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强制接种新冠疫苗恶象丛生 防疫竟成为侵权利器?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截至2021年9月9日,全球新冠病毒累计确诊病例已破2.2亿例,累计死亡病例已破460万例。疫情仍在肆虐,自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注射疫苗成为除防护外最有效的对抗疫情的方式。然而有些地方却因疫苗而出现矛盾,有人争抢连夜排队注射,有人却为拒打疫苗绝食抗议。

截至2021年9月9日,全球新冠病毒累计确诊病例已破2.2亿例,累计死亡病例已破460万例。疫情仍在肆虐,自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注射疫苗成为除防护外最有效的对抗疫情的方式。然而有些地方却因疫苗而出现矛盾,有人争抢连夜排队注射,有人却为拒打疫苗绝食抗议。

全球多地出现强制打疫苗现象

在法国、意大利、希腊等地,医院、养老院或疗养院的所有员工必须接种疫苗;加拿大要求所有公务员、商业航班、省际列车的乘客必须接种;美国则要求所有联邦雇员及在联邦政府所辖办公场所工作的员工必须接种新冠疫苗。除国家的要求外,许多企业为安全考虑,均要求员工注射疫苗,如谷歌、微软、福特、脸书等数十家超大公司,要求全部或部分员工打疫苗。

美国曾有多名雇员因拒打疫苗而遭解雇,如休斯顿卫理公会医院系统解雇了153名拒绝接种疫苗的工作人员,一些被解雇者因此提起诉讼但被驳回,法官称,“这是为了让员工、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更安全,而做出的选择”。因此在美国,只要不违反相关法案的合理便利条款,企业就有权要求所有实际进入工作场所的员工接种冠状病毒疫苗。

上述情况均属于在不影响其他人的情况下,人民有权利选择是否接种疫苗。拒绝接种疫苗的人需要为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负责,因此政府有权利拒绝这些人进入学校、机场、餐厅等地。他们可以选择待在家里等待疫情好转,或前往没有接种要求的场所。但在中国,相同情况下的人民却遭到不同的待遇。

张建平因遭强制打疫苗绝食抗议

自疫苗研制完成后,中国大陆一度爆发了以钱财诱惑群众打疫苗及强迫群众打疫苗的恶象。据多家媒体收到的举报信显示,中共“依法治国”的口号再次成为泡影,公民的合法权益再次被践踏,人权民主亦再次被一点点蚕食。

2021年8月31日,湖南张家界市民张建平因坚决抵制地方领导干部强制打疫苗而被逮捕。当日社区书记张松带人强行闯入张建平家中询问其为何不打疫苗。张建平告诉他们,这是国家二类疫苗,教育部和卫健委都发文说不强制打,在知情自愿和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打,“我不知情,不自愿,不同意,因此我不打”。

随后张建平被强制带到派出所,双方僵持至当日下午5时,警方突然将其带往医院,在张建中完全被压制的情况下给他注射了疫苗。期间张建平告诉医生说自己有心脏病,要求检测,但对方并未在意。事后,张建平透露,有人在他被控制期间登录他的微信号,在相关微信群内发了他打疫苗的信息,张建平怀疑是警方所为。

9月2日,张建平在朋友圈发出绝食抗议:我被暴力强制注射新冠疫苗,为表示抗议,已绝食第三天。

第一、假如以后我去世,我要求坚决对我的遗体进行专业的医疗机构的检测!看我遗体的疫苗抗体的成分是多少。我要求我的检测报告不做虚假的,要完全公开!

第二、我的遗体不捐赠,所有的都不捐赠,任何人签字捐赠遗体,我本人张建平不认同,不同意!

第三、假如以后有捐款,张建平再次声明,所有的捐款我郑重承诺拿出来用做民间研究新冠的基金!

但当日中午,张建平发出的朋友圈及两个视频均遭删除,张建平的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暂无新的消息传出,有网友担心他已遭非法控制,呼吁各界关注张建平境况。

陈剑雄11岁孩子遭强制接种疫苗

9月7日,湖北赤壁陈剑雄发消息求助称,自己11岁的儿子在监护人完全不知情的境况下被强制接种了疫苗,“昨天和我儿子班主任老师联系才知道,老师要我儿子去接种疫苗,说第一针八月份已经打了,要继续接种第二针!非常惊讶!” 陈剑雄称,“我父亲他也不知道。我是孩子的法定监护人,居然在我不知情、我父亲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儿子带走打了第一针疫苗。”

此外,陈剑雄还透露自己七十多岁的母亲也在同样的情况下被注射了疫苗,“已经报警了,疫苗接种国家各部门已经都有明文规定,要在遵循知情自愿不得强制的情况下接受接种疫苗,我儿子未成年,这首先就严重侵犯到了我作为法定监护人的合法权益。”

接警转到辖区派出所,警官却回复这事不好处理,是否构成违法他也不知道。陈剑雄要求出警,对方则表示需要请示领导。目前陈剑雄仍未得到合理的解释,他发文呼吁大家关注扩散声援,“帮我要个公道”。9月8日,陈剑雄再次发出消息称,“我正在找各相关部门的路上,接到社区书记电话,态度蛮横感觉连起码的法律意识都不懂,我也无意和他多说了”。

11岁的孩子和70岁的老人被强制接种了疫苗,其家属竟然连个合理的解释都无法得到,这就是当局引以为傲的法制吗?

防疫竟成为侵权的武器

中国人民无法信任中国疫苗的安全性是有源头可循的,比如2010年轰动全国的山西疫苗案,近百孩子打完疫苗后因不明病因致死致残,受害者多次维权均被打压,甚至有记者因写了一篇相关报道而遭解雇。种种实例将中国疫苗混乱的管理和腐败的政府展示在群众面前,因为受到伤害,所以不敢信任。

2021年4月,中国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副司长米锋在记者会上承认,“近期个别地方在疫苗接种工作中出现了简单化,甚至一刀切的情况,强制要求全员接种。”他强调,“这种做法必须坚决予以纠正。”

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副局长吴良亦表示,“新冠疫苗接种工作中要坚持应接尽接和自愿的原则相结合。在充分告知的基础上,引导并鼓励群众积极接种、主动接种,切实提高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但在手无寸铁的老百姓面前,为了完成业绩,地方官员们仍肆意强迫人民接种疫苗。中央强调的自愿只存在于记者发布会和新闻通稿内,除了喊口号及粉饰太平,相关部门并未对此进行严格的监控。曾有民生观察的记者将此形容为,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中国一切写在纸面的所谓保护公民权利的法制条规,都不能成为公权力遵行的准则。

一场疫情成为无数人的噩梦,带走了无数光鲜生命。而疫情防控下看似为国为民的政策却成为剥夺百姓权利的另一个噩梦。有网友质问,前有维权失败的疫苗受害者,后有豺狼绑人打疫苗,一边喊着不强迫,一边漠视当地官员逼迫人民,“一个前后不一的政府如何立于天地?如何博得公众的信任?”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