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9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王昆义:“合统”是武统与和统之外的另一个选项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反独促统”是中共对台政策方针,在“武统”与“和统”两个极端中间,也有人提出“智统”、“逼统”与“融合发展”。最新一种说法则是“合作性统一”的“合统”。美国之音最近专访了主张“合统”的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他表示,两岸不见得马上要变成一个国家,但可以试着从一些无关乎政治的领域展开合作,不要凡事敌我相对,作为两岸关系正向发展的起点。文中采访所谈只代表王昆义个人的观点。

台湾F16战机监控伴飞在台湾南部巴士海峡上空飞行的中国空军H-6K轰炸机。(2018年5月11日)

“反独促统”是中共对台政策方针,在“武统”与“和统”两个极端中间,也有人提出“智统”、“逼统”与“融合发展”。最新一种说法则是“合作性统一”的“合统”。美国之音最近专访了主张“合统”的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他表示,两岸不见得马上要变成一个国家,但可以试着从一些无关乎政治的领域展开合作,不要凡事敌我相对,作为两岸关系正向发展的起点。文中采访所谈只代表王昆义个人的观点。

台湾陆委会日前的“两岸关系之现况与未来发展”报告指出,中共以“反独促融、反外部势力干涉”为对台工作重点,并加大对台政军施压。

台湾国防部8月31日公布的“110年(2021年)中共军力报告书”,指共军在渡海登陆方面加速提升对台“立体登陆”的作战能量,意指传统登陆外,可能包括空降、机降等新兴方式,显示中共从不放弃武力犯台。

2020年初起,中国涉台圈充斥着武统言论,并在蔡英文总统连任后达到最高峰,连“鸽派”学者也在中国媒体环球时报发表“台湾被统一正在加速”的言论。

但今年3月25日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到福建视察,指示要“勇于探索海峡两岸融合发展新路”。此后,“融合发展”变成两岸关系的新名词,不少有关“融合发展”的研讨会召开,以“融合发展”为主题的评论文章发表在中国和香港的媒体上宣传。7月1日中共百年党庆,习近平“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谈话,为中共对台政策定调,鹰派噤声。

和统定调 武统公开场合没有声音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在今年7月29日、30日以视讯方式参加在广西南宁举行的“2021年两岸关系研讨会”时就观察到,与会的上百名中国学者仍保持以“反独促统”为主基调,“武统”在公开会议里几乎消声匿迹,只有一位厦门大学台研院教授表示“不排斥武统”,但并没有其他人附和。

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王昆义。(陈筠摄)

王昆义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这一次的情况,‘反独’反而是主力,‘促统’的声音倒是没有那么强烈,因为大家可能也知道在民进党执政之下,‘促统’不见得讨好,所以最重要就是说,对于美国跟台湾的关系希望能从一个反独的角色里面切进去。这次的研讨会里面,感觉现在‘反独’是他们的主旋律就是了,而且‘反独’以前就是反独而已,这次是把‘反独’跟外国干预、就是跟美国的干预结连在一起,特别强烈。”

事实上,在时间可能会拖得很长的“和统”和代价可能会付出太高的“武统”两个极端之间,还有其他解决两岸关系的手段此前曾被提出讨论。例如上海台研所副所长倪永杰在去年底曾提出“智统”,意即文明统一,包括三部分:一是制定新宪法,按照“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完成统一;二是采取军事、外交、法律等手段定向、定点、定时打击、清剿台独势力;三是中国与外国反华势力的较量持续进行,当中国统一的正能量足以阻挡反华势力的负能量时,统一就会水到渠成。

不过,王昆义认为,“智统”让台湾只能处于被动的“被统一”,而且方法上也有些不现实。例如“制定新宪法”这一项,虽然台独人士希望为台湾“制定新宪法”,但是台独的宪法目的跟统一背道而驰,所以两岸若想共同“制定新宪法”,光吵架就吵不完,所以先求制宪再谈统一,显然不切实际。

智统与逼统

另一种方案是“逼统”。今年5月底,中国一个军方网站“昆仑策”发表了一篇题为“‘逼统’:大陆统一台湾第3种方式!”的文章,内容讲述在不放弃武力统一且在对台湾实行武统之前,对台湾实施政治、经济、贸易、民生、金融、外交、文化、教育、科技、旅游、财产、身份、法律、职业生涯、宣布黑名单、封锁海峡、占领外岛等一系列的、组合的、综合的手段,逼迫台湾当局与大陆实现统一。

