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太平岛被北京注册为中国商标

滚动 港澳台

台湾陆委会表示,中国刻意塑造太平岛为其所管辖假象,不会改变中华民国领土事实。

台湾主张拥有太平岛的主权,这张太平岛照片摄于2016年。

从2014年起,中国陆续将南海多个岛屿注册成中国商标,产权归“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所有。连隶属台湾的“太平岛”商标,也在2015年被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据为己有。台湾陆委会表示,中国刻意塑造太平岛为其所管辖假象,不会改变中华民国领土事实。

中国的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显示,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在2014年7月申请“太平岛”的商标,在2015年12月21日通过中国的商标初审、公告,专利权期限到2025年12月20日,专利权的范围琳琅满目,包括木材、石料、水泥、磁砖、沥青等。

不只是太平岛,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从2014年7月起,也陆续注册了“西沙洲”、“赵述岛”、“仁爱礁”、“北岛”等多个位于南海的岛礁。

陆委会:不会改变领土事实

台湾陆委会13日回复本台询问表示,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对太平岛拥有无庸置疑的主权,且已长期实质有效治理与管辖。有关中国将太平岛及相关图示注册商标权,将台湾地理名称与其商品产生连结,使他人产生错误之联想,刻意塑造太平岛为其所管辖的假象,也与国际规范(TRIPs)不符,这些都不会改变太平岛是中华民国领土的事实。

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注册隶属台湾的“太平岛”。(截图自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即便中国自己登记商标,但是南海每个岛礁都有菲律宾语、英语、西班牙语、汉语、越南语、马来语的不同的名字。对于地名或是国家名能不能作为商标,在知识产权上会有争议。

林廷辉:“太平岛以前的名称叫 ‘长岛’,英文叫‘伊图阿巴’(Itu Aba Island),是马来语 ‘那是什么’的意思。并不是Taiping Island。就中国而言,(他们注册的商标)只在他的领域范围内是有效;在领域范围外商标是无效的。”

林廷辉解释,关于地名、岛名、国家名、一个省或是一个州的名字,属于公共财产,所谓的登记在法律上的地位是无效的。

根据中国《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

中国重新整理南海岛礁命名

林廷辉分析,中国把南海相关岛屿注册商标,目的是要彰显对这些地方的有效管辖,不过中国搞错了方向,他的动作没有法律上的意义,顶多就是象征上的意义。如果真的构成法律侵权,也可能只有在中国法院才有可能被受理,在其他国家不会受理。

林廷辉指出,商标涉及到所谓的“私有财产权”,这也是非常讽刺的事。即便中国通过《物权法》、通过对知识产权的保障,他自己本身对相关私有财产权的保障是不完备。“这背离了他本身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思维。但是,他做这些事是为了要引起民族主义情绪,或者为了要应对或回应他们国内民族主义者的压力。他们是要保护私有财产权吗?这是非常非常大的问号。”

林廷辉指出,中国把所有南海岛礁的名字做了重新的处理,没有命名就去命名,有命名就维持他目前状态。除了中文名字外、英文名字用罗马拼音,他不愿意接受西方国家约定俗成翻译的名字。

林廷辉举例,中国最近把200多艘所谓“渔船”停在位于菲律宾外海的牛轭礁引发争议,菲律宾认为牛轭礁是属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但是中国声称牛轭礁是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双方认知完全不同。林廷辉反问中国如何登记“牛轭礁”,菲律宾不叫“牛轭礁”,登记商标还有任何意义吗?

三沙市永兴事务管理局陆续注册多个南海岛屿商标。(截图自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

中国注册南海岛屿背后都是解放军控制

南华大学国际事务与企业学系副教授孙国祥,长期研究南海相关领域议题。孙国祥直指,中国在南海的布局正在下一盘围棋,中国不会先出招,而是要看别人出手后再递出来。如果其他国家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早就准备另一个反制你的方式。孙国祥说,中共解放军提交给军委主席要填海造岛的计划,习近平上台批准后,包括去年4月中国三沙市新设西沙、南沙两个行政区,以及相关岛屿商标注册都在“行政程序”的包裹里。

孙国祥:“注册的单位背后都是解放军。他们在南海填海造岛,永暑礁、美济礁这些都是解放军企业在控制。这是很大的问题,这也是西方社会有时候很难去跟中国对抗,因为他全部包围、夹杀你。”

中国全方位投入陆地与海洋边界调查

孙国祥从中国相关人士以及资讯获得的信息中也注意到,中国传统的边界只知道大约在哪里,过去没有人认真研究。但是在习近平第一任期后、第二任初期,中国资源充足,陆地跟海洋边界全方位投入研究。

孙国祥:“ ‘九龙闹海’ 由中国国家海洋局跟中国海警局确定后,再把中国海警变成武装部队,由军委会直接管理。他背后过去还有军民融合在做全面性调查。”

孙国祥说,中国多艘科研考察船包括“海洋地质8号”、“海洋地质9号”,甚至是“海洋地质1号”一直在作调查,只是调查时如果没有涉及与越南或是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的探勘船时,没有新闻报道也就没人去关注。事实上,中国连大学都有研究船开出去南海做测量,中国还放置无人探测器在各个地方。孙国祥认为,中国最终目的就是要“控制海洋!”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