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追风筝的人》和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时间扭曲大法

滚动 中国大陆

2007年发行的影片《追风筝的人》于2006年在新疆取景拍摄。中国系统性地扩大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留及监控是在电影拍摄的10年之后。

警察在新疆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外巡逻。(2021年5月3日)

8月30日,改编自阿富汗裔美国小说家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同名畅销书的电影《追风筝的人》(The Kite Runner)成了中国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

自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在阿富汗问题上对美国展开密集攻势。

中国国有的中央电视台(CCTV)新闻频道在其8月30日的《新闻直播间》栏目中报道称,美国拍摄的电影《追风筝的人》近日“被曝光”,影片中“居民安居乐业生活的画面取景自中国新疆。”

该报道播放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针对美方一边不断抹黑中国新疆,一边却又展现新疆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的虚伪行为”作出的回应。

“我们也注意到了这部电影,应该是美国派拉蒙公司拍摄的《追风筝的人》… 所讲述的故事背景发生在阿富汗的首都喀布尔。9/11事件之后,美国以反恐之名入侵阿富汗,使阿富汗处于战乱动荡之中,难以找到和平与安宁之所,所以剧组就选择到我国的新疆喀什、塔县等地取景拍摄,” 徐贵相在8月30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

“那么他们(美国)给阿富汗带来了什么?带来的就是战火纷飞、社会动荡、民不聊生,连拍部电影都找不到合适的拍摄地。”

徐贵相紧接着话锋一转,暗示这部电影的拍摄是新疆安定和平的证明:

“而中国新疆安定祥和,美国却视而不见,反而诬称新疆侵犯了人权。这是多么的虚伪。”

阿富汗战乱动荡之时,新疆太平稳定——这样的暗示具有误导性,他也将中国政府管控下不同时期的新疆混为一谈。

诚然,这部电影没能在阿富汗拍摄是出于安全原因。2001年美国攻入阿富汗。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安全状况令人担忧。

据《纽约时报》2006年一篇有关该影片如何选拍摄地的文章,阿富汗“对美国人来说可能是世界上第二危险的地方。”

新疆的喀什曾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拥有2000多年历史。据该文章称,《追风筝的人》剧组最终选择喀什作为和平年代喀布尔的“替身”城市,是“因为那里的人口组成多样化,但穆斯林人口占压倒性的多数,而且那里的乡间与阿富汗有可信的相似度。”

但电影的拍摄是在2006年。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人口进行大规模拘押是在电影完成拍摄10年多之后。

维吾尔族是一个以穆斯林为主的突厥语民族,新疆是约1100万维吾尔人的家园。

据《纽约时报》这篇文章,中国当局那时对剧组前往新疆拍摄表示欢迎,因为他们“急于提升中国西部偏远地区的知名度。”

一名穆斯林男性来到新疆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参加开斋节晨祷。(2017年6月26日)

“这本身就代表着一个巨大的转变,” 这篇写于2006年的文章指出。“此前不久,外国人被禁止前往该地区,那里的分离主义情绪由来已久。”

的确,新疆地区的不稳定由来已久。

中国近代历史上,维吾尔人曾在新疆赢得短暂的独立时期,先后在1933年和1944年宣布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和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对新疆的控制权,于同年年末成立新疆省人民政府,并于1955年改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亚数个穆斯林国家纷纷宣布独立,维吾尔分离主义活动也随着这股浪潮再次兴起。如美国之音揭谎频道之前曾报道的,中国政府在该地区实行的经济和文化政策导致新疆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跨文化接触的增加,这反过来又激发了该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系列分离主义恐怖袭击。

北京迅速将之镇压,并加强对新疆的钳制。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2005年一份题为《毁灭性的打击:镇压新疆维吾尔人的宗教信仰》的报告中称,“在国家的机构里,包括学校,均严格禁止庆祝宗教节日,研读经文,或以个人仪表来表达其信仰的举动。”

尽管在《追风筝的人》剧组进入新疆拍摄前后,有迹象管控力度稍有放松,但新疆的局势远谈不上一片大好。

随着汉人移民潮的涌入,以及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在经济和文化上所受的普遍歧视,民族对立情绪在新疆持续存在。

