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巴黎恐袭案世纪庭审:第一天开庭以后

滚动 国际

圣丹尼和巴黎的袭击事件造成130人死亡,400多人受伤,6年后,本周三(9月8日)在巴黎对11月13日的恐怖袭击事件进行了审判。而这一庭审的标志是恐怖袭击巴黎的唯一恐怖分子幸存者的第一句话拉开了漫长庭审序幕。

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Salah Abdeslam2021年9月8日出庭庭上素描图

据本台特派记者记者庭审现场报道说:”听证会已经开始,请大家入座。现在是下午1点17分。由于技术问题推迟了四分之三小时,11月13日袭击案的审判终于在巴黎开庭。在巨大的浅色木质房间里,喧闹声已经平息。每个人都已经入座,身穿黑色律师袍的律师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座椅。在这头两天专门讨论程序性手续的时间里,大多数民事当事人都希望由其律师代理出庭。但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是选择了到庭。多米尼克-基勒莫埃就是其中之一。她是在La Belle Equipe被射杀身亡的David Muñoz的母亲,也是13onze15协会的副主席。对这次审判,她期待着获得 “最大程度的真相”。

有一百四十一家媒体被授权报道该审判,但只有随机挑选的24名记者能够坐在主厅里。其他的人都分散在13个现场转播室里,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几台摄像机。其他地方不允许拍摄。审判由国家档案馆记录,但不得公布任何图像。然而,由于采用了创新的网络广播系统,没有到场的民事当事人也可以关注审判情况。

在未来庭审9个月的时间里,特别巡回法庭将沉浸聚焦那个恐怖的夜晚,当时在巴黎北郊圣丹尼和巴黎发生的三起几乎同时发生的恐怖袭击造成130人死亡,400多人受伤。庭审将不得不剖析事实,剖析之前和之后的几个月,以确定20名被告中每个人的责任。

但就目前而言,裁判官让-路易-佩里耶斯(Jean-Louis Périès)是这次历史性审判的庭长,他开始传唤各方。在口译员之后,轮到了被告人。被告席里有11人,外面有3人,按姓名字母顺序坐着。其他六人将接受缺席审判,他们被推定在叙利亚死亡或因另一案件而被拘留。

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Salah Abdeslam,半长的头发和黑色T恤,是第一个被提问的人。他会说话吗?在庭审转播室里,一百多名记者正紧盯六个屏幕上观看拍卖过程,每个人都在屏住呼吸。几分钟前,当被告入座时,他们聚集在唯一显示被告席的屏幕前,试图分辨出口罩后面的脸。

恐袭圣丹尼和巴黎的突击队的唯一幸存者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现在站了起来。他走到麦克风前,摘下口罩,露出满脸的胡须和修剪得很整齐的小胡子,并宣称:”首先,我想证明,除了真主,没有别的神,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信使。”

听众席上响起一阵嘘声。法庭庭长似乎并不为之所动,但说,”好吧。我们将有机会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然后,在被问及他的职业时,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回答说:”我离开了我的职业,成为伊斯兰国的一名战斗人员。” 庭长Jean-Louis Périès说:”我已经记下了这一履历”。在转播室里,对庭长的回应发出笑声,记者想其他被告人则可能也会毫不退缩地宣布自己的身份。

这次审判的组织者希望对野蛮行为作出民主回应。在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的简短介绍中,巡回审判特别法庭庭长提醒我们:如果这次审判被正确地认为是历史性的和非同寻常的,重要的恰恰是对规范、刑事诉讼和每个人的权利的尊重。据律师总代表尼古拉-布拉康奈(Nicolas Braconnay)说,”我们很清楚,在听证会的前几天进行这种技术性的、乏味的辩论,在一些观察家看来会与时代脱节。但为了进行冷静的辩论,这是必要的”。

庭审随后要一一宣叫代表受害提告的诉讼者名字,他们是法兰西体育场、露台和巴塔克兰等处遭受恐怖袭击事的直接受害者,控告人目前已经有近1800人。

当开庭第一次暂停时,其中一些人离开了法庭。记者们立即涌向那几个戴着绿色徽章的人,这是他们愿意与媒体交谈的标志。反应不同。对于萨拉赫-阿卜杜勒的言论,巴黎赋予生命协会主席阿瑟-德努沃更倾向于保留让-路易-佩里埃的言论。”我相信,这是我们今天必须有的真正的民主信息。否则我们将花九个月的时间来评论那些不太清醒的家伙的句子讲不全的话。”  帕特里克-贾丁(Patrick Jardin)的女儿纳塔莉(Nathalie)在巴塔克兰(Bataclan)被杀害,他对此事表示了冷冷的愤怒。他说很难接受这种要求进行有尊严的审判的呼吁。”有尊严是什么意思?判30年是有尊严的?我要在悲伤里度过余生。”

在法兰西体育场遭恐怖袭击枪击打伤的凯瑟琳-奥森叙述了她的愤怒。虽然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的讲话,”如同昙花一现般迅速没了”,但并没有让她感到惊讶。”这与这个人是一致的,” 她说但至少她终于看到了他,听到了他的声音。“我们对这些人不抱任何期望。”多米尼克-基勒莫埃肯定地说,“我们不想亏欠遗憾。” 作为一个受害者的母亲,她承认自己受到了伤害。但作为一个受害者组成的协会的副主席,她说,”我对这些冷眼相待”。

在被指控向法-比两国反恐调查提供假证词的法里德-卡尔哈奇报告身体不适后,听证会再次暂停。

据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在法庭抱怨,”他被像狗一样对待了6年”。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还说,”如果我不抱怨,那是因为我知道死后,我们会复活。”法庭庭长打断了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的话,并说 “这不是一个教会法庭,而是一个民主法庭。”

昨天下午,民事诉讼当事人的宣报到庭程序重新开始。该程序应当在今天周四结束。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