对于“逼统”的方案,王昆义认为,这种以高压手段逼迫台湾与大陆统一的做法,不会被台湾所接受。

他说:“现在两岸之间,其实你要谈武统,大家不喜欢,而且也不愿意,因为这个会毁掉台湾的所有。你要谈和平统一又没有策略。当然,大陆的学者也很努力在谈一些什么北平模式啦,然后智统,还有人说要逼统。用这么多统,基本上这些多多少少都还是有一些军事压迫的那种味道存在,所以它会形成这种台湾还是被逼的、压迫到非跟它统一不可的这样的一个方式。”

但是,王昆义说,如果从合作性的角度来看,两岸其实可以合作的范围很大。因此,他把国际社会“合作性安全”的概念转移到两岸关系上,在“2021年两岸关系研讨会”上提出“合作性统一”的“合统”,作为另一种思考。

他说,冷战结束后,军事安全的需求降低,各方开始提出各种其他方面的安全概念。例如,加拿大前外长克拉克(Joe Clark)1990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中提出了“合作性安全”说法。这个概念是指在没有特定蓝图、计划与组织下,以一种非正式途径、弹性渐进及结果取向的方式,逐步建构亚太安全体系。

王昆义说,从过去“合作性安全”理念在亚太地区推动的过程来看,“合作性安全”强调在建立安全对话习惯与管道的核心精神下,只要能促进亚太区域安全体系的稳定发展,任何形式的安排都应积极加以促成。这一务实的理念让非官方的协商模式在落实“合作性安全”时扮演重要的角色,也就是由学界、民间团体及以私人身分出席的政府代表,透过非正式的机制共同协商亚太安全问题。

“合统”可从三方面着手

王昆义表示,“合作性统一”可以从三方面着手,两岸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寻求合作,比经济发展上的较量,要更具人道主义。

他说:“比如说灾难性的合作,从四川震灾,然后台湾的火车灾难,还有最近的郑州水灾,蔡英文、赖清德还有苏贞昌都有发文关怀对方,国台办也说感谢台湾各界的关心,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互动。所以灾难之间的合作、救援的合作,这是可以开展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是基础建设的合作。王昆义表示,中国近年来在高铁、高速公路还有跨海大桥等基础建设上都有不错的发展,像是福州到平潭铁公路两用的“平潭海峡公铁大桥”已经开通,全球海拔最高的京藏高速公路也已部分通车。台湾的铁路建设与管理则几乎还停滞在1970年代铁路电气化的“十大建设”时代,今年4月太鲁阁号事故导致49人罹难还殷鉴不远。即使台湾高铁也是使用日本上个世纪的技术,近来没有新的发展。他说,如果未来台湾高铁想延伸至宜兰或花连、台东,依台湾过去经验一定是找日本建筑师来协助规划,“但如果中国有比较好的技术,为什么不能连结?”

他说:“(中日)双方面引进来去做当然也可以,并不因为说它是中资就一定要非要排斥不可。你以取别人之长来建构自己之短,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合作性项目。这个东西都不需要预设‘九二共识’或‘一中原则’为前题,就是多做少说,这是一个。”

昆义表示,第三个可以合作的领域是半导体晶片。他说,半导体是台湾的强项,台湾掌控了全球65%的晶片制造,中国只有5%。台湾有高水准的技术,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台湾可以建构类似大中华圈的晶片供应链,而不见得只做美国的供应链而已,两岸可以彼此互利。

芯片技术人员在台湾联华电子公司(UMC)的“洁净室”测试设施检查硅片(资料照)

昆义说,虽然很多人会质疑台湾的尖端科技怎么可以拿去给中国模仿“山寨”,但他表示:“这个东西就是又是回到一个敌对的思维,才会不给你(中国)。现在是讲合作性的思维,合作性为什么推到(延伸达到)统一,就是大家都有都受惠,那这个很自然就达到这种统合的目标。现在你把它反过来就是说,两岸是可以和平共处的,不见得变成一个国家,但是可以和平共处,然后在某些领域里面,大家都可以合作,这才是合作性安全的一个思维。”

王昆义表示,不论是融合发展,还是合作性统一,都不宜过度解读为两岸马上就要统一融合,这是阶段性的,目的是让两岸越来越亲近。他强调,这不是哪一个党派执政的问题,而是一个国家政策的问题,不管谁来执政,都应该要维系两岸的和平与稳定,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则。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