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3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郑国成事件的启示:“五毛”也难逃中共迫害

滚动 体育娱乐

中国“五毛”代表人物郑国成事件的发生,提醒了人们:近年来,相继发生了不少“五毛”人士遭遇到中国当局迫害的情况。

中国“五毛”郑国成

中国“五毛”代表人物郑国成事件的发生,提醒了人们:近年来,相继发生了不少“五毛”人士遭遇到中国当局迫害的情况。而这些“五毛”在遭遇到迫害之后,也有不少人继续维持亲共立场。为什么“五毛”也会遭遇中共迫害?为什么像郑国成这样的“五毛”,在遭遇迫害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亲共立场?两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讲述了他们的观点。

“网络维权”风波后的郑国成:依然维持亲中共立场

“我们的解决方案,我觉得还是快速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打通物流,或者尤其是半自动化,让生产效率更加提升。所以接下来,中美之间的竞争还是非常非常激烈的……”

这段言论,是拥有10.5万订阅量的中国油管(YouTube)“五毛”网红郑国成在今年3月21日发布的一段影片中所说的话。在这段影片中,郑国成对此后美中关系的可能演变进行了预测,并站在中国当局的立场上提出了与美国竞争的方案。

据本台此前报道,自3月11日郑国成发布了一条激烈抨击中国当局的影片后,便引发了一场舆论战。而他发布这段影片的原因,则是他的家乡吉林省安图县因林业资源分配问题产生的官民矛盾。在影片中,因他村子的村民始终未能分配到林地,且多次上访无果,郑国成曾表示要对贪官实行“诛十族”,并表示他做好了“直播自焚”的准备。目前,郑国成在中国网站知乎、哔哩哔哩、微博上的账号及频道均已被删除和关闭。

但目前,随着舆论战的高峰渐渐过去,郑国成却继续在他仅剩的发声渠道油管上不断发布表达亲中国当局立场的时事分析影片,不再提及维权的事。对于记者对他的采访邀约,他也一直没有回应。

此外,在近几日的影片中,郑国成也在继续发表反对台湾及煽动民族主义的内容。

例如,在发布于3月21日的另一条影片中,郑国成评价台湾执政党民进党时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笑声),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也是非常厉害的,不要脸到了极点了。”

在发布于3月19日的一条影片中,郑国成评价了美中高层在阿拉斯加的会谈,并直接以“120年了,我们中国人终于站起来了”为题。

以上种种现象表明,在“网络维权”风波后,郑国成仍维持着亲中共立场。那么,他这样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郑国成在今年3月19日发布的影片。(来自油管频道“中国青年郑国成”)

爱国财:“五毛”油管播主的收益

油管民主派播主“墙国反贼”陶哥,是此次围绕郑国成而起的舆论战的参与者。在3月15日,他曾制作一段影片抨击郑国成,打响了民主派播主在此次舆论战中的“第一枪”。

陶哥告诉记者,郑国成之所以在被中共损害利益的情况下,继续在油管上维持着“五毛”立场,与这样做能给他带来的收益有关:“首先,就是说油管的盈利门槛是你需要有1000个以上的订阅,然后再加上你自己的视频已经有4000个小时的播放,这样就可以开通盈利。像郑国成他迅速积累到粉丝,然后他一天出好几个视频,这个门槛其实很快就可以达到。”

 作为一个油管播主(YouTuber),陶哥也对郑国成的盈利模式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陶哥表示,从他自身的经验的出发,并结合郑国成此前在网上透露的信息来看,郑国成在2018年11月开始做油管播主时,尚没有盈利的可能:“据他自己所说,他在前七个月是‘裸奔’状态,也就是没有任何的盈利。然后在七个月之后,他在他的屏幕上放了二维码打赏,就是放微信、支付宝的二维码打赏。这个完全就是割韭菜了,让韭菜直接把钱转给他。”

