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9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美军撤离后,阿富汗可能陷入人权灾难成为世人最大担忧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8月31日,是美军完成撤兵阿富汗的日子。进入8月以来,随着塔利班在阿富汗各省的快速推进,该国局势急转直下。20年前,塔利班在美国发起的阿富汗战争中被推翻。溃败后的塔利班并没有从此消亡,却在20年后卷土重来:于8月15日重返喀布尔,占领了首都,引发一片恐慌,也引发多方担忧。就在各国紧锣密鼓地展开撤侨之际,喀布尔机场发生爆炸袭击,造成惨重伤亡。袭击出自伊斯兰国武装之手,令阿富汗本已十分恼人的乱局更加扑朔离迷。

美军8月31日完全撤离,标志着持续20年的阿富汗战争终结。身着美式军装的塔利班挺进喀布尔机场,原教旨主义集团重掌阿富汗政权。

美国撤军时间表是否过于仓促?美国完成撤军后,数千万阿富汗民众将陷入怎样的境地?塔利班重新掌权后将把该国带向何方?。。。阿富汗的未来走向牵动着世人的心弦。我们带着诸多疑问,采访了国际和平委员会副主席、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廖天琪女士。

法广:首先请对美国的撤军行动及方式谈谈您的看法。

廖天琪:有不同数据报导,美国在过去20年的阿富汗行动中所花费的金钱数。按西方媒体的报导,数字是接近一万亿美元,中文媒体上众说纷纭,似乎加了一倍。这个天文数字是加在纳税人身上的枷锁。这笔钱用来建设更新自己国家的基本建设,用以稳固基础制造业,投入教育和科研,那么像川普那样灾难性的总统就不会当选。如果这笔钱真用在建设阿富汗的基建,提高农村教育、改善人们生活及引导他们接受现代化观念的话,那么今天这样的结局就不会出现。

当初布什总统为了报复恐怖份子攻击美国,要消灭盖达基地组织(al-Qaida)和它的头目奥萨马·本·拉登 ,于是开始了这场反恐战争,同时把同盟国也都拉了进去。

2011年5月当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被击毙后,基地组织也没落了,那时就是美国该撤军的时候,但是美国却没有这么做,它想改造这个伊斯兰国家,让它有亲美的政党和政府。我们都知道19世纪英国和20世纪(1979-1988)苏联都曾经在阿富汗栽了跟斗,美国却认为它能「重建」这个把塔利班赶出去的国家,让它步入现代化。阿富汗的多山地理环境、伊斯兰宗教的落后腐朽文化、腐败的官僚制度、城乡之间不可越逾的差距、教育制度的残缺,这不是西方国家以平等、自由、人权等理念和注入大量金钱就能扭转的局势。在城市培养一些菁英,解放部分妇女的束缚,扶植某些民间组织,这都搬不动这受著千年思想、习俗束缚的阿富汗人脑子里那些砖块。

美国从奥巴马总统以来,就想撤军,一直没有办法落实。去年,2020年2月美国和塔利班签了一项协议,答应把阿富汗交给塔利班,宣布这将为这个国家带来和平。这是很令人费解的一个行动,它表示: 1. 美国撇开当时的阿富汗政府,直接跟它口中的恐怖组织签署协议。2. 美国订下了撤退的时间表,签约后18个月之内不会有变化,也就是说美国有18个月的时间准备撤退。3.密约有不为人知的内容,但是塔利班答应谴责恐怖主义和暴力。并遵守停战协议的监督机制。

从这个协议的角度看来,美国和盟国这次仓皇撤军,手忙脚乱地撤出本国国民和曾经替盟国工作过的人,是不可原谅的错误。证明一年半前签的协议双方都缺乏信任度,也都没有遵守协约的基本规定。现在国际上一致的谴责美国和盟军的失误是对的。这种「失败」不仅让曾帮过盟军的阿富汗人陷入险境,也让自由世界颜面尽失,信心丧失,让一些专制的或宗教独裁的国家看笑话。

法广:作为一个极端组织,塔利班却在近天来释放出一些较为温和的信号,包括承诺在美国撤军后、继续允许外侨和拥有其他国家定居许可的阿富汗人离开,并表示将在一定程度上尊重女性权利等。您认为,塔利班的极端本质是否有转变的可能?他们打算通过释放多个温和信号传递怎样的信息?

廖天琪:上面我提到一年半之前塔利班和美国的川普政府之间有一个协议,其中包括您提到的条款,就是允许外国人和持有护照和国外签証的阿富汗人有序地离境。但是全世界都在观望,没有人说得准,他们会否履行诺言。塔利班最缺乏的就是「信誉」。你看看美国和盟国撤退,喀布尔机场那令人惊诧痛心的景象,这个国家的人民把塔利班看成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成千上万的人拖家带口,男人们甚至爬上护栏和机翼, 好像大难临头,逃走是唯一的生路。塔利班以前劣迹斑斑,残暴成性,滥杀无辜,歧视妇女,这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们是否现在如中国外交发言人华春莹所说的,如今「更加清醒和理性」,这真是要打一个大的问号。我认为塔利班并非是匪徒或盗贼,塔利班是「学生」的意思,所以中文里译成「神学士」,这些人曾经痛恨政府的腐败,痛恨外国势力的介入,他们要恢复陈旧的伊斯兰道统,采用跟现代人的人道和法治观念无法相容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国家。我们觉得野蛮,没有人性,在他们自己的脑袋里,那是「替阿拉行道」。

别忘了,阿富汗现在是个烂摊子,政治、经济、社会全陷入泥潭,还有乾旱严重,马上就要发生饥荒。如果得不到外援和国际的帮助,人民无法存活,他们政府的这齣「解放」大戏也唱不下去。释放温和信号是他们迫不得已的手段,即使不是他们的本心,也是一种向世界求救的信号。

法广:美国撤军后,世人对阿富汗最大的担忧何在?

