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支联会拒应国安交资料 否认是「外国代理人」 中联办反斥不「敬畏」法律

滚动 港澳台

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早前以「有合理理由相信」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是「外国代理人」为由,要求支联会在明(7日)天提交过去七年的数据,该会在限期前表明,不会提交数据,并强烈否认该会是「外国代理人」,副主席邹幸彤批评警方没有提出理据支持其怀疑,是「钓鱼式搜证」和滥权。保安局和警方不点名地警告支联会,将会「依法跟进」;北京驻港机构更就香港这「内部事务」斥责支联会对法律没有「敬畏之心」,甚至负隅顽抗,支持港警执法。

香港警方国家安全处早前要求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9月7日提交过去七年的数据,该会2021年9月6日在限期前表明,不会提交数据。

支联会四名常委昨午召开记者会,副主席邹幸彤会上表示,考虑就警方按《港区国安法》提出的要求申请司法复核。她指出,警方此举开了一个极坏的先例,因为国安法附表5只适用「外国代理人」,而且必须有合理相信同侦查危险国家安全罪行相关,但警方要求支联会常委提供的信件完全没有交代指控理据,甚至是指该会代表那一个外国政府或势力也没有说,「(警方)总不能说支联会在代理除中国以外的全世界吧?」

她更批评警方信函没有提及搜证涉及什么调查方向,遑论提及支联会是否嫌疑犯,但却要求该会提交成立以来所有数据,这是完全违反自然公义准则。她质疑这种渔翁撒网式问法是在搞「钓鱼搜证」,只要有任何外国联系便倒过来说是「证据」,若此,岂非每个进行中外交流的港人都会被视为外国代理人?她进一步质疑,「是否要香港公民社会闭关锁国,不再跟外国交流?」

支联会认为,警方要求提交资料的信件是「滥权、不合法、不合理」,面对国安滥权,支联会至少能做的就是拒绝配合、纵容这些滥权行为,故此该会不会交出数据,邹幸彤说,「这亦是我们身为本会常委,对成员团体、支持者,最起码的保护。当权者想透过逼迫交大量数据,让公民社会网络的人处于恐惧之中,我们清楚表达:恐吓到我们为止,支联会不帮你散播恐惧。」

邹幸彤早前更在报章撰文,指责有关条款是迫民间团体互相「笃灰」,破坏互信;而在不同人或团体提交不同资料的情况下,一定有人会被指提交「不完整」数据,结果是不提交数据可被判罚十万港元和监禁半年;如提供数据但被指「虚假、不正确或不完整」,则可被判罚款十万元及监禁两年。

港府在支联会记者会后发表声明,不点名地响应,指警方留意到有团体公然表示不会遵从国安法的法定要求,强调若不遵从要求,警方必定依法跟进。保安局其后亦发表声明,严正警告有关团体立即悬崖勒马,以免承担法律风险。

根据基本法,北京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均不得干预香港根据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但事件再次引发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中联办)发言人发话,指香港警方引用国安法要求支联会交待资料,是依法行事,但「反中乱港」的支联会的声明「仍无半点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无丝毫对过往的悔过之意,甚至负隅顽抗,拒绝按警方要求提供资料」,强调法律「绝不是摆设,违法必会受到严惩」,坚决支持警方「严格执法」。

建制派的资深大律师汤家骅今(6日)早在电台节目表示,国安法的实施细则条文并无要求国安处向相关人士交代理据,又指现时很多法例都容许警方在合理怀疑下采取表面上侵犯私隐的行动,例如入屋搜查等,以防止罪案;若受查者不接受,须交由法庭处理,但他补充,法庭未必会处理支联会的司法复核申请,而是在警方提告支联会不按例交代资料时提出证据,再由法庭决定指支联会是否「外国代理人」的指控是否合理。

支联会七名常委上月25日收到国安处信件,被要求递交自成立以来的成员及职员资料、2014年至今收支及与多个组织的活动及通讯内容等,最迟明(7日)天亲身递交,否则即属犯罪。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