2009年,事态演变成一场致命骚乱。那年6月,广东省韶关市旭日玩具厂的男性维吾尔族工人遭到强奸汉族女性的不实指控,后引发当地维吾尔族工人和汉族工人之间的斗殴事件,造成至少两名维吾尔工人死亡。7月5日,上千维吾尔人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上街游行,之后演变为一场造成数百人死亡的暴力流血冲突。

中国政府声称七五事件是由“境外势力策划和煽动”的,并点名总部设在慕尼黑的海外流亡维吾尔人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及其时任领导人热比娅·卡德尔(Rebiya Kadeer)。不过,导致抗议升级为暴力冲突的真正起因至今仍存争议。

专家们认为,2009年在乌鲁木齐的这场骚乱成了一个分水岭。

“从那一刻起,中国在控制宗教和控制该地区少数民族的问题上开始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 时任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组织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主任的轲霖(Nicholas Bequelin)告诉美联社。“它大幅增加了安保方面的行动。这就是导致如今这种局面的原因。”

“在北京看来,所有维吾尔人都可能是恐怖分子或恐怖分子同情者,”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负责报道亚洲事务的林赛·梅兹兰(Lindsay Maizland)写道。“在那之后的几年里,当局指责维吾尔人袭击了当地政府的办公室、火车站和露天市场,以及北京的天安门广场。”

由于获取这些袭击事件相关信息的渠道受限,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一些指控仍无法核实。

七五事件后,北京管控和“再教育”维吾尔人的诸多政策也是“以反恐之名”实施。

2014年,在维吾尔激进分子对乌鲁木齐火车站进行炸弹袭击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发起“反恐人民战争”。这起火车站炸弹袭击事件恰逢当时习近平访问新疆的最后一天。

“筑起铜墙铁壁、构建天罗地网,” 习近平指示道。“必须把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作为当前斗争的重点。”

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拘留行动具体是何时开始尚不清楚,不过根据被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显示。自陈全国在2016年8月接任新疆党委书记后,他敦促当地官员对维吾尔人“应收尽收”,拘留营规模迅速扩大。2017年,随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的实施,拘留营规模进一步加速扩大。

据这些文件显示,2017年其中仅一周就有1.5万人被关入再教育营。路透社2018年11月报道称,据卫星图像显示,“在2017年4月至2018年8月期间,39个营地的规模几乎是之前的三倍。”

如“揭谎频道”之前报道过的那样,人权组织、智库和媒体的相关研究和报告以及被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显示,中国政府建造了巨大规模的拘留营系统,并关押了估计100万穆斯林,其中大多数是维吾尔人。中国政府称这些拘留营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未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则受到密集监视、政治灌输、强制文化同化、宗教限制、强迫劳动和强制绝育等。

据部分逃离中国的拘留营亲历者描述,他们在拘留营中被迫放弃伊斯兰教并高唱中国共产党颂歌,遭受恶劣的生活条件并受到刑讯。有女性拘留营亲历者表示,她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到了性虐待,甚至是强奸。

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组织等人权组织已将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行为认定为“反人类罪”。

美国国务院以及加拿大、荷兰、英国和立陶宛的议会将北京在新疆的行为定性为“种族灭绝”。

中国政府一再否认所有关于其在新疆侵犯人权的指控,并谴责这些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基于虚假信息”。北京也至今未答应接受任何国际组织对新疆进行独立、透明的调查。

今年5月,德国新闻杂志《明镜》(Der Spiegel)周刊驻北京记者格奥尔格·法里昂(Georg Fahrion)走访了新疆。

“即使我们亲眼观察到一些东西,我们也不能确定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他写道。“人们不能自由说话,国家控制无处不在。”

法里昂和他的同事也到访喀什。他回忆说,《明镜》周刊上一次访问新疆是在2018年,当时的同事们将喀什描述为像是“战后巴格达”和“一个看似被围困的地区”,“到处都是身穿防弹衣的博物馆警卫和强横的警察。”

三年后,法里昂在这次访问中观察道,喀什的情况已“不再是这样”。

“压制方式已发生改变,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看来中国领导人认为他们已经打垮所有反抗,因此可以把事情放松了,” 他写道。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