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贝佐斯被捕?美国会听证会上有人如此类比香港的现实

滚动 军事

过去一年,香港新闻自由、法治和公民社会的急剧崩溃、中国对私企和外资的收紧控制都给美中关系带来多重新的风险。

2020年7月1日在香港举行的中国国旗及香港区旗升旗仪式

过去一年,香港新闻自由、法治和公民社会的急剧崩溃、中国对私企和外资的收紧控制都给美中关系带来多重新的风险。多位人权活动人士和律师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呼吁,为香港人提供方便高效的移民通道,同时美国政府要加强对中国公司的审查,提高在美国上市的门槛,扩展新工具来强化高科技出口管制。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带上警方安排的汽车(路透社)

9月8日,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及其三名委员会成员被警方逮捕。该团体拒绝提供有关其活动和财政资源的执法信息,被视为违反港区国安法第 43 条。

“我想同香港人讲,要继续抗争。不要屈服于无理强权之下,不要屈服于每日要讲大话(假话)、卑躬屈膝的生活。尽可能在自己的空间下,顺从自己的良知而活。”邹幸彤被捕前对香港媒体留下寄语。

在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同天举办的讨论美中关系新风险的听证会上,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代理副部长和常务副部长佩尔捷(Jeremy Pelter)谴责北京的技术偷窃和在香港、新疆的人权侵犯,“中国寻求用美国技术发展军事现代化,比如军民融合、创建非法采购网络和偷窃知识产权。中国也在用镇压运动、大规模逮捕和高科技监控来侵犯人权,对付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及其它新疆穆斯林少数族群。”

佩尔捷透露,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的实体清单(Entity List)上目前大约有420个中国实体,大多和“推定拒绝”(Presumption of Denial)的审批政策相关。军事终端用户清单 (Military End-User List)上则包含73家中国实体。在2021年,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向实体名单新加入7家中国超级计算实体,14家涉及新疆人权侵犯的中国实体以及5家试图获取美国技术并用于发展解放军等军事用途的中国实体。

今年七月,工业与安全局还动员学术界举办讨论会(China Academia Conference),协助美国大学更好地遵循出口管制条例(EAR),及时发现并遏制中国人员的不法行为。佩尔捷表示,美国正在与盟友协商合作,设计新的多边出口管制方案。

香港民主委员会总监朱牧民(Samuel Chu)(中)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批评北京制造的白色恐怖(视频截图)

香港民主委员会总监朱牧民(Samuel Chu)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批评北京制造的白色恐怖,“对我本人和很多香港人来说,香港的公民社会是个人化、时代性的,这是我们记录时间流逝和历史的方式……如果我们改变这一点,就不再是自己。我们还没有放弃,希望全世界也不要放弃。”

在北京与日俱增的政治压力下,香港本地最大的工会“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和主要民主联盟“民间人权阵线”等历史悠久的组织,最近宣布解散。

美国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退休教授戴大为(Michael C. Davis)忧心忡忡地说,“我们在朝这个方向前进。有人说香港会变为另一个大陆城市,我认为会更糟,因为香港有更多反对派。香港也许会成为下一个西藏或者新疆。”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负责中国、香港与台湾事务的资深研究分析师达特(Angeli Datt)则以美国社会做类比,阐述香港媒体和言论自由的急剧退化,“不过才一年,《华盛顿邮报》关闭并删除网上文章;贝佐斯(Jeff Bezos)被捕,华邮的执行团队和高级新闻职员都锒铛入狱;Buzzfeed的人害怕被捕而删除所有评论文章。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拿下了一年前的内容和受欢迎的节目,记者收到起诉威胁。北京一直在拆毁香港人过去的自由社会,这就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国际律师:美国应加强审查VIE结构的中企

今年八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加里·詹斯勒(Gary Gensler)公开警告说,许多投资者不了解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票的风险,“如果中国运营公司的审计师在未来三年内不公开他们的账簿和记录,无论是在开曼群岛或中国注册的公司将无法在美国上市。”

詹斯勒表示,他已要求SEC人员停止处理中国大陆企业通过“空壳公司”在美国IPO的注册。部分中国营运公司透过“空壳公司”(VIE, 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上市。

过去二十年来,空壳公司允许海外投资者入股中国企业的境外控股公司,通常在开曼群岛等地注册,依靠协议来控制(但不拥有)实际经营业务的中国企业。这种结构允许中国公司在境外注册并在美国或香港上市,帮助中国吸引外资,也致使外国投资者缺少话语权和控制权。

“VIE结构的一个特点就是外商独资企业(WFOE,Wholly Foreign-Owned Enterprise)的拥有者没有什么话语权……很有可能退市之后,中国所有者不会支付美国投资人任何金额,这也是可以想象的。这种外商独资企业的结构给予美国投资者很少的权利和保护。” 曾在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工作多年、现服务于King & Spalding LLP律所的律师达斯(Shaswat K.Das)在会上举例说,2016年奇虎360科技公司私有化交易估值大约在93亿美元(约合595亿元人民币),尽管只有21%的少数股东支持这一交易,但中国创始人持有的股票代表着约61%的投票权。

“尽管几率貌似很小,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他们有一天可能会直接使空壳公司(VIE)作废,留给美国投资者一个空袋子。”

达斯推测说,考虑到这样做会两败俱伤,中国政府更有可能会要求拥有一定个人用户数据的海外上市公司接受网络安全审核。他呼吁美国尽快执行“外国公司问责法案”(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推动中国公司遵循美国的审计规则,公开透明地披露财务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