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区议员周五起分批宣誓,“追薪”威胁下民主派恐慌性辞职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香港民主派占绝对主导的现届区议会在2019年的反修例抗争期间选出。过去两年,尤其在2020年6月底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生效后,香港政府修例引入区议员宣誓制度,并对外“放风”说会向不符宣誓资格的区议员追讨薪酬,引发共有479名区议员中的超过200人辞职。本周,港府落实区议员宣誓,剩下的211名区议员9月10日起将分批宣誓。拒绝出席宣誓的将丧失议员资格。

2019年6月23日的香港特区政府总部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民主派占绝对主导的现届区议会在2019年的反修例抗争期间选出。过去两年,尤其在2020年6月底中共强推的“港版国安法”生效后,香港政府修例引入区议员宣誓制度,并对外“放风”说会向不符宣誓资格的区议员追讨薪酬,引发共有479名区议员中的超过200人辞职。本周,港府落实区议员宣誓,剩下的211名区议员9月10日起将分批宣誓。拒绝出席宣誓的将丧失议员资格。

2021年5月,亲北京建制派主导的香港立法会通过修例,把区议员明确纳入“公职人员”行列,必须依法宣誓拥护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区。若区议员的作为违反宣誓规定,将被剥夺议席。

时隔三个多月,紧随北京指挥棒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二(9月7日)出席行政会议前宣布,会向211名区议员致函,周五起分4批宣誓。

林郑月娥说,宣誓具法律约束力,区议员必须真诚、庄重,若拒绝出席会丧失议员资格。监誓人也会审视宣誓是否有效,最快即日公布结果。而不被信纳的宣誓会给予申述机会,再由监誓人作出判断,有需要时监誓人可以征求进一步的法律意见。

宣誓无效即丧失资格

被指定为监誓人的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在被媒体问到如果区议员宣誓无效,是否会被追回薪酬时,徐英伟说,所有区议员酬金安排是按照《酬津指引》处理,通常民政事务总署会在议员丧失资格当日起,立即停止发放酬金、津贴及开支偿还款项,如果过往有不符合《酬津指引》或与区议会工作无关的开支,也不会获偿还。

徐英伟还说:“当中如果任何人涉嫌违法,有需要(当局)会把个案转介跟进。”

综合政府消息,香港政府将会根据“负面清单”判断区议员宣誓是否有效。纳入 “负面清单”的行为包括曾支持外国对香港实施制裁、参与2020年反对派初选,或借出议员办事处作票站、签署抗争派立场书,扬言瘫痪当局施政,以及在公众场合展示“港独”标语。

此前,港府多次表示会尽快落实宣誓安排,却迟迟没有时间表,剥夺议员资格的具体安排也不清晰,引起不少揣测。

以薪津追讨为例,2021年7月,媒体曾援引政府消息说,不符宣誓资格的区议员会被追讨上任期一年半的薪酬。消息称,相关区议员会直接收到被取消资格的信件,详细列出丧失议员资格的原因及行为;若在政府去信前没有辞职的话,将被追讨超过100万港元。后来消息人士又“放风”说,考虑到大批区议员辞职及立法会议员失去议席的追薪案例,设有和解机制,倾向由2021年5月起追薪,只涉及十几万港元。

在消息人士连番“放风”下,香港479名区议员中超过一半的260名区议员已辞职。

香港岛4个区议会的区议员将率先于9月10日宣誓。由于大部分区议员已辞职,目前只剩下25人。辞任南区区议员的民主党主席罗健熙9月7日在记者会上批评政府的安排与传闻有出入,政府却一直没有澄清。他承认,之前的传闻对他辞职的决定有影响。

罗健熙说:“有一段时间有很多不同风声,又说政府会先出信,要回答问题,才决定是否邀请区议员宣誓,以至会否追讨薪酬。这种不确定,不知道它到底想怎样,对我是有影响的。我也说清楚了,我(辞职)是因为这些不确定性,我希望我的工作可以有确定性。”

他说,民主党区议员会自行按照个人情况决定是否宣誓。

民主党议员责政府“卑鄙”

民主党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对美国之音表示,为了履行服务选民的承诺,他决定宣誓,但他谴责一连串的“放风”行为。他认为政府没有公开说明,应是责无旁贷。

