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华涌抵达加拿大申请难民 将继续关注中国低端人口困境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异见艺术家华涌上星期抵达加拿大,目前正在隔离旅馆居住,他将向加拿大申请难民庇护。

抵达加拿大的中国艺术家华涌正在旅馆隔离,他将递件申请难民。

中国异见艺术家华涌上星期抵达加拿大,目前正在隔离旅馆居住,他将向加拿大申请难民庇护。华涌表示,在中国和泰国一直被恐吓压迫,最终只能走到西方民主国家。他说,到了加拿大,才发现有政府会把人民当“人”看待,感叹中国数亿低端人口缺乏发声权和不受尊重,未来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困境。

一直为中国低端人口发声的华涌在2019年9月流亡到泰国,护照即将到期的他,因为中国驻曼谷大使馆拒绝为他换发新护照,不得已之下,4月1日只好离开泰国,辗转经卡达尔和法国,最后4月5日落地加拿大。按照新冠疫情的规定,他必须在隔离旅馆住14天。因为防疫要求,所以他不能透露目前所在的城市,但强调这次抵达加拿大没有透过华人民运组织及个人的帮助,也不是透过联合国难民署的安排。他已经向加拿大当局口头提出难民申请,正在准备文件。华涌说,从踏上加拿大土地的那一刻起,真正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例如连要不要进隔离旅馆,警察都会征询他的同意,更不要说红十字会天天嘘寒问暖。

“警察让我们签这个同意被隔离的协议书,我特别感动,就觉得他拿你当个人,不是像中国那样,只要政府决定,你要无条件接受。红十字会则是不厌其烦地问你,例如你伙食怎么样,昨天还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说如果你想申请难民,他们帮我们找个一个不需要付钱的法律援助机构。”

华涌在法国戴高乐机场过境停留 (华涌提供)

华涌一直用批判的视角审视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2017年他拍摄北京低端人口遭当局强制驱离而开始受到广大回响,也成为中国当局的眼中钉。2019年9月流亡泰国后持续关注中国社会问题,在当地发起“不合作、不复工、不还贷”三不运动,以此要求中国当局对新冠疫情负责,因此遭到中共的威胁恐吓。来到加拿大后,他说感到安全了,即使听闻加拿大也有中国统战的势力,但他一点也不惧怕,将会为中国低端人口和民主自由更大力地发声。

“在加拿大我感觉很放松,小红粉我可以把电话给他,我可以说你不是威胁我要杀了我吗?我是敢跟小红粉叫板的。越是在开放坦然的国度,其实他是不敢的,但在泰国我们是不敢的,毕竟像铜锣湾老板都被抓过。我就希望有反抗意识的人,在民主国家里要敢于站出来。”

对习近平主政下的中国,华涌感到悲观,他担心中国甚至可能会走向北朝鲜之路,进入一种锁国的状态。他说,除了中国内部人民持续的反抗外,海外的华人要不断声援,才能凝聚更多正面力量。

“他们有可能闭关锁国,如果要到那种状况,中国14亿人都成了肉票,奴隶,所以我希望觉醒的人,不想和共产党一起陪葬的人,能出来还是出来,逃离之后再等待时机。我还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变成像台湾一样自由民主的国家,那我肯定还是愿意回到中国去生活。”

华涌在泰国机场,他出于无奈先后离开中国和泰国。(华涌提供)

在中国和泰国的处境堪称颠沛流离,所以从未能好好和家人安心地说说话聚一聚,反而在加拿大隔离期间的华涌,天天能和母亲和女儿视频,抚慰了自己的心灵,家人得知他安全都感到开心,但总遗憾自己不是个好儿子,好父亲。

“再过两个月我妈妈将过80岁生日,但是我却不能回去给她磕头,每当想到这个,我一个人的时候都会偷偷哭泣。”

华涌说,他对加拿大充满了感恩,对中国则是依恋和疼惜,因此计划在加拿大尽快安顿好自己,自食其力回报这个新国家,壮大自己后才能对中国施以更多的帮助。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柳飞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