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俄无意参加七国集团 阿富汗会议 ,选择壁上观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七国集团有的领导人希望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参加阿富汗问题外长会议,但北京和莫斯科都表示没有多大兴趣。分析人士说,中国和俄罗斯在阿富汗事务中都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中俄积极参与,能够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后的阿富汗的治理中发挥作用。

2021 年 8 月 31 日,在美军撤离阿富汗喀布尔的第二天,塔利班部队在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的入口处站岗。

七国集团有的领导人希望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参加阿富汗问题外长会议,但北京和莫斯科都表示没有多大兴趣。分析人士说,中国和俄罗斯在阿富汗事务中都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中俄积极参与,能够在塔利班重新掌权后的阿富汗的治理中发挥作用。

本星期早些时候,日本多家媒体和俄罗斯“塔斯社”(TASS)报道说,日本外相茂木敏充(Toshimitsu Motegi)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时透露,七国集团外长即将举行的阿富汗局势会议,应该邀请中国和俄罗斯参加。

不过,塔斯社星期二(9月7日)报道说,莫斯科不会参加可能在本周举行的阿富汗问题外长会议。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称,俄罗斯对关于俄罗斯和中国是否参加七国集团阿富汗问题会议并不了解。但是她承认,莫斯科已经收到巴黎和柏林关于就此问题可能举行会议的信号,但是没有讨论过以七国集团的形式举行这次会议。

与此同时,在中国外交部9月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王文斌被《南华早报》记者问到中方是否会参加此次会议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最近国际上涉阿富汗问题的多边会议和倡议很多,应加强协调,注重实效,不能为开会而开会,更不能借开会来甩锅推责。中方注意到美方上述提议,也注意到有人讲这是七国集团相关会议。”

七国集团在阿富汗面临困境

自从阿富汗危机爆发以来,七国集团已经召开了一系列各个层级的会议,以应对阿富汗的局势。早在8月中旬,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曾以七国集团外交和发展部长会议主席的身份,就阿富汗日益恶化的局势发表了声明。

美国总统拜登更是于8月24日在七国集团和其他世界领导人的紧急会议上发表了讲话。拜登告诉七国集团的领导人,阿富汗撤军行动将在8月31日的最后期限前完成。

这次原定于最早9月8日举行的七国集团外长会议,希望将北京和莫斯科包括进来,七国集团在阿富汗面临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外交和安全专家表示,美国和七国集团伙伴们的当务之急,是确保那些想离开阿富汗的外国人及其阿富汗合作伙伴们的安全撤离。

华盛顿非党派、非盈利研究机构“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保罗·桑德斯(Paul Saunders)认为,对于美国和其它七国集团的几个成员来说,当前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是确保所有想离开阿富汗的人,都能在不受塔利班干涉的情况下安全地撤离阿富汗。此外,阿富汗的人道主义援助和反恐问题也是需要七国集团国家密切关注的问题。

“这包括美国和七国集团国家的公民,以及曾协助美国和北约军队和援助机构、曾经为美国或七国集团的公司、承包商或者新闻机构工作,或者在塔利班统治下可能易受伤害的阿富汗国民,例如受过教育的职业妇女,” 桑德斯说。

军事与安全专家、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魏茨(Richard Weitz)博士则指出,美国和七国集团成员国还希望通过国际合作,防止塔利班再次支持国际恐怖主义,并且确保塔利班能够实行较温和的国内政策。

北京和莫斯科在阿富汗局势中的重要性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强调,莫斯科和北京的代表能够参加这次讨论阿富汗局势的会议非常重要;因为北京和莫斯科“对阿富汗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美国的外交和安全专家也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和莫斯科的确在阿富汗事务中具有相当程度的影响力,而且能够在美国撤军、塔利班重新掌权后的对阿富汗的治理中发挥作用。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说:“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力可能大于七国集团的成员国,因为中俄两国在喀布尔仍有正常运作的大使馆,以及保持与塔利班的其它接触。”

国家利益中心的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则认为,中国和俄罗斯可以协助、支持或者阻碍美国和七国集团的撤离、人道主义援助和反恐的努力。中俄两国在阿富汗也有其自身的利益和影响力。“这样的探索性外交(exploratory diplomacy)是有道理的”。

“虽然北京或莫斯科不愿意合作,公开的努力也将向其它国家的政府表明:七国集团领导人曾经试图采取合作的方式,但是中国或者俄罗斯拒绝了,” 桑德斯说。

中俄是否会被七国集团接纳?

众所周知,俄罗斯曾一度于1997年正式加入七国集团,使得七国集团成为“八国集团”。俄罗斯在2014 年占领并吞并乌克兰的自治共和国克里米亚引发国际危机之后,七国集团将俄罗斯清除了出去。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特朗普曾经提出过让俄罗斯重返七国集团的可能性。也有一些其它的国际舆论建议,应该将扩大七国集团的范围,将北京和莫斯科包括在内。随着阿富汗危机的爆发,又有分析人士重提七国集团重新接纳俄罗斯,甚至将中国也吸收进去的可能性。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认为,七国集团让俄罗斯重新进入和将中国也包括进去的可能性很小。

外交政策专家桑德斯对美国之音表示,七国集团不太可能扩大,将中国或俄罗斯包括进来;因为七国集团的起源,是一个主要由民主国家和具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组成的集团,而这是七国集团的决定性特征之一。

“在莫斯科(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之后,现有的七国集团成员将俄罗斯驱逐出该组织,如果莫斯科不把克里米亚交还给乌克兰,并解决七国集团对俄罗斯治理克里米亚的担忧,就不能邀请俄罗斯回来。与此同时,俄罗斯官员曾经表示拒绝重新加入该机构,”桑德斯说。

哈德逊研究所的魏茨博士也认为,七国集团不可能将北京和莫斯科吸收进去。“因为它们都不是民主国家,而七国集团的各成员国也将会反对它们成为七国集团的成员”。

桑德斯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否被吸收到七国集团之内,其实意义并不是很大。因为,全球主要经济体组成的20国集团(G20)已经包括了中国和俄罗斯;所以“一个包括7国集团成员和中俄两国的集团已经存在了”。

“再者,北京和莫斯科对发展金砖五国集团(BRICS)(包括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的重视程度,远远高于中俄两国与七国集团的合作,” 桑德斯说。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