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9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韩国破例收容难民 人道之外的现实考量

滚动 国际 港澳台

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后,塔利班随即击垮阿富汗政府军队并夺回政权,成千上万的阿富汗难民瞬间涌现。针对这波难民潮,欧盟内部意见分歧,部分欧洲国家甚至直接表态拒收。此时,亚洲的韩国站了出来,率先接收曾为韩国机构工作的378名阿富汗人及家属。分析人士认为,韩国此举是东亚先进国家的表率,尤其在美国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接手部分难民,对美韩同盟有加分作用。分析人士还说,就在日本、新加坡也相继接收阿富汗难民后,同样是依赖美国协防安全的台湾,却没有任何动作,错失了一个深化伙伴关系的机会。

抵达美国维吉尼亚州达拉斯国际机场的阿富汗难民。(2021年8月28日)

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后,塔利班随即击垮阿富汗政府军队并夺回政权,成千上万的阿富汗难民瞬间涌现。针对这波难民潮,欧盟内部意见分歧,部分欧洲国家甚至直接表态拒收。此时,亚洲的韩国站了出来,率先接收曾为韩国机构工作的378名阿富汗人及家属。分析人士认为,韩国此举是东亚先进国家的表率,尤其在美国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接手部分难民,对美韩同盟有加分作用。分析人士还说,就在日本、新加坡也相继接收阿富汗难民后,同样是依赖美国协防安全的台湾,却没有任何动作,错失了一个深化伙伴关系的机会。

随着塔利班入驻首都喀布尔并重掌政权后,美军在阿富汗的撤离行动于8月31日划下句点。过去两周内,全球多个国家与时间赛跑,从阿富汗撤离他们的本国侨民以及曾有过合作关系的阿富汗人与家属。

尽管美国总统拜登强调,美国过去17天所执行的是其史上最大规模的空运撤离行动,总计从阿富汗撤出了超过12万名的美国人和其他盟国公民、以及美国在阿富汗盟友。但美国还是饱受国际指责,各界认为美国要为塔利班重返执政以及大量阿富汗难民出逃负起最大的责任。

尤其当19岁的阿富汗青年、国家队足球员基·安瓦里(Zaki Anwari)因攀爬美军的撤离运输机,在军机起飞后摔落死亡,美国的国际形象也随之坠地,美国对国际的承诺更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位于台北的国际政治分析人士、前美国共和党海外部亚太区主席方恩格(Ross Feingold)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美国依旧强大,但过去两周是美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任何国家在此时伸出援手,美国都会铭记在心。

撕难民标签 韩国收容“特殊贡献”阿富汗人

韩国正义党国会议员张惠英

阿富汗爆发难民潮后,韩国正义党国会议员张惠英(Jang Hye-yeong)率先呼吁韩国作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应该负起收容难民的责任,至少要收容有孕妇或儿童的弱势家庭。

8月24日,韩国政府执行“奇迹任务”,派出三架军机撤离其驻阿富汗的使馆人员和曾协助韩国机构的378名阿富汗人与家属。韩国政府强调,这些阿富汗人对政府有过“特殊贡献”,所以获得可自由就业的居住签证,而非以难民的身份入境韩国。

张惠英透过电子邮件回覆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这些阿富汗人因曾与韩国政府合作而深陷危险,若让他们滞留当地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作法。她说,韩国身为曾经介入阿富汗局势的已开发国家,接纳这些难民只是履行了最低限度的责任。

张惠英说,韩国政府以“特殊贡献”淡化了他们的难民身份,也让舆论不至于强烈反弹。但趁着当下形势的和缓,韩国应该要进入下一阶段收容难民的讨论。

她同时呼吁东亚其他已开发国家也应衡量各自的国情,就接收阿富汗难民议题进行负责任的讨论,以善尽国际社会成员的责任。

位于韩国釜山的东西大学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欧马力(Sean O‘Malley)(照片提供:欧马力)

位于韩国釜山的东西大学(Dongseo University)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欧马力(Sean O‘Malley)也说,“奇迹任务”让韩国人相当引以为豪。欧马力对美国之音说:“大多数的韩国人似乎为韩国的义举感到自豪,并且理所当然地认为要接收这些曾经支持韩国在阿富汗进行工作的当地人。这些人帮助了韩国在阿富汗的任务,现在轮到韩国帮助他们。根据当地媒体报导,每10名韩国人中就有近7人赞同政府的政策。”

不过,在韩国集体感到自豪的同时,有2个数字鲜少见诸韩国媒体。欧马力指出,第一个数字是“0.4%”,这是2020年韩国真正接受的难民比率,也就是说,每千位申请庇护的难民,只有4人可以落脚韩国;第二个数字是“12万”,这是美国两周内从阿富汗撤离的总人数。相较于美国,韩国政府只接收了378名阿富汗人,确为好事一件,但这种善行并未扩大到同样处于绝境的其他寻求庇护者。

华府智库史汀生研究中心研究员兼北纬38度网站副主任陶恩(Jenny Town)

华府智库“史汀生研究中心”(Stimson Center)研究员兼北纬38度(38 North)网站副主任陶恩(Jenny Town)透过电子邮件向美国之音表示,韩国只疏散了与其一起从事开发计划的阿富汗人,而非更广泛的阿富汗平民。且将他们认定为有“特殊贡献”者而非难民,也有助于韩国民众接受这项政策。

陶恩认为,韩国是一个同质性相当高的民族,在接受外来文化上还有待加强,必须学着拥抱外来移民或是难民所带来的多元文化。他说,韩国人口快速老化,已经没有本钱再自我孤立。

