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立法会完成首二读修改选举条例草案 民主党指禁投白票适得其反

滚动 港澳台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决定,大幅修改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港府星期二刊宪展开本地立法程序,星期三向立法会提交选举制度修订草案,并且完成首读及二读,建制派议员预料5月底在立法会大会三读通过。

香港立法会4月14日完成选举制度修订草案首读及二读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决定,大幅修改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港府星期二刊宪展开本地立法程序,星期三向立法会提交选举制度修订草案,并且完成首读及二读,建制派议员预料5月底在立法会大会三读通过。

修订草案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选举期间借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废票,最高刑罚可判监禁3年。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港府禁投白票令人难以理解,他认为只会令港人反感,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另有学者分析,新选制的审查机制几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参选,预料12月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可能创历史新低。

因应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香港行政会议星期二(4月13日)通过《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落实香港未来一年将会举行三场选举的修订内容和细节,并且刊宪展开本地立法程序。

立法会完成选举制度修订草案首二读

香港未来三场选举的投票日期已定,选委会选举将于今年9月19日举行;立法会选举在12月19日举行;特首选举将于明年3月27日举行。

香港政府星期三(4月14日)向立法会提交选举制度修订草案进行首读及二读,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在立法会大会宣读法案,他表示今次北京出手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由于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示威者曾经占领立法会,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在内务委员会拉布,导致7个月仍未选出内委会主席,令香港几乎进入不能管治的地步。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4月14日在立法会大会动议二读选举制度修订草案 (美国之音/汤惠芸)

曾国卫表示,这些现像凸显香港的选举制度存在漏洞,可能令反对派有机可乘,他认为今次北京修改选举制度,可以令香港重回正轨,落实爱国者治港。

曾国卫说:“今年3月11日第13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4次会议高票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政治体制是中央事权,而选举制度是其重要的组成部份,决定乃根据宪法、基本法及香港国安法的有关规定所作出,可谓合宪合法、有理有据、出师有名、掷地有声。”

预料5月底在立法会大会三读通过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去年11月集体总辞后,目前立法会只有建制派议员,条例草案耗时不足半小时就完成首读及二读,将交由法案委员会审议。

法案委员会将于星期六(4月17日)召开首次会议,委员会主席廖长江表示,修例草案内容超过500页,他认为审议时间紧迫,接下来几乎日日要开会,他期望尽快完成工作,预料5月底在立法会大会三读通过。

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二下午率领多名官员召开记者会,交代草案内容及修改选举制度的香港本地立法工作。

其中最受关注的修订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选举期间借公开活动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废票,最高刑罚可判监禁3年。

民主党指港府禁投白票适得其反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星期三早上接受香港电台节目访问表示,相关做法完全难以理解,因为一直以来都有不同的市民呼吁或尝试说服别人如何投票,不论是支持指定候选人,还是不支持任何候选人,多年来都没有任何问题出现,难以明白为何现时突然要将这些行为列为违法行为。

民主党主席罗健熙表示,港府修例禁止选举期间煽动投白票只会适得其反 (美国之音/汤惠芸)

罗健熙说:“行了这么多年的情况,有些人去选择投白票或者什么候选人都好,其实一直都相安无事的,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白票亦都不会影响选举的结果,其实你突然间又说要规管,还说要最高是3年监禁的,然后那个被人告的人还要差不多是自己要证明自己是无辜的,这种做法其实我相信是令到香港人是很反感。 ”

罗健熙表示,禁投白票只会令香港人反感,他质疑港府是不是事前认为修改选举制度可能会不受欢迎,他认为禁投白票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

罗健熙说:“它(港府)本来就说不想有这么多人投白票,其实我不知究竟它是不是真的预备了,就是觉得它认为自己的方案是不受欢迎,然之后有很多市民就会想投白票,所以它就想制止大家去投白票还是怎样,但是我觉得那个结果出来,它这种做法,它愈讲得多、它愈做得多、它立法的话,其实就正正会令到香港人更加‘自动波’(自动自觉)就会去做,其实是适得其反,是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它要去做。”

预料12月立法会选举投票率低于区选

罗健熙表示,民主党未决定是否参与今年12月的立法会选举,他预料今次立法会选举的投票率,一定低过2019年的区议会选举。

当时在反送中运动期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投票率创下香港历史性新高的71.23%,民主派在高投票率下,首次在多个选区大获全胜,取得全香港86%的388席直选议席。

