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4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当局以反垄断调查出手整顿电商 马云只是个开始

推荐 中国大陆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数家电商平台在中国经济发展全局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自2020年10月,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公开演讲“炮打”中国金融监管后,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很快推出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随后即对阿里巴巴进行反垄断调查。监管当局出手的这一动向也很快给拼多多、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带来了寒意,马云的境遇在中国商界引发了“寒蝉效应”。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数家电商平台在中国经济发展全局中的地位日益重要。自2020年10月,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公开演讲“炮打”中国金融监管后,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很快推出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随后即对阿里巴巴进行反垄断调查。监管当局出手的这一动向也很快给拼多多、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带来了寒意,马云的境遇在中国商界引发了“寒蝉效应”。

3月17日,中国大型电商巨头拼多多创始人、80后的黄峥突然辞任董事长,被认为主动退居幕后示好当局。同在今年3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开始进驻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和游戏公司腾讯,进行反垄断调查。4月10日,58同城网CEO姚劲波在微博公开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元人民币。同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对阿里巴巴涉嫌垄断调查的结果,开出182.28亿元的天价罚单。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当局不断打着“反垄断”的旗帜向大型互联网公司问责,恰恰反映出当局对这些公司始终心怀警惕。

阿里巴巴

2020年10月24日,中国商界大亨、世界首屈一指的电商大公司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在上海一个金融论坛演讲,对中国政府的金融业的控制提出批评。他说:”中国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他指责中国的大银行还是”当铺思想”,害了很多企业家。很快,他即被监管部门约谈训诫。11月初,其掌控的阿里巴巴旗下的金融技术公司蚂蚁集团以空前的350亿美元规模在上海和香港两地同步上市的计划按部就班推进、也就是在蚂蚁计划上市两天前,被中国当局突然叫停。马云也自此销声。

此前有美媒消息指,中国政府已要求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削减其媒体资产,因为北京越来越担心这家科技巨头对中国舆论的影响力。

《纽约时报》报道,在以阿里巴巴为母体的庞大商业帝国中,马云和中国的权势阶层有着盘根错节的联系。马云曾多次表态,”只要国家需要,支付宝可以随时上交国家。”国家可不想扮演不讲理的强盗,它随时可以找出理由来”依法”夺取。

4月10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在公布了对阿里巴巴“逼迫商家在淘宝和京东之间二选一”涉嫌垄断调查的结果:依法对阿里巴巴开出182.28亿元的罚单(2019年4%的销售额),并责令其停止“二选一”这种违反《反垄断法》的违法行为。当局出手后,阿里巴巴回应道:“处罚是对我们的警醒和鞭策,将心存感恩、心存敬畏”。中国官喉《人民日报》对此表示:此次监管部门处罚阿里巴巴集团,对企业发展是一次规范扶正,对行业环境是一次清理净化,对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是一次有力维护。规范是为了更好发展,“扯袖子”也是一种爱护。

4月12日,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再次联合约谈蚂蚁集团,并列明五大整改细则。随后阿里巴巴公布了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将整体申设金融控股公司,所有从事金融活动的机构全部纳入金融控股公司接受监管。

拼多多

不久前,拼多多集团董事长黄峥的卸任引起多方对民营企业的前景表示担忧。黄峥是中国近年成长起来的一位年轻的企业家,生于1980年的他在2015年9月创办的拼多多,未足3年后的2018年7月便在美国上市,截至2020年底更成为中国电商用户规模最大的平台, 用户数量逼近8亿。

未料3月17日晚,黄峥发布2021年度致股东信,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批准其辞去拼多多董事长职位。黄峥宣布卸任后导致拼多多股价连续三日下跌。而根据拼多多最新发布的去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2020年拼多多营收594多亿元人民币,同比增97%。但黄峥在该集团业绩如日中天之际卸任,其背后真实情况引猜测。

而不论黄峥“激流勇退”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退出“一线”、隐居幕后,他的这一选择在中国商界却非孤例。除了阿里巴巴的马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已然隐身,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已退休,腾讯公司主要创办人马化腾频频减持腾讯股份。

腾讯

据路透社此前引述两位直接知情人士消息说,腾讯控股创始人马化腾3月会见了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官员,讨论了该公司的合规事宜。表明中国去年年底开始的前所未有的反垄断行动,可能很快盯上其他互联网巨头。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商业帝国去年首当其冲。

最近几年,中国几家大型科技公司的盈利继续保持高增长,其中腾讯去年纯利润再破千亿元人民币,成为政府“收割”对象。3月24日,腾讯集团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和年度业绩。公司2020年收入同比增长28%至4820.64亿元,实现净利润(非国际财务准则)1227.42亿元,同比增长30%。目前,腾讯控股市值为七千多亿美元,为香港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有金融学者认为,中国政府现在把监管范围延向腾讯也在意料之中。这一次一个接着一个公司整治,第一,他确实发现这些企业又垄断的苗头,这家企业控制着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软件微信。而尽管马化腾担任人大代表,但政府对他也似乎还是不放心。

中国政府官员曾多次强调要加强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监管力度,以保障消费者权益。有学者预计腾讯将面临更严格的反垄断调查,并接受官方为其制定的政策规定。

互联网公司间“撕扯”

4月10日,中国最大生活信息互联网公司、58同城网CEO姚劲波在微博发文称,房产交易领域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强烈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4%标准)。并建议将此罚款打入国家公积金账户,以降低公积金贷款利率减轻老百姓买房负担。

姚劲波透露,58安居客今年将作为挑战者全面进入新房交易领域,希望良性竞争能让行业更公平,老百姓买房更简单。

有分析人士说:“现在的技术电商巨头是一个比传统官僚体系和行政组织更前卫、更先进、更有组织效力的形态。现在国家之所以能管它,是因为它还物理性地存活在国家体系板块内。先进组织的监管要靠先进组织自身来解决。例如政府要管理滴滴,就必须有一个跟滴滴几乎相应水准的技术组织,对其数据进行监测,或者让它们相互监督。”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