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等12名社运人士 承认去年六四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滚动 港澳台

香港警方去年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由,31年来首次不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多名支联会成员及民主派人士,当晚仍按传统进入维园,燃点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事后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以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其中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阵召集人陈皓桓等12名被告,星期四在区域法院承认控罪。

2020年6月4日晚上的香港维多利亚公园,抗议者参加六四烛光纪念晚会,纪念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民主抗议镇压31周年。香港警方以防疫为由拒绝批准支联会举办这个大规模年度纪念晚会。

香港警方去年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由,31年来首次不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多名支联会成员及民主派人士,当晚仍按传统进入维园,燃点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事后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以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其中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阵召集人陈皓桓等12名被告,星期四在区域法院承认控罪。

何俊仁亲自向法官求情表示,人类历史上,从未试过有一个集会,好像六四烛光集会一样,可连续30年就同一主题在每年同一晚举行,而支联会持续30年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是因为道德责任及香港人愿意担起的良心责任。

1989年北京六四屠城事件发生之后,香港支联会从1990年开始,每年都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

26名民主派参与去年六四烛光集会被控告

截止2019年,香港警方连续30年每年都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每年最少都有几万甚至高达接近20万人参与,是全球最大型悼念六四屠城的集会,维园烛光如海的照片成为悼念六四最具象征意义的画面之一。

香港警方去年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为理由,31年来首次不批准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多名民主派人士,当晚仍按照传统进入维园,燃点烛光悼念六四死难者。

事后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以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

12名被告认罪法官押后判刑

其中12名被告,包括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阵召集人陈皓桓;前立法会议员尹兆坚、张文光、朱凯迪、何秀兰、梁国雄、杨森;工党主席郭永健;前支联会常委麦海华、赵恩来、梁国华,星期四(9月9日)在湾仔区域法院承认控罪。

案件由法官胡雅文处理,她听取各被告求情陈词之后,将案件押后到下星期三(9月15日)判刑。

何俊仁亲自陈词阐述港人声援六四历史

本身是律师的何俊仁无律师代表,亲自向法官胡雅文求情。他表示,作为本案的第二被告,本案涉及2020年6月4日维园烛光集会被指构成未经批准集结。他作为香港支联会的创办人之一及现任副主席,实有需要把六四烛光集会30年的历史向法庭简要地阐述,作为法庭判决的背景资料。

支联会副主席何俊仁9月9日在法庭陈词表示,人类历史上,从未试过有一个集会,好像六四烛光集会一样,可连续30年就同一主题在每年同一晚举行,而支联会持续30年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是因为道德责任及香港人愿意担起的良心责任 (美国之音/汤惠芸)

何俊仁表示,30年来香港人履行道德的承诺,保存和捍卫六四历史的真相,不容被扭曲及遗忘。六四镇压后,北京当权者以权力压倒真理,在中国内地公开评论六四已成为舆论的禁区,神州大地对八九民运的大是大非问题,一片鸦雀无声,仿佛整个民族对六四患了失忆。

何俊仁表示,在这小小的香港,香港人为全中国人民说出了良知的话,点起了良心的烛光,维护了历史和人民的尊严。 30年来,香港支联会和市民并肩而行,负上了维护六四真相的良心事业。

何俊仁表示,根据公众纪录,从1990-2019这30年间,每年的六四集会都风雨不改在晚上8时进行,参与人数由数万至最多20万人,每次都是合法、和平、有秩序地进行,从不构成公共秩序受到威胁和破坏的问题。

港人六四烛光集会创人类历史纪录

何俊仁表示,人类历史上,从未试过有一个集会,好像六四烛光集会一样,可连续30年就同一主题在每年同一晚举行,为同一个信念向当权者说不、或向强权说真话,而支联会持续30年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是因为道德责任及香港人愿意担起的良心责任。

何俊仁表示,2020年,政府是30年来首次反对六四于维园举行集会,理由是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总结而言,2020年六四当晚的悼念行动或自发性的集会,行使宪法赋予他们的基本自由,和平悼念六四,虽然是未获警方批准而违反《公安条例》,但参与者的良知和道德责任感,驱使他们要尽力维持香港这个历史传统——悼念六四、毋忘历史、向权力说真话。

何俊仁表示,在今日,因和平悼念六四成为囚犯,他们坦然面对苍天主宰、国家社稷、同胞市民,家人以至后代。他说:“正在服刑或将要入狱的朋友们,明白大家正承担这时代的苦难,但希望大家不要沮丧”。

何俊仁承认,各被告是公民抗命,并准备接受法律后果,认罪是为了行使悼念六四的基本自由,他又表示,即使到了支联会解散、维园烛光晚会被禁的时代,每年六四港人心中仍会点起烛光,延续悼念的精神。

