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文化遗产 – 巴黎圣母院大火两周年 一窥修复工程进度

滚动 国际

世界文化遗产古迹建筑巴黎圣母院历经惨烈祝融即将届满两年之际,人们终于得以进入这个古老大教堂工程的心脏地带。 虽然安全固桩阶段尚未完全完成,但巴黎圣母院已经准备开始进入其修复工程阶段,而且一直朝着一个目标走,也就是:2024年重新对外开放。

巴黎圣母院火灾后教堂外的起重机2019年12月19日

我们所看到的比较是金属而不是石块建材的…两个月来,2019年4月15日被大火吞噬的巴黎圣母院,其工程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圣母院的外面,那些《被严重烧毁部分》已经摆脱了那些去年11月拆除的被煅烧了一半的笨重金属铁塔堆。然而,在圣母院的里面,气势磅的工程手脚架,这些鹰架到处生出,俨然成了一片森林。 甚至往往使得偌大教堂变得让人几乎无法辨认,看不出有何用处,但就是在这些鹰架如花开放般的丛林中有一个新的春天的征兆:虽然缓慢,但可以肯定的是,工程正朝向修复阶段过渡。

为了能了解这些,必须首先做一个神圣的仪式,这个取代弥撒时信徒的宗教仪式。由于遭到祝融劫难的圣母院被铅粉污染,因此参观这个工地需要采取极端的预防措施:给与参观者培训课来了解这种挥发性毒物的危害性,提供他们一次性的内衣和工作服、橡胶靴子,并在结束参观工地离去前,必须淋浴。在这里,我们知道这个工地受到了严格的监督,因此我们不会与其规则开玩笑。一名安全官员对两名来访者提高声调说: “不行,先生们! 你没有穿靴子。 快去找你的靴子穿上吧! ”

一旦进入大门的景观,自我们上次在十二月访问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那个完全被脚手架覆盖的中殿,足足有一千吨的材料吧,让人根本看不到什么前面的东西。  而且这还没完呢:为了建造圣母院内其他的结构物体,锤子以快速的节奏敲打造成回响声,并且每走一步都会使钢材共振回响。 在空气中,火灾烧焦的烟味消失了。 负责建筑物保护和修复的公共机构总裁乔治林将军指出,“两个月前,的确不是这样的光景。我们安装它们,是因为它们对于检查屋顶拱柱的状况是不可或缺的。 稍后,它们将用来清理消毒墙壁。 ”说它不可或缺,是可能的。 不过,为了能流通行走,有时需要走一条有点体能要求的路线,而且也是一个伤脑筋的难题。 例如:为了要到达巴黎圣母院内,比邻靠近的两个小教堂,您必须从外面绕一大段路道,才能到达隔邻的小教堂。

为了要了解这项工程的进展,您因此必须稍微到比较高的地方,例如在教堂中殿北廊的顶部。 现今,大多数注意力都集中在横跨的中堂与正堂结构的十字交叉处的工程。也就是在那里,圣母院的鸡标风向仪被大火焚烧融化倒塌的地方,在拱形屋顶上留下一个大缺口,那里有烧毁残缺的木头、石块及铅条一起融化流到地面上。

事实上,也就是在这里遭到最大的破坏、损失。而教堂其他的内部处因此幸免于破坏。例如,在诗班队讲台的雕像都完整无缺。但红衣主教Lustiger打造的祭坛就被掉落的碎块砸碎了,如同圣母院的一部分地板一样被大火破坏。至于屋顶的拱柱顶的这个大洞,工人完全清洗过。

导览解说员指出,您会看到我们正在构建一块板子,这样可以进行安装一个保护伞,俾能让这个部分避免淋到雨水。”这个公共建筑物的老板巨细靡遗地介绍。

在安全固桩方面来说,因此应该可实现目标:至2021年夏季完成。

在建筑工地的喧嚣中,似乎部分幸免了两个气泡形的小教堂。 完全由白色防水油布保护, 工程单位特别选择了圣菲尔迪南小教堂(les chapelles Saint-Ferdinand) 以及瓜德路普圣母院小教堂(Notre-Dame-de-Guadalupe)来进行这项《实验工程》,来知道修复所需的时间、金钱及修复工程的过程。他们完全被重新修复,装扮,而且闪亮艳丽。也就是说,巴黎圣母院里,未来还有22个小教堂也同样需要如此进行修复工程。

以上就是巴黎圣母院第二阶段工程的初步情况。 对于接下来的工程,距离完工的时间表还很遥远。 除了它的启动开始时间:2021年冬季,也就是说大约等6个月左右的时间。 对于其余的,有必要耐性等待正在进行中的招揽、呼吁各竞标工程承包商的行动结束后,才能进行。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