袁海文说:“‘放假风’的问题政府有很大责任,也是很卑鄙的。法例早在5月已经通过,7月的时候容忍这些风声不断发酵。政府公布的宣誓过程和追讨薪酬细节和传闻完全不同。之前的讲法是政府会先发信要求解释,然后才宣誓。监誓人也没有权力去决定谁能宣誓谁不能宣誓。政府却一直容忍这些风声发酵,而不作澄清。”

因民主派为立法会选举举行初选涉嫌违反国安法、正获准保释的湾仔区议会主席杨雪盈及南区区议员彭卓棋,都获得邀请宣誓。

根据区议员收到的宣誓仪式邀请函,附上三款不同的誓言包括宗教式誓言,区议员要回覆会用哪一款及哪种语言宣誓。宣誓须知指明,区议员必须准时出席,不得携带主办单位认为可能影响仪式进行的物品,包括扩音器、雨伞、头盔、防毒面具、旗帜或横额等。

穿着也有要求,衣服上不可展示政治标志、口号等,有商业性质广告也不允许,短裤、背心、运动装都不可以。

南区区议会副主席司马文是唯一一名以英文为母语的区议员。他向香港24小时电视新闻now新闻表示,自己会宣誓。

司马文:“我觉得宣誓是不必要的,因为我们参选的时候已经承诺过,不过我已经看过誓词,当中没有我不认同的部分,所有内容都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我会拥护基本法、尽忠职守、遵守法律,都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所以我看不见为何要不宣誓。”

学者料大规模剥夺资格机会不大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向美国之音分析说,有理由相信,在区议员宣誓问题上,港府是故意放风。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郑宇硕提供)

郑宇硕说:“我相信是故意这样做的。现在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例子,透过‘放风’, 透过亲北京媒体的讯息,透过亲北京统一战线人士的谈话,对所谓民主派政党和议员施加压力。就是说,这个所谓‘吹风’ 其实是政府手上有一把刀。这把刀可以用可以不用。要是很多人已经辞职,这把刀就可以不用。”

他相信,港府透过宣誓大规模剥夺区议员资格的可能性不大。

郑宇硕说:“也因为所谓触犯了红线的区议员大部分已经辞职。最主要的考量是,当局期望有所谓温和的民主派,尤其是民主党,容许他们去参加即将举行的立法会选举。”

2019年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在反修例风波持续的影响下,投票率超过70%,创历史新高,逾294万人投票,民主派大胜,取得八成半的380多个议席。全香港18个区议会中,民主派在其中的17个取得压倒优势。

随后两年,香港政局出现剧变。学者郑宇硕相信,北京将重新评估区议会的作用。

郑宇硕说:“基本的考量就是(亲北京阵营)能否掌握区议会的多数,不能让民主运动和民主派政党在区议会发挥有力的制衡作用。虽然有200多个民主派区议员辞职了,但是因为上次区议会选举亲北京阵营的席位的确太少,很多区议会依然不能掌握优势。立法会的选举制度已经是所谓‘完善’了。区议会的组成方法当然也很有可能改变。”

料北京重新界定区议会角色

为了刺激经济,近期香港政府推出了消费券计划,合资格的香港市民在成功登记后,每人可获得5000港元电子消费券。由于主要采取电子登记形式, 不少长者遇到困难。

澳门大学政府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余永逸对美国之音表示,亲北京阵营的区议员似乎并没有把握这次机会。

余永逸说:“如果亲北京阵营希望重夺区议会,他们应该很着力去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包括帮助老人或有需要人士去申请消费券。可能他们某程度上是在‘躺平’。‘躺平’也就是什么也不干。对于亲北京阵营来说,这在政治上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不明白亲北京阵营为何没有大力提供这方面的服务。”

余永逸认为,香港原有的政治体制已经瓦解。区议会的存在价值也今非昔比。

余永逸说:“区议会在立法会功能组别丧失了议席。在选举委员会,区议会也丧失了议席。这发放了一个重要讯号:(香港的宪制)已不需要区议会,尤其长远来说,选举制度不会包含区议会。似乎(北京)并未打算由爱国爱港人士主导区议会,甚至不打算‘重夺’区议会,而是放弃了区议会。政府也没有就区议员出缺进行补选。这是否反映政府也不打算让区议会扮演重要宪制角色,甚至将来可能会放弃区议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