杨森指六四烛光集会有4个重要意义

民主党前主席杨森星期四同样没有律师代表,亲自向法官陈词,今次也是他近期第4次就同样案件在法庭上亲自陈词。

杨森在陈词开首表示,“六四屠城是我一生难忘的悲剧”,他表示,自己每年六四晚上,必会参与支联会主办的维园六四烛光悼念集会。

民主党前主席杨森9月9日在法庭陈词表示,维园六四烛光悼念集会,有可能从此被禁,可是自由花无论雨怎么打,仍是会开花,呼吁港人会继续寻觅民主和自由的梦 (美国之音/汤惠芸)

杨森表示,六四维园烛光悼念集会有4个重要意义,第一、凝聚港人的公民意识和社群的身分认同,虽然有人说六四烛光悼念集会是行礼如仪,但他认为,不自觉地在港人之间建立一种互相分享的信念,例如平反六四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第二、多年来提供平台,让港人对八九民运遇难的同胞及家属加以援手,令到当年痛失亲友的同胞于严冬之得到温暖和关怀;第三、作为各方检视一国两制落实的重要指标;第四、象征对六四事件拒绝遗忘、保存历史真相和记忆,有如德国就二战时期的犹太大屠杀事,建设纳粹历史博物馆。

吁港人继续寻觅民主和自由梦

杨森表示,最近两年六四烛光集会已遭警方禁办,当局又用尽方法打压一些活跃的公民团体,例如已解散的民阵、处于解散边缘的教协及支联会等,他认为香港将成为一个“无声的国度”,异见声音将被禁声,与香港一向多元化和开放的文化格格不入。

杨森总结陈词时一度哽咽表示,六四烛光悼念集会,有可能从此被禁,他引述民运歌曲《自由花》的歌词,可是自由花无论雨怎么打,仍是会开花,“但有一个梦不会死,记着吧”,港人会继续寻觅民主和自由的梦。

与如对上3次在法庭亲自陈词一样,杨森表明“本人认罪,违反公安法,但不认错,亦不作求情”。

社民连成员9月9日到湾仔区域法院外,声援去年六四未经批准集结案出庭认罪的12名民主派被告,批评当局政治检控 (美国之音/汤惠芸)

社民连批警方要求支联会交资料做法荒谬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联同两名成员星期四早上到区域法院外,声援六四集会案的被告,他们高呼“和平集会是人权、悼念六四是良知、和平集会无罪、政治检控可耻”等抗议口号。

陈宝莹表示,过去30年来支联会一直举办和平的维园烛光集会,悼念六四死难者,去年的六四烛光集会首次被警方禁止,最近支联会面对前所未有的打压,4名常委因为拒绝向警方国安处提交资料被拘捕,甚至可能被逼解散,她批评警方的做法非常荒谬。

陈宝莹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国安处引用《港区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附表5,要求支联会交出会议纪录、财务往来等资料,违反香港司法制度一向以来,奉行的无罪推定原则。

陈宝莹说:“我觉得就是很荒谬,因为香港的司法制度一直以来,都是无罪推定的,就是不可能要(那)个被告人自证清白的,而且它(警方)也讲不出即是这些资料,它要(求)提交的资料,譬如说历届董事、职员这些,跟它现在那个所谓‘外国代理人’,究竟有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呢﹖或者是间接的关系呢﹖它都讲不出的时候,就要人家(支联会)交无限量的资料,我觉得这个就是、其实就是叫被告人协助警方去控告自己,我觉得从一个香港的司法制度而言,这个是非常之荒谬的决定来的。”

对于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多名常委梁锦威、徐汉光、邓岳君及陈多伟,拒绝向警方交出资料,陈宝莹认为他们的决定很有勇气及承担。

陈宝莹说:“我对于支联会常委他们的决定,我们、我感到就是很、即是很有勇气以及很有承担,我来讲我觉得要向他(们)致敬的。”

批警方在公民社会散播恐慌

陈宝莹表示,警方引用国安法要求组织或者个人提交资料,如果拒绝提交最高可被判处罚款10万港元(约13,000美元)及监禁半年,她认为是向公民社会及市民散播恐慌,不敢再支持民主派组织。

陈宝莹说:“是一个散布的恐慌,令到不只是团体市民也是,譬如说现在它要6-12(人道基金),将它的捐款者名单要供出来,即是每一个我相信我们香港大部份的市民,都捐过钱给6-12的,你是不是(说)以后令到我们很多香港市民,是不敢再支持我们一些争取民主、自由的团体呢﹖而很明显我们这些团体,又没有‘大水喉’(大财团)撑着,更加不是外国的代理人,这样我们其实一直都是靠香港的市民,对我们的支持的,你很明显现在这样就是令到市民不敢去捐款、不敢表达自己的心意,亦都令到我们这些小团体亦都很困难。”

