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大午集团顾问申请政府披露29个工作组信息

滚动 不平则鸣

截至目前,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已被当局带走超过4个月。中国政府已派遣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大午集团的经营每况愈下。

目前人在医院的大午集团顾问郑成月向保定市政府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政府派驻至大午集团及其下属28个子公司的29个工作组的相关信息。

截至目前,中国著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已被当局带走超过4个月。中国政府已派遣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及下属子公司,大午集团的经营每况愈下。日前,大午集团顾问郑成月提交了10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政府披露29个工作组的相关信息。

据维权网消息,大午集团顾问郑成月4月12日提交的10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的内容包括要求政府披露29个工作组的法律依据、成员组成、工作流程及经营收益等。郑成月表示,自工作组接管大午集团的四个月以来,他作为集团顾问对这29个工作组的审批事项、报批程序等重要事项一概不知。大午集团出现严重的客户及技术人才流失、营业额锐减至亏损状态,企业自主经营权受到严重影响。郑成月希望政府能够做到信息公开,保障企业权益,恢复企业自主经营。

政府工作组接管大午集团 集团自聘顾问被排斥在外

本台此前报道,2020年11月11日,民营企业家、河北保定的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及一众高管被警方带走,大午集团群龙无首。今年4月4日,大午集团法律团队发布声明称,保定、徐水等各级政府一共指派了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公章及大部分子公司的公章由工作组保管或“共管”;公司重大事项须经工作组审批;大午医院、大午学校由指定单位对口“帮扶”,部分子公司负责人人身自由也受到工作组限制。

长期关注孙大午案的改变中国网站创办人曹雅学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像这种突然抓捕,把高管连锅端,然后政府派工作组进去,这是一件极其不正常的事情。郑成月是大午集团自己的顾问,大午被接管意味着把大午全部的人排除出去,所以他当然不知道(工作组的信息)。(郑成月申请信息公开)不会得到什么回应的,但是从他的角度来说,他必须把他该做的按照法律、按照正常情况下应该走的步骤去走。”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同样认为,郑成月的诉求不会得到政府的回应:“因为政府的这种作为已经完全超过以前的惯例,它对一个民营企业家动手,如果不是严重到一定程度,都会让企业正常经营,政府不会接管。一个公司的顾问用要求政府公开政务的方式没办法给政府造成任何压力。但我认为郑成月的做法非常正当,必须用这种办法来彰显政府的违法性。”

河北地方政府一共指派了二十九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大午案引起“寒蝉效应” 恐加剧民企脆弱性

2020年7月21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企业家座谈会上讲话强调要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坚决防止权钱交易、商业贿赂等问题损害政商关系和营商环境。同时,习近平还要求企业家增强爱国情怀,习近平说优秀企业家必须对国家、民族怀有崇高使命感和强烈责任感。

但是现实离这种 “亲清”政商关系差距太远。曹雅学表示,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大午集团的遭遇正代表了民营企业的脆弱性:“孙大午说他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民营企业家,大家有一种共同的感受是有屈辱感和不安全感,这两感的来源是你不知道突然会发生什么。虽然在中国法律上,你是一个私营企业家,但在极权者眼里,整个国家,国家的一切资源,国家创造的一切财富,包括个人应该持什么观点、应该忠于谁、应该做什么,他都认为属于他,他拥有终极裁决权。”

曹雅学说,即使孙大午被抓、大午集团被接管,但其他民营企业家仍会抱有侥幸心理,企图通过政商勾结、贿赂官员来规避风险:“问题是你知道你的风险在哪,你就容易去规避。在中国这样的环境里,你不知道风险在哪,没有办法规避。”

杨建利认为,民营企业家通过权钱勾结以寻求保护是可以理解的,但官员在获得利益后必将会背弃承诺:“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形势使得每个民营企业家即使是短期受到保护,现在越来越多的案例告诉他们这种保护是不可靠的、不长久的。最终多数民营企业家会认识到对民营企业家的财产、人身安全最大的保护是法制的环境、法制的市场。我相信民营企业家在未来会成为中国建立法制的最主要力量。如果他们不走这条路的话,他们的命运不会好了。”

近些年,为推动国资国企改革,中国政府大力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有舆论分析说,混合所有制改革释放了国企变相吞并民企的信号,民营企业家人人自危。据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企业家犯罪预防研究中心发布的《2019年企业家犯罪分析报告》显示,在2014年至2018年,中国企业家犯罪案件整体呈现递增态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位于民营企业家触犯的罪名之首,共计1494次,集资诈骗罪、非法经营罪等甚至成为民营企业家的专属罪名。孙大午的逮捕文书显示,孙大午被抓也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破坏生产经营罪等罪名。《报告》表示,民营企业家面临的刑事风险范围明显大于国有企业家,刑事司法有扩张性介入市场活动的趋势。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