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UTMB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的女跑者们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随着环勃朗峰越野赛7项赛事的全部完结,山地越野跑的高光一周在8月29日落幕。从40公里到300公里的各项赛事颁完奖,获奖选手们拖着被山风太阳捶打的躯体走下领奖台,疲惫也趁着夜色爬上台下观众们的脸庞。梦想的起点与终点-霞慕尼的友谊广场上,主办方负责人伊莎贝尔-波莱蒂感慨道:“去年的疫情,造成了跑者大家庭所有人的遗憾…今年,我们终于又重新在勃朗峰脚下,拥抱对山野的热爱,对奔跑的热爱”。

2021年8月26日OCC完赛的S。摄于霞慕尼。

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跑(UTMB),是法国,意大利,瑞士18个城镇居民与万名来自全球的跑者,和两千余志愿者共同的巅峰时刻。组织方介绍称,在新冠疫情出行限制的影响之下,按照参赛者国籍统计,中国跑者今年的数量排在第13位,与2019年的第5位相距甚远,多名为环勃朗峰越野跑大家庭熟知的中国跑者今年缺席,而在甘肃白银马拉松当中殒命者,则将永远缺席。为了纪念他们,以及今年TDS组夜间山间坠落的捷克男跑者,霞慕尼小镇在“1492征服天堂”的庄严歌声中,鼓掌致敬。人生无常,跑者们最是心知肚明。遇难捷克跑者的生前好友感言祝福所有人,他说:“小心山,敬畏山,享受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命就会结束”。

本届环勃朗峰越野跑,法国,西班牙和英国的跑者数量最多;美国也有数百名跑者参与,在国家排行榜上位列第5。有多少名参赛者,就有多少个参赛的理由:从14岁到79岁,他们和她们海拔累计攀升从2300米到2万6千米不等,挑战着赛事记录,年龄组记录,或者自我的记录。然而,以各项比赛当中,法国(居住在法国,和/或国籍为法国)的5千余名报名参赛者为例,其男女数量相较十分悬殊:根据赛事组织方的名单进行统计,报名参加的法国女跑者占比11%左右,男跑者则占88%左右。

这一男女参赛选手数量比例之悬殊,法国远非个例。的确,从山地越野跑的历史和传统来说,男性首当其冲占主导数量;属于女性的活动范围,更多是后勤队,沿线补给站的家属团,和冲线时与家庭成员男跑者的热烈相拥。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年轻女性把目光转向大山大川,精英女跑者冲出惊人成绩,赛事组织方也开始在海报与卡通宣传册上,加大力度描绘女性跑者的形象。在名人堂当中,组织方重点推出的“女子跑神”有最早2003年和2009年的UTMB组女子第一,美国选手墨荷尔;首位5次斩获UTMB组女子组冠军的英国选手郝克;2016年一举拿下UTMB,UTWT,IAU多个国际大赛冠军的法国选手夏薇洛;2018年23岁即以11小时57分刷新CCC女子组记录的中国选手姚妙,等等。

今年的UTMB组女子冠军,是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的36岁职业跑者科特尼-道沃特(Courtney Dauwalter)。爱阳光,爱奔跑,爱甜点的她,给环勃朗峰越野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毫不遮掩对法国可颂羊角包的迷恋,爽朗笑容一直挂在饱经自然洗礼的脸上。在赛程100公里处,她总排名第十,比女子组第二名领先26分,比第三名领先35分;最终以22小时30分54秒位列总排名第七,获得女子组冠军。道沃特在社交媒体上,曾经贴出自己幼年时期奔跑的一幅照片,配文写道:“我们为什么如此深爱跑步?我记得,当我跑完了人生当中第一个两英里的比赛,我感到非常激动,因为我跑下来了。之后的我便开始思索,如果再努力一点,会如何呢?现如今,我的赛程变长了,但最开始的那种感觉从没有变过”。

UTMB女子组第二名,是来自法国卢瓦尔省的29岁选手卡密尔-布吕亚(Camille Bruyas)。布吕亚以24小时9分42秒位列总排名第16位,抵达霞慕尼终点线时难掩奔涌的情绪,与为赛事做志愿服务的父母,男友相拥而泣。布吕亚的父亲是一名农民,她从小生长在大片可以奔跑的田野间,学生时代她的专业是药学,后来的工作则是一名体疗师。所有元素都将布吕亚推向运动。在留尼汪生活的两年间,她真正发现并爱上了超级越野跑,并参加了留尼汪超级越野赛等一系列比赛,直到回到法国本土。其所在的所罗门战队主管表示,布吕亚可以在75公里,或者120公里这类越野跑当中发挥优势,也可以在较短的,例如23到34公里的赛程绽放光彩,“我们还不清楚布吕亚的极限在哪里,她的最佳模式是什么”。目前,这位办公室设在安纳西湖畔的体疗师有着一套令自己满意的生活方式:瑜伽,跑步,工作,和陪伴她的男朋友,每一天平衡而充实。