根据陶哥介绍,郑国成的另一个盈利渠道,则是油管上的广告会员功能:“据他所说,他开放二维码五个月之后,又开通了油管的广告会员功能。这个会员平均下来,像比如说我在美国是1000次播放,差不多能换来4—5美元。所以的话像他一天出好几个视频,然后他现在有10万的订阅,其实收入还是蛮可观的。所以他说他一个月收入有3万人民币,这个是可信的。”

 陶哥认为,面对庞大的“小粉红”观众带来的可观收益,郑国成事实上已难以转变他在油管上的“人设”:“所以的话他这个是‘爱国财’。他确实吸引了很多的观众,而且他也通过这个赚了不少钱,最起码能过上比本地人要好很多的生活。”

2021年1月,陈哲康在油管上叙述他的家庭遭到村干部迫害的情况。(来自油管网站)

为什么他们遭遇迫害后依然亲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郑国成在“网络维权”风波之后,依然不断发布着反对美国、台湾的言论。而在油管上,这一点并不是个例。

今年1月,一位名叫陈哲康(网名“孤独的苍蝇”)的“五毛”油管播主上传了一部影片。在影片中,陈哲康哭着说:“村干部恶意霸占我家宅基地,我爷爷还被他们给打住院了(呜呜的哭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真的好无力。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头上啊。”

这条影片出现后,得到了油管上不少民主派播主的传播。不久后,陈哲康又在油管上发布言论称:“我发这个视频,并没有任何政治意图。但是我的这个视频,就被有些别有用心的台独分子、‘废青’势力给利用了。我在此声明一下,我跟他们是划清界限的。”

陈哲康还说:“这事只是普通的民事纠纷,不影响每一个中国人的爱国爱党情怀。”

目前,陈哲康已删除了他的油管频道。

作为围绕郑国成、陈哲康而起的两次舆论战的亲历者,台湾油管播主“摄徒日记”八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郑国成、陈哲康两人的心态进行了分析:“我觉得他们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状况,然后同时又羡慕其他海外的人,比如说羡慕海移民海外的华人或者是台湾人:你们凭什么有资格享有我没有的东西?为什么你们的收入或者是各种自由度都比我们好?”

八炯还表示:“我是觉得他们有一种心态:我见不得你好,所以我要把你拖到跟我一样的地步,这样大家一起不好。因为我没有能力去改变中共,但是我有可能可以改变的是让中共去统一你、去统治你,让你的生活变得跟我一样糟糕。这样子以来,你们就不会‘有优越感’,也不会来‘歧视我’。”

对于郑国成在近日的行为,八炯也有自己的看法:“郑国成,基本上你要说他坏,他也是坏的。但是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村子遇到不公不义的事情,他去假扮一个爱国青年。我觉得他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环境,也是想不出其它更好的办法才这么做了。”

“墙国铁拳现世报”团队的宣传海报。(来自推特账号“墙国铁拳现世报”)

“社会主义铁拳”:就算“五毛”也不能幸免

在中共不断施行政治迫害、中国官员大规模滥权的情况下,就算是不少“五毛”在近年来也遭受着当局残酷的对待。

2019年4月,中国知名亲共人士袁小靓(网名“染香”)就曾对澳大利亚媒体哭诉她丈夫杨恒均被当局带走的情形。而在同年7月,袁小靓更被中国当局拒绝出境。

由于此类事件太多,近年来推特(Twitter)上甚至出现了一个搜集、报道这类事件情形的团队,名为“墙国铁拳现世报”,公布了数以百计中国“五毛”及香港“蓝丝”人士遭到当局迫害的事例。

对于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墙国反贼”陶哥认为:“这个‘社会主义铁拳’就是要打中国老百姓,每人被打的这个概率都是很随机的一件事情……他们会被打的原因,就是因为共产党这些官员、这些‘赵家人’,他们需要给自己谋利益。他们的利益从哪里来?在普通老百姓身上来榨取。而这些人,他们又恰好为党说话,并不能改变他们被打的概率,也不能改变他们被打的事实。”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