制,他只能尊重资审会的决定,相信资审会经过全面考虑才做此决定,也认为自己应无法参与下届立法会议员选举。

郑松泰还说,他曾拿到一公分厚的相关文件,要求他回答爱国忠诚度、曾发表的著作、2016年倒插国旗事件与2015年起的言论等问题,但基于保密他无法透露相关内容,并强调,他自己非常符合爱国爱港的资格。

郑松泰是香港民主派政党“热血公民”的主席,曾任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学系专任导师,也曾参与占中运动。虽普遍被归类为泛民主派,但郑松泰本人数度否认自己是传统泛民派,去年11月也没有跟随立法会民主派总辞,港澳办对此赞扬其是“明智之举值得肯定”,但未有10个月便指其不符资格。

香港律师会理事改选 开明派候选人遭恐吓退出

香港律师会同样在8月举行理事改选,其中被视为非建制派的“开明派”候选人全部落选,改选后的香港律师会20个理事席位当中,亲建制派由原来的12席增加至14席,进一步巩固主导权,而非建制派在理事会由8席缩减至6席。

在律师会进行改选前,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对其进行警告,《人民日报》与香港亲中报章多次发表评论文章,警告律师会应该“搞专业不搞政治”,以理性的选举呈现律师会与香港大律师公会的不同,不应以“政治化选举”的方式沦为“政治化团体”。林郑月娥也表示,如果律师会被政治“骑劫”或凌驾专业,港府将考虑中止与律师会的关系。

在此次改选前夕,候选人中的“开明派”罗彰南因遭受恐吓宣布退选,并称此决定是为了个人及家人安全。罗彰南发布声明称:“为了我个人和我家人的安全,我宣布退选。”并认为“我们这个备受尊敬的机构的理事会选举沦落至此,对香港来说是可耻和可悲的一天”。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曾表示,这次的选举结果,如果只是从得票结果去看,可以说是亲建制的阵营大胜,但其实选举过程中出现一连串的乱象,包括特首及中共官媒的“助攻”,亦有非建制派候选人以家人及个人安全为由退选,他认为是一次蒙上极大污点的选举,投票率亦较上次改选下跌,可以说是反映部份律师会成员的“沉默抗议”。

艺术家迁居叹故土不再

香港具有高知名度对敢言艺术家黄国才,在国安法对于异议人士的打压下离开了香港,宣告移居台湾,并感慨香港自由不复以往。

离开香港准备搭乘飞机之时,黄国才发现机场在增派移民官员仔细检查离境旅客,好似下一秒便会抓捕出境之人。他说:“他们在距离登机口大约20步远的地方散开,仿佛在打美式足球,然后盯着每个登机的人,好像要在最后一刻阻截。”

本打算留在香港的黄国才,在看到此前有超过50名民主派人士在国安法下被捕时,只能选择离开香港,并表示会继续为香港发声。黄国才还说:“我不认为我离开了香港。我觉得是香港不得不离开我,因为香港被挟持了。”

在这种被迫噤声的环境中,有人还在坚持,有人已经无奈奔走他乡,希望能在国际上得到支持和援助,还有更多的港人,背负着对港府的失望和对未来生活的不确定,在是否离开的抉择中摇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