社民连主席陈宝莹表示,将来香港的学校及教育机构,谈论六四事件都可能成为“禁区” (美国之音/汤惠芸)

估计疫情后六四烛光集会难以复办

记者问及警方引用国安法实施细则向支联会施压,并高调拘捕多名骨干成员,会否担心日后香港人继续悼念六四,或者传承六四的历史,都会被视为违反国安法﹖

陈宝莹回应表示,中共一直都后注重教育及宣传,她认为将来香港的学校不会再容许谈论六四事件,估计疫情过后,六四烛光集会亦难以复办。

陈宝莹说:“当然我想这个‘明眼人’看到的了,因为中共一直以来,很注重的就是教育及宣传两部份,所以将来在学校或者教育机构,即是如果讲六四可能都变成一个‘禁区’了,至于市民参加这个悼念活动的,我相信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它(当局)在用这个‘限聚令’,但是大家知道是很荒谬的,因为你一方面有容许即是有差不多一万人去参加马拉松,这样又可以,但是另一方面呢,就是我们游行都不批准的时候,我们知道就是说它一定会用种种借口,没有疫情之后,它都会用种种的借口令到这个集会,我们的和平集会的权利是没有了。”

张超雄批警方对支联会政治打压

工党前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警方引用国安法要求支联会提交资料,并且高调拘捕4名骨干成员,他认为是一种政治打压。

张超雄说:“我们在这么多年来,香港从来都不会看到,支联会是怎样受到什么外国的操控的,现在你(警方)突然用这个方法去打压它(支联会),这个是很要不得,而支联会的立场亦都很清楚,我觉得它们是要求当局你首先解释,你这个所谓‘合理地相信’(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你都要有理据,如果你即是可以讲得出怎么样它是外国代理人,它就根据这个法例做,如果不是的话,你不要滥用这条法例,所以我觉得它(警方)突然间这样去拘捕(支联会5名骨干成员),但是又不解释,解释不到它怎样是一个外国代理人呢,这个除了是政治打压呢,我没有其他理由可以想得到。”

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认为,六四烛光集会有可能成为历史,再过一两代的香港年青人,可能与中国大陆一样,不知道有六四事件发生过 (美国之音/汤惠芸)

六四烛光集会有可能成为历史

记者问及,去年六四烛光集会案,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以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加上警方引用国安法要求支联会提交资料,拘捕多名骨干成员,会否担心之后六四烛光集会都会成为历史,无法再举行﹖

张超雄认为,六四烛光集会有可能成为历史,再过一两代的香港人,可能与中国大陆一样,不知道有六四事件出现过。

张超雄说:“当然担心啦,即是你见到六四的烛光晚会已经无法再举行了,有关六四的一些同支联会过去那种看法,或者口号有关的东西,会不会都成为一种违反国安(法)呢﹖这个那些支联会的领导人都抓光的时候,你都知即是有机会了,那么大家就怕、连这些都不敢讲,这样对啊,即是整件事(六四)就可以在历史上抹走它,这样过了两代人,大家都不记得,好像现在在大陆里面,年轻人可能有很多都不知道有六四这件事出现过,一个极权的统治就是靠这些,让人民活在一个假像,在一个虚言里面、谎言里面,这样它(政权)做了一些‘衰嘢’(坏事),大家不敢提,它就搞定了。”

警方搜查六四纪念馆检走大批证物

香港警方国安处大批人员星期四早上,到支联会在旺角一幢大厦设立的六四纪念馆搜证,带走大量证物,包括六四纪念馆内放设的展板及展品,当中包括历年六四晚会的照片、六四“坦克人”的经典照片、已故中共领导人赵紫阳及支联会创会主席司徒华的卡通展板等。

因拒绝向警方国安处交出资料,星期三(9月8日)清晨被拘捕的支联会常委梁锦威,星期四亦被警方带到六四纪念馆搜证,警方完成搜证之后,双手被带上手扣的梁锦威,随即被警员押走。

警方完成搜查之后,支联会前常委蔡耀昌到六四纪念馆视察,他发现纪念馆被拉上铁闸,闸外贴上警方联络电话。蔡耀昌又发现,原本安装在单位外的闭路电视摄录机已被拆下,铁闸大门换了新锁,闭路电视系统亦被破坏。

蔡耀昌表示,警方应该向支联会及市民作交代,包括这次搜查六四纪念馆的目的、是否有足够法律依据、是否合理及必须的安排,他认为警方对外公布的讯息好少,看不到馆内有违法情况,但展品居然被拿走,他强调警方绝对需要向市民大众及支联会解释。他相信市民看到今日的情况,亦感到相当难过。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