廖天琪:最大的担忧当然是塔利班组建政府之后,不履行诺言,造成严重的人权灾难。还有刚才提到,自然灾害和人为的战争、暴力行为,人民将民不聊生,集体地突破边境,涌向邻国,造成那裡不堪重负的难民压境状况。即使他们网开一面,让许多人到国外,大部分人都要到西方国家来,届时欧洲又要面临难民潮。欧美国家多少都有一些负疚感,许多国家都宣布愿意接纳部份难民。但是如果阿富汗的精英份子纷纷外逃,谁来建设他们的国家?这个地方将再度落入混乱、落后,人民颠沛流离的悲惨境遇中,这是谁也不愿见到的。

法广:塔利班在1999年被联合国安理会指定为恐怖组织。如今,国际社会将如何应对阿富汗的新政权?如果承认塔利班,是否意味着国际反恐斗争的失败?

廖天琪: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国家承认塔利班的政权。他们必须以行动来证明自己不是恐怖组织。从阿富汗国内和国外的环境来看,如果他们不能理性、温和地应对局势,那么整个国家会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灾难漩涡之中。目前我们还难以判断:1.他们内部是否有分歧和斗争,2. 他们和更为恐怖的「伊斯兰国」(ISIS)之间的关系,3. 他们对世俗的伊斯兰国家和什叶派的伊斯兰人是否仇视,势不两立。近些年来兴起的所谓「伊斯兰国」才是人类世界的大灾难,他们比塔利班更为激进、残暴野蛮,而且野心勃勃,不仅要在阿拉伯世界发展,还有野心改造全世界都成为伊斯兰的天下。近年来一系列的恐怖活动都是他们所为。前几日在喀布尔机场发生的 自杀爆炸行为,也是这些极端的恐怖份子干的。国际反恐斗争绝对不能松懈,如果能把塔利班「抚平」,纳入国际的正常秩序中,那么并不是坏事。不过一切要看塔利班自己的表现。

法广:您如何评判俄罗斯与中国目前对塔利班采取的友好立场?

廖天琪:俄罗斯和中国是两个没有将喀布尔的使馆关闭或撤除的国家。而且官方都释放了比较友好、「乐观其成」的信息。显然西方国家这次阿富汗的撤退行动,被看成是国际政治和军事上的败笔。中俄两个幸灾乐祸的心态溢于言表。俄国曾经在阿富汗驻军9年,无功而返,我想,普京政府如今对阿富汗还是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今后不会介入太深。而中国不同,它在这个事件中,一直是旁观者,并且还跟塔利班有著不错的关系,7月底塔利班的二号人物就带著9人团访问北京。可以说中国这次事件中算是「渔翁得利」。首先,不同于欧美,中国根本不在乎阿富汗的人权、女权遭到践踏,更不会过问那裡的民主、自由、法治的情况,用句中共外交口头禅:「不干涉他国内政」,所以塔利班对北京在这些问题上是放心的,双方不会有理念上的衝突和争议。第二,西方国家畏惧恐怖主义,忌惮恐怖份子,而中共自己杀老百姓也绝不手软,见怪不怪,「我是土匪我怕谁」。跟残暴的塔利班合作,中共完全没有心理障碍。瞧那些不听话的维吾尔人不都关进「再教育营」了,乖乖听话,正学习习主席的思想呢。再说,塔利班已经答应中国不会扶持维吾尔人的势力,伤害中国,北京是放心的。第三,利益上的相互依赖。塔利班现在需要的是摆脱国际上的孤立和猜疑,有中国为它撑腰是求之不得的。经济上它急需外资外援、建设上需要投资和技术支援,如今除了中国,没有国家敢走近这个被称为「帝国坟场」的狼窝。中国作为「及时雨」邻国,占地缘优势,有人力、物力、财力供给这个千疮百孔,被战乱摧毁的国家。第四,中国要打通一带一路的前行之路。中巴经济走廊已经十分顺畅,跟伊朗的合作也不错,夹在中间的阿富汗是中国势在必得的经济战略要地。阿富汗的天然矿产资源铜、铁、钴、锂、稀土全是宝,自己却没有能力开採,对中国来说,是手到擒来之举,双方谈妥,就可以动工开采了。

据说,塔利班已经跟印度展开外交接触,并且将在9月3日组建新政府,可见他们也急于安民告示,稳定人心,如果他们能够遵守诺言,放行一些曾为盟国工作的人员到国外,并且不要大开杀戒,禁锢妇女,好自为之的话,那么跟中国的合作将是一拍即合的。从人道和世界和平的角度来说,这不是坏事,但是长远看来,中国在地缘政治上又迈出一大步,对本身的极权体制的信心也增强了,福兮祸兮,真是难以言说。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