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的剧变时代下 80后邹幸彤面对强权无畏抗争

滚动 推荐 港澳台

香港警务处的国安处8月25日引用国安法,以怀疑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为由,要求支联会7名常委于9月7日前,提供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及职员的个人资料。9月7日,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人到警察总部递交信件,表态拒绝按照国安处要求提交资料。8日,邹幸彤及3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遭到警方逮捕。

香港警务处的国安处8月25日引用国安法,以怀疑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为由,要求支联会7名常委于9月7日前,提供该组织成立以来所有成员及职员的个人资料。9月7日,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等人到警察总部递交信件,表态拒绝按照国安处要求提交资料。8日,邹幸彤及3名常委梁锦威、邓岳君、陈多伟遭到警方逮捕。

邹幸彤被捕前正于网络直播,其指警员不断按门铃及尝试撞破大门密码,之后她被从身后扣上手铐,押上警方车辆带走。

被捕时的邹幸彤,身穿黑色上衣,衣服上印着的“真相”二字,尤为显眼。

邹幸彤曾说:“如果我们没有人准备为自由而死,那我们所有人都会在暴政中灭亡。反抗,是不得已而为之,更是唯一的生路。”

无惧被捕 盼香港人继续抗争

自香港2019年反送中抗争运动之后,北京当局公布港版国安法,香港政治形势急转直下,大批民主派人士和抗争者被捕。或许是亲历了这两年来香港社会的“剧变”、深谙自己终将被捕的前景,邹幸彤7日对港人喊话:“我想同你们讲,要继续抗争,不要屈服于无理强权之下,不要屈服于每日要讲假话、卑躬屈膝的生活。尽可能在自己的空间下,顺从自己的良知而活。”她也提醒港人:“即使放弃抗争,不见得政权就会放过你,一些已解散的团体仍然被穷追猛打,唯一能依靠的是自己的力量和外界的关注,继续做对的事。”

80后的邹幸彤是香港传统名校生,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现职大律师,政治启蒙源于六四。现年37岁的邹幸彤属于支联会的年轻一辈,于2016年成为支联会常委,着力关注中国人权事务,她曾忆述当初加入支联会的原因,很简单,“关心中国,只是想做些有意义的事”。

六四32周年,支联会多位元老身陷牢狱。在风高浪急的政治环境下,邹幸彤勇敢地站到了抗争前线,成为支联会“首席发言人”。在香港当局禁止举办六四悼念活动的勒令下,邹幸彤仍坚持以个人名义发出呼吁:“6月4日8点钟,我仍会去守这已有32年的约定,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政府能禁止一个场地里的聚集,不能禁止香港每个角落亮起烛光。”她希望每人一分力,在严寒中守住这烛光,守住良知的底线,守住仅余的自由。

也因此,邹幸彤在6月3日被警方以涉嫌宣传未经批准集结为由拘捕。邹幸彤说自己很明白,当局以言入罪是怕她说这些话,但她会“坚持说话的岗位,直至(当局)令我不能说话为止”。

6月5日获得保释后的邹幸彤,再于6月30日、七一前夕被撤销保释,还押,并遭指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但是,关押中的邹幸彤7月9日依旧发文,呼吁不要忘记六年前发生的709律师大抓捕事件。

男友:她无比坚定而纯粹

邹幸彤被捕,其男友、中国大陆维权人士野渡称“这是预料之中的事”。今年5月底,邹幸彤在接受BBC采访时也曾表示:“我自己有心理准备会被捕的,这就是现在香港的常态。在专政之下争取民主,被捕是无法避免的。要来就来吧,为争取民主,牺牲是值得的。”

野渡形容邹幸彤是一个无比坚定而又纯粹的人,对方难以忍受香港崩坏到今天如此境地,所以选择坚守与坚持。他说,无论邹幸彤决定做甚么事,都一定会全力配合及支持。野渡指:“自由之花从来不会是在忍让与怯懦中得到,而是在无数志士的鲜血中盛放。只有在最黑的夜中,光明才如此耀眼。”

7月13日,邹幸彤于被还柙期间,野渡通过公开信向其求婚。7月18日,邹幸彤在给野渡的回信中答应了对方求婚。她认为,男友挑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死忌求婚,猜想野渡是“希望先生(刘晓波)的生命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让这个日子“不仅代表死亡,更是代表新生”。 邹幸彤认为在现时政治环境下,他们日后的路绝对不会好走,不仅将面对漫长的分别和牢狱,即使是离开了小监狱,两人的对话也恐怕都不会再有私隐,但她说“只要我们仍坚持做真实的自己”。野渡亦响应邹幸彤,有信心以两人的信念与坚守,必然可以面对考验。

支联会解散与否当局无权决定”

邹幸彤8日的再次被捕,意味着支联会所有副主席以上的带头人以及大部分常委都被捕,事件亦令不少民主人士慨叹:“这个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运作了二十多年的支联会在当局如此疯狂的打压下,变为群龙无首”。

时评人长平写道:“香港法治一夜之间从全球模范堕落到黑暗无边。在如此肃杀的香港当下,没有想到支联会还能如此悲壮地谢幕。为了保护中国民运组织及个人,以及其他公民社会组织、智库、基金等,香港支联会拒绝警方无理索取资料的要求,再次受难,可钦可佩,可歌可泣!”

根据警方国安处的要求,支联会7位常委须在9月7前提交支联会所有成员和职员的个人资料、任职时间、会议记录、收入和支出的明细,以及提供过去7年该组织涉及美国民主基金会、华人民主书院、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私人助理Mark Simon等中外组织和个人的联络、活动资料等。

在期限届满当日,邹幸彤毅然选择与3名常委一同前往警察总部递交公开信,表明拒绝提交资料。

身为律师的邹幸彤质疑警方“滥用权力”,支联会批评警方没有提供任何理据解释有何理由相信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这是违反自然公义原则,因此警方发出的要求无合法基础。

现正监狱服刑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亦表示,支联会自八九年成立以来,从来都是以香港人为主体,由香港人自行组织和运作的团体,从来不接受任何外国政治组织的指示行事,希望警务处处长收回不合理的指控。

然而,支联会多年来因坚定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推动中国实现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一直是北京当局的眼中钉。近日也频传支联会将被解散的消息。

邹幸彤被捕前则表示,支联会是否要解散不是由当局决定,而是9月25日召开的特别会员大会,由出席的会员投票决定。她也指,即使9月25日之前,所有支联会常委全部被警方拘捕,按照章程在席的会员可以在当日自己选出会议主席,继续进行会议。

直到被捕前一刻,邹幸彤依旧表现得非常乐观,就像她说的一样,早已做好准备:“我们不能辜负前人的付出,不能辜负狱中的、流亡的、牺牲的手足的付出,接下来,就该我们接棒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3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右中堂
右中堂
17 天 之前

中共破產。 WS/索羅斯需要關水龍頭。 佢哋嘅日子不多 la。

qinliu
qinliu
Reply to  右中堂
16 天 之前
qinliu
qinliu
16 天 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