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2015年恐袭案将开审 法国须直面持续转型的恐怖主义威胁

滚动 国际

在西方,星期五和13号重叠是非常不吉利的,而2015年的11月13号周五真的给法国人留下了永远的伤痛。这一天,伊斯兰激进恐怖分子对法国首都巴黎多地同时发动袭击,在巴达克兰音乐厅和圣丹尼法兰西体育场等地的系列袭击共造成130人死亡 ,400多人手上。这一天,法国惊醒了,并感到愤怒!事件过去近六年后,针对这次袭击的历史性审判即将在本周三(9月8号)开庭,持续8个月的时间。就在审判即将开始之际,反恐安全人士认为,由于多种因素交集,法国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依然十分强,且出现了新的形式,令反恐安全机构难以及时发现和采取反制行动。

2015年11月13号的系列恐袭案造成130人死亡,400多人受伤

危险系数依然很大

法新社报道,尽管参与反恐的人从未排除过这种可能性,但就目前而言,2015年11月13日恐怖袭击那样的形式,即由来自叙利亚或伊拉克的一个训练有素的激进伊斯兰突击队,以圣战的名义袭击法国的可能性现在被认为越来越小。虽然法国遭遇恐袭的威胁程度仍然高居不下,但袭击形式发生了变化,或者说形式被更新,比如犯案者与伊斯兰恐怖组织的关系变弱,他们更倾向于单独行动,并且由具有更复杂特征的犯罪者进行。分析还认为,塔利班在阿富汗上台后可能会激发他们的付诸行动的动力。

报道称, 2020年以来,法国已经遭受了七次被归为恐怖主义的袭击,包括4月份在巴黎西郊伊夫林省朗布依埃(Rambouillet)警察局发生的最新袭击。当局称,在同一时期,还有6个恐袭计划被挫败。尽管如此,被列入预防恐怖主义激进化分子的S名单上的人数却从2017年的约10,000人降至今年9月1日的7,535人。但这或许不应被解释为风险的减少的信号,因为安全部门人士解释说,他们关闭了那些收集到的信息不充分的个人材料,以便集中精力对付可能构成真正威胁的人。

法国国家反恐检察官让-弗朗索瓦-里卡德(Jean-François Ricard)在5月底告诉法新社,对2015年恐袭案审判之际,对某些预谋采取恐袭行动的人而言是一个机会,因为此时行动可获得巨大的媒体效应。“比如,7月15日,基地组织就发布了一个新的视频,其中又提到穆罕默德漫画事件,并呼吁对法国进行攻击。

孤狼行动 与恐怖主义组织关系疏远

此外,还有一个更加微妙复杂的问题,那就是如何监测那些从监狱被释放的人,2020年有120人,2021年至少有59人。安全人士警告说:”其中一些人因之前未能实施行为而感到沮丧,所以可能依然怀有报复的心理”  反恐检察官尤其强调指出,”激进伊斯兰的威胁从来都是发生在出其不意的地方。当我们开始了解它是如何工作的,他们就会发生改变”,在过去的两年里观察到的新情况是,恐袭行动都是由所谓更加”独立自主 “(或“孤狼”)的袭击者进行,换句话说,这些人与恐怖组织的联系在很大程度上被切断了,而这些恐怖组织也不再系统地声称对其行动负责。

据这位安全人士指,这是 “某种气氛何某种特殊特征的人‘结合的产物,特殊的气氛是“敌视被认为是伊斯兰教敌人的国家”,人是“那些很容易被这种话语渗透并接受的具有特殊特征的人” ,而这种说法与阿拉伯世界问题专家吉尔-凯佩尔提出的 “圣战主义氛围 “概念相一致。

与此同时,自伊斯兰国(IS)组织自称的哈里发政权倒台后,”网络圣战 “也在增加。而且提供的宣传总是有弹性的,只要在互联网上点击两下就能获得。而一些视频已经成为经典,将永远无法摆脱它们。

更难发现

安全部门面临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自2019年5月里昂的包裹炸弹袭击以来,情报部门对所有的袭击者事先都一无所知。这些人的特征不尽相同,包括极端宗教的、政治化的、对暴力着迷的、忧郁症、有精神问题的以及最近出现的与社会脱节的未成年人或年轻人。安全人士总结认为:”至少有六种不同的情况 “出现,有时还相互重叠,而他们的动机极其不同”。   他们 “在社会上极度孤立”,”作案手法简单”,通常是一把刀,没有武器或爆炸物,由于这些人极其不稳定,在几个小时内 “没有预警信号 “地突然开始实施行动,这都是阻碍他们被及时发现的原因。

而为了弥补这一缺陷,法国7月底颁布的新反恐法将所谓的演算法技术普遍化,这使得分析电信运营商提供的互联网浏览数据成为可能,并将其扩展到连接的网站上。 但是效果如何依然有待时间来验证,因为演算法得出结论需要很长时间,而最有效的衡量嫌疑人行为意图的最有效方式还是物理互动。

阿富汗塔利班危机效应

据法国一位情报人员警告说,不能排除塔利班的胜利和在阿富汗建立一个伊斯兰酋长国将激励一定数量的人”,而这些人已经在法国领土上存在。因此必须谨慎对待阿富汗新政权在社会问题上的立场,如亵渎神明等。

然而,根据这一消息来源,之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发生的那样,数百名法国人前往阿富汗的假设的可能性并不高。据统计,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只有90名法国人前去阿富汗参加伊斯兰圣战。最近一次可以追溯到2017年,当时有两对夫妇途经阿尔及利亚到了阿富汗。   这位情报官员强调说,”要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都有后勤网络,土耳其的援助网络和走私者。但因为阿富汗在地理上更加偏远,这些条件都不存在 。

另一个令人关切的问题是激进分子渗入移民流中的风险。法国从喀布尔撤离的五名阿富汗人被怀疑与塔利班有联系,他们已经受到了行政监视。

面对宣布的移民人数 “增加”,法国安全人士很谨慎地指出,”阿富汗移民潮并不是从今年夏天开始的,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风险,各部门都知道”, “情报官员还说:”当我们谈论离开欧洲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个人时,筛查工作精确和详尽的,对于阿富汗来说情况则更为复杂,但可以依赖国际合作使情报工作能够保持有效。

那么,在这个领域, 塔利班也能成为对话者吗?一位熟悉这些问题的人说:”他们正在与’伊斯兰国’作战,所以他们拥有一定的信息。因为赌注是巨大的,所以不能放弃任何可以得到信息的机会。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