罗健熙说:“你去观察一下香港的市民,特别是民主派的选民的话,其实大家觉得再投票的意欲其实真的低了很多,即是你(民主派)无论有人参选、无人参选都好,所以这个情况,即是你禁止人呼吁(投白票)或者什么都好,其实是完全无助于去改变这件事情,你作为一个政府,我觉得它最应该做的事情应该是同选民去、或者同市民去讲,为什么你应该去投票,或者你做一个选举制度是令到大家会想出来投票,而不是去做完一些事情,你觉得会不受欢迎,我就订立多一些法例去禁了它,这种做法是本末倒置。”

罗健熙表示,今次选举制度的改变令直选议席和比例都大幅减少,香港市民的意愿将更无法在立法机关得到合比例的反映,他预料未来只会令政府施政更不得民心、更易积累民怨,对香港社会未来发展没有帮助。

陈家洛指新选制几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参选

前选委会高等教育界选委、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新选制之下设“候选资格审查委员会”等筛选机制,他认为民主派参选的意欲等如“零”,就算要参选都必须放弃以往追求的理念才有机会入闸(获得提名),整个选制的设计几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参选,甚至是清算。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新选制的设计几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参选, 甚至是清算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民主派参选意欲已经等如是‘零’了。它应该是整个设计、安排是想告诉我们一向参与香港选举的各个民主派政党,或者组织知道,是没可能入到闸(获得提名),除非你要将所有以前讲的东西,写过的党纲或者政纲上面讲过,有任何它(当局)认为是不满意的,你都要将它完全是抛开,那个审查、那个打压,是等同于叫一班人、一些组织完全否定自己的过去,以及曾经追求过、争取过,甚至抗争过的一系列关于香港人的事,所以我觉得这整个安排是一个大的清算的一些步骤。”

陈家洛表示,候选人资格审查主要是针对中国国家安全,他质疑参选人如果被认为不符合参选资格,是否会被视为触犯港区国安法,会否未审先囚,他认为这种扭曲的选举会令民主派参选人却步。

陈家洛说:“如果他就定为(参选)资格不符合的话,他就要开始问这个问题,因为整件事是不会透明、不会公开告诉你为什么不符合的,这样会不会同国家安全有关呢﹖国家安全的部门会不会因而见到,啊,我们的雷达上面见到一些不符合资格的个别人士,我们就去追寻下去了,先抓了再慢慢去审他呢﹖先囚后审那个问题,现在我们真的见到啊,大搜捕之后真的这样做,这些个别的风险是比以往来讲,是完全没比例的高,所以你还可以怎样想像到传统的民主派、个别的政团也好,或者组织也好、或者个别人士都好,还有任何的意思去参加这样的、扭曲到面目全非的所谓选举呢﹖”

禁投白票不如搞等额选举

陈家洛形容港府禁止煽惑他人投白票是“自找麻烦”,反映港府都知道这次修改选举制度不得人心,他认为北京应该搞等额选举,个个候选人自动当选。

陈家洛说:“政府很‘头痕’(烦恼),惨了如果那些人投白票、废票、不投票又怎样呢﹖这个其实我觉得这是‘捉虫’(自找麻烦)了、‘自己搵自己笨’(自找麻烦),你既然搞得一个这么烂的摊子出来,你又要去堵截人家不同的方法自由表达意见,这个是自找麻烦的。你这样做的结论只有一个而已,永远都是等额选举了,麻烦你,不用选了,每一个(候选人)自动当选。刚刚好,90个立法会议员就90个候选人、讲完,就不用我们烦了,投都不用投了。”

陈家洛估计,今年12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可能会创历史新低,他又认为港府无论是禁止投白票,或者修改选举条例,强制选民出来投票,都不能够扭转新选举制度得不到普遍港人认同的状况。

陈家洛说:“当那个所谓选举的规矩是这么不确定,充满着很多操控、调较,即是由权力核心去操控、权力核心去调较,即是当你在针对我们不同人士参与,就说你不要想着操控选举,影响选举公正,其实最大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政权去操控那个选举的过程,以及选举的结果,确保它们来讲它们的利益、或者它们种种关心的面子也好,什么都好,是最大的安全系数,所以你就将香港人排拒于外了。”

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表示,留意到社会上有人企图组织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形容是破坏选举和令选举公信力下降的行为,因此要规管,并非政府对投票率无信心。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