韩国是亚洲第一个于2013年实施“难民法”的国家,但同时也是对难民接受率最低的已开发国家之一。2018年,550名也门难民涌入济州岛并向韩国申请庇护,引发众多韩国民众上街表示强烈反对,民怨四起后也导致韩国政府自此紧缩难民法。这一次接收阿富汗人是韩国首次以人道立场,在冲突地区执行大规模的救援行动。分析人士认为,从外交角度观察,透过接收对韩国有所谓特殊贡献的阿富汗难民,韩国政府也有意向拜登展示自己是一个有意愿、有能力且坚定不移的盟友。

亚洲盟友协助撤离难民 美国将铭记在心

亚洲时报(Asia Times)就引述位于首尔的梨花女子大学国际关系教授艾瑞克-伊斯特利(Leif Eric-Eastley)的看法指出,“韩国在支持撤离阿富汗人员的行动中,不仅展现出‘中等强国’身为全球公民该承担的责任,同时也在验证‘美韩联盟’可以跨出朝鲜半岛的地缘限制。”

在韩国军机飞往喀布尔之后,日本方面也相继仿效。日经亚洲(Nikkei Asia)报导,日本已经开始准备接收为其大使馆和援助组织工作的阿富汗难民。日本计划以人道主义为由,让这些阿富汗员工及其家人先在日本停留90天,然后再发给他们签证,允许他们在日本居留和工作长达5年,估计有500人符合资格。

如同韩国一般,日本社会的同质性也相当高,其经济高度发达且位居世界前列,但日本对接收难民的态度却是极端保守,也因此招致国际批评。根据日本移民局统计,2020年日本仅接收了47名难民,远远落后于经济水平差不多的国家,例如德国在同年收容了6万3千名难民,而加拿大则是接收了2万名难民。

此外,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与到访的美国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于8月23日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表示,新加坡有意提供军机,协助美国撤离阿富汗难民。8月26日,新加坡国防部则发布新闻稿宣布,美国政府已接受新加坡所提出的支援方案,新加坡当晚已派出A330多用途运输军机与77名武装部队人员,协助将已转移至卡达的数百名阿富汗人员载往德国或其他接收国。

位于台北的国际政治分析人士方恩格(Ross Feingold)

对此,国际政治分析人士方恩格说:“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不只是做对的事情,也是有战略性的考量。美国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盟友)就提供,那美国以后也会记得这件事情,在我们(盟友)需要帮助的时候,美国就来帮忙。”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阿拉伯语文学系助理教授张景安也认同这项观点。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一开始传出的消息是美国要在日本、韩国的美军基地安置阿富汗难民,后来情势发展为日本、韩国直接收容对其有贡献的阿富汗难民,他认为,这很可能是美国私下做出的要求,这代表在美国的全球布局下,盟友被期望要分担部分风险。

张景安说:“它代表的意义是美韩关系或是美日关系不仅只限于区域里面,就是(不只限于)日本区域或是朝鲜半岛这个区域里面,而是说美韩、美日之间的关系已经提升到全球的一个层次,因为他们不仅是为了两边之间的关系,不再只是为了北韩(朝鲜)的问题或是中国大陆的问题,而是为了美国在全球其他地区所发生的问题,由它(美国)的盟友,也就是日本和韩国来一起帮忙分摊。”

美国需要帮忙 台湾错失表现良机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阿拉伯语文学系助理教授张景安

张景安还建议,台湾号称东亚第一个民主国家,经济发展条件也不错,应该要尝试接收一小部分的阿富汗难民。他说,即便台湾不像其他国家涉入过阿富汗的政局,也跟阿富汗没有太深的关系,但如果愿意援助阿富汗人的话,绝对可以大大提升国际形象。

他表示,部分人士拘泥在台湾还没有通过“难民法”,不适合收容阿富汗难民,不过,法源是人订出来的,如果立法者或是政府真的重视难民的话,当然可以解决法源问题。另外,张景安说,很多台湾人士还会以中国禁止台湾收容难民来自我设限,但他说,中国不乐见的是台湾接收来自香港、西藏等地的人士,如果台湾现在接收的是阿富汗难民,他相信,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批评或是禁止台湾做出这种基于人道的举动。

张景安说:“第一个,提升国际形象我当然觉得非常重要,第二个,可以获得美国对我们(台湾)的喜爱。因为美国现在在全世界被批评得很惨,不负责任、突然撤离等等,造成人民伤亡,所以我们这样做当然美国一定是会开心的,因为你(台湾)帮它(美国)分担了,即便是一点点,可是又可以帮它做形象与实质上的帮助。”

张景安还说:“我不知道美国政府有没有叫我们(台湾)政府收,可是我觉得即便没有,那如果你主动释出善意、主动去询问美国说我们帮你们收几个,或是根本不要经过美国就直接收(难民)了,我相信美国这个时候也不敢对中华民国政府有任何的批评。”

方恩格则说,美国在短短两个礼拜要让这么多人离开阿富汗,需要盟友的帮助,若台湾可以出手帮忙,就算只收几十个,让他们先在台湾居留几个礼拜,待美国稳定后,协助他们进一步完成难民的审核作业,让这批阿富汗人最终落脚美国。但他说,台湾这次没有伸出援手,其实错失了一个外交机会。

方恩格说:“台湾你说你是美国的好朋友,那朋友要帮忙朋友,不是说说而已,对不对?那现在美国需要帮忙,你让几十个人来台湾短短的时间,对台湾来说不会造成治安的问题,对台湾纳税人也不会是大问题,我觉得台湾真的是失去了一个机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