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9月 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阿富汗撤军对拜登造成的政治损害会持续多久?

滚动 国际

密切关注美国政治的人基本都认为美军慌乱撤离阿富汗包括13名美军人员的死亡对拜登总统造成了巨大的政治伤害。一个宣称自己在外交政策领域擅长并具有能力的政府在努力解释为什么美国人过去两个星期会在媒体上看到这些伤心的景象。

美国总统拜登在特拉华州空军基地参加美国军人灵柩从阿富汗返回的仪式(2021年8月29日)

密切关注美国政治的人广泛认为,美军撤离阿富汗的混乱,包括13名美军人员的死亡对拜登总统造成了巨大的政治伤害。一个宣称自己在外交政策领域擅长并具有能力的政府在努力解释为什么美国人过去两个星期会在媒体上看到这些伤心的景象。

现在最后一批美军已经离开了阿富汗,但专家对美国公众会在多久的时间内继续关注大部分美国人早就反对的这场战争的混乱结局持有不同的看法。

有些人说,这次撤军对公众的影响会一直持续到2022年美国的选举季节,届时民主党人会努力维持他们对参众两院的微弱掌控。其他人则指出,公众选民的关注期十分短暂,并预计选民在2022年投票时,阿富汗撤军这件事对很多人来说会成为遥远的记忆。

共和党人不会忘记

莫宁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在13名美军死于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外面的攻击事件之后所做的民意调查发现,拜登的支持率首次低于不支持率(49%不支持,48%支持)。

共和党当然不会忘记撤军对拜登的支持率造成的影响,会在未来几年中尽全力提醒美国人不要忘记阿富汗的撤军。

代表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萨斯(Ben Sasse)星期天在美国广播公司播放的本周(This Week)节目中表达了很多党内同仁的预计,让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会给国际恐怖组织制造一个天堂。

萨斯说,“后果将是过去愿意为恐怖分子提供安全避难所的塔利班又回来了,”“有如此多的不同组织希望把阿富汗变成圣战的全球首都城市,本届政府对此没有一个计划。”

削弱了能干的宣称

共和党民调公司Echelon Insights的合伙人安德森(Kristen Soltis Anderson)说,尽管外交政策通常不会在美国选举中产生很大的影响,但拜登近期民调的显著下滑可能显示会出现显著的改变。

她星期一在《华盛顿观察家报》撰文说,“拜登回避争议的策略对他竞选总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今天政府似乎决心以只有记者和推特勇士才关心这件事的态度来对待阿富汗的悲剧。”

她并指出,“认为阿富汗问题是二线故事的态度并无法让它成为二线故事。再者,悲剧的演进极大削弱了拜登政府能干并与我们的盟友重新建立美国地位的承诺。民众在一个总统支持率极端稳定的极化时代正在关注这个问题,拜登民调数字的大幅下滑就十分明显。”

需要马上行动

民主党民调人士佐格比(John Zogby)对美国之音说,拜登需要立即行动来巩固阿富汗撤军的立场。

他说,“他必须确保在阿富汗问题变成长期的讨论主题之前来控制阿富汗问题。”

佐格比说,拜登需要让人看到他正在努力让更多的美国人和阿富汗盟友离开阿富汗,即使有争议,也要增加进入美国的阿富汗难民的数量。

重新聚焦国内

并不是所有专家都赞同阿富汗的撤军对拜登构成了严重的长期麻烦。

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詹特森(Bruce Jentleson)说,撤军“的确引发对他领导力和能力的疑问,可以公平或不公平地被利用。”

他说拜登和他的民主党的支持者需要非常密切地关注国内政策议题。

“他们不会放弃外交政策,拜登不会这样。但是他们希望能够说,一届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与一位民主党的总统合作,‘在就业、新冠病毒、投票权等家庭真正关心的事情上我们做得很好, 这要胜过外交政策。’”

典型战略

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麦克德莫特(Monika McDermott)说,美国撤出阿富汗尽管引人关注并让人警惕,可共和党人作为在野党并在一个非选举年可能会将其纳入一个典型的策略。

她说,“我认为他们可以用来说,‘我们需要对民主党人和拜登总统进行制约,国会由民主党掌控,我们无法这样做。”

她说,“我假设这是他们将会运用的策略,在非选举年面对立法和行政由一党掌握的政府,他们通常会采取这个策略。”共和党人会说消除民主党人对华盛顿的权力控制符合国家利益。她说,“我假设他们会这么做,”“这通常会在非选举年发挥作用。这对总统所在的政党不利。”

美国人容易忘记

其他专家不赞同美国人会在14个月里既然牢记阿富汗问题的想法,理由是美国政治中的议题近年来常会快速点燃并迅速燃尽。

丹佛大学美国政治中心主任兼政治学教授马斯克特(Seth Masket)说,“我不认为这会极大改变政治算计,”“我肯定共和党人将继续试图将其挂在拜登的脖子上,但我就是不认为这会真的左右很多选民,或真的严重影响明年的选举结果。”

马斯克特说,“选民似乎不太可能在14个月后依然在思考这场已经结束的战争的处理方式,”“或至少不再是大部分美国新闻媒体的报道内容。我不知道阿富汗的政治局势会是怎样的,但到那时似乎非常可能的是,美国对此已经没有太大关系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