环勃朗峰越野跑终点冲线的星光璀璨,绝不仅属于奖牌榜上的前几位。OCC比赛(55公里,累计海拔3500米,起始点瑞士奥西耶尔,终点法国霞慕尼)当中,来自大巴黎默东地区的巴黎(熊猫)跑友会成员S(化名)以12小时45分05秒完赛,位列总排行榜第1197名,女子组第218名。S今年不仅跑比赛,还要兼顾志愿者活动。完赛后的第二天,S早5点抖擞精神,继续做志愿者工作,白天稍稍补觉之后,记者在霞慕尼见到了体力与精力尚未完全恢复的她。

S身材精干美型,语速很快。来自武汉的她现在是巴黎一家公司的项目经理,住在大巴黎的默东。此前跑公路跑的S,后因喜欢山,却不能忍受徒步观景之慢速,加之入盟熊猫跑友会,在一众越野“跑神”的影响下,进军山地越野跑。S笑称,“当朋友问我,什么是越野跑,我会说,越野跑就像是一场快速穿越,可以在短时间内看到许多美景”。

在微信介绍中,S写道:“你是星辰大海,不要囿于昼夜厨房与爱”。从2017年开始,她参加了多个法国有名的越野跑,在山地越野中收获良多。S自述称,感谢越野跑,“压平”了自己火爆的性格,因为“越野跑不能急,急就容易跑崩,下坡更是容易受伤”;“山地越野跑需要你速度快,但却不能急,这就让人的心态逐渐变成了一步步有计划地做事,而非一蹴而就”。

S坦言,对山地越野跑的热爱,让她需要在工作与生活之外保持一种自律的状态。疫情期间,她和朋友组队训练,在默东森林十分有限的坡上来回做爬升训练;又因巴黎地势的局限性,去年的八月最后一周她与队友在环勃朗峰越野跑宣布取消的情况下,以3天170公里的赛程自我训练;今年OCC比赛前两周,她又和队友在Contamines为了备赛而做42公里往返跑训练…S指出,虽然在大巴黎可以进行公里数上的训练,保持体能,但真正比赛时的海拔爬升需要提前建设一个心理上的准备。为此,必须到这里的山上训练,才能在真正比赛时,不至于超出心理预期而崩溃退赛。

本次参加的OCC比赛,S从2018年就开始抽签,根据此前自己的成绩,制定了12小时完赛这个目标。对她来说,12小时完赛是一个比较有难度,但仍然可以完成的水平。最后S以12小时45分05秒的成绩完赛,“基本算是目标达成了”。因为“夜间开了头灯,夜跑稍微慢了些,但还是很开心:全程状态很好,上坡和下坡的速度都在预想之内,感觉没有遗憾了”。

有关本次OCC赛程体验,S感慨出发后瑞士境内爬升之猛,“5公里爬升800米,此前有许多平路,爬升最为猛烈的在后面,骤然升起”,“因此需要保持良好的战略,一开始不能太快,体力分配要合适”。补给站给出的结果显示,S在第二个爬坡处超过了60多个跑者,她对此感到十分开心。下坡时,S遇到了有难度的技术路段,她更喜欢盘结树根处,而非刮腿又硌脚的碎石路。天黑后的树林里,S开着头灯谨慎前行,直到抵达终点线,那里的熊猫跑友会成员们在欢呼的人海当中,翘首以盼。

对于山间越野跑的装备,S介绍称自己本次希望冲成绩,因此包里物品较轻,但由于对生命安全的高度重视,所以在全部要求强制携带的装备之外,还带了防雨长裤。她解释道,“保温毯的效果有限,而防雨长裤的防寒功能就要好很多,万一在山上发生事故,等待救援时,它可以救命”。除此之外,S还带了嵌了坚果的巧克力,能量胶等,并在第一个补给站拿了3只士力架。她解释称,自己携带的食物并不多,“是因为虽然平日里对饮食有较高的要求,但进了山,就但求生存”,而其他一些因身体原因而对食物有特殊要求,或者不适应本地食物的跑者,则要携带较多的自备食物上山。“补给站虽然在基础必备食物方面一应俱全,但有人吃不惯奶酪与生肉腌制的欧洲火腿,就只能自己携带”。

S回顾称,自己在2018年和2019年都在环勃朗峰越野赛期间做过志愿者,也有过又比赛,又志愿服务的经历,但这一次感到强度非常大,“没有几个晚上睡过整觉”。S和其他志愿者指出,2021年的环勃朗峰越野赛,每一名志愿者的工作量都很大。根据她们所了解的情况,志愿者从以往的平均每天3小时工作时长达到今年的每天6小时左右。“感到今年明显缺人手”,“申请做志愿者时,一般不会申请多少就批准多少,这次是你申请多少,就全部通过”,“当然,我们既承诺要志愿服务,就一定高质量完成”。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