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利班寻求支持 中国避答是否承认阿新政府

滚动 军事

在美军结束阿富汗的撤离行动后,塔利班发言人向中国喊话寻求外交及经济支持,还赞中国是“伟大的邻国”。不过,中国外交部避谈是否承认阿富汗新政府。

2021年8月19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街道上巡逻的塔利班战士。塔利班发言人已向中国喊话寻求外交及经济支持,还赞中国是“伟大的邻国”。

在美军结束阿富汗的撤离行动后,塔利班发言人向中国喊话寻求外交及经济支持,还赞中国是“伟大的邻国”。不过,中国外交部避谈是否承认阿富汗新政府。学者分析,中国在阿富汗议题上处于进退维谷的状态,不得不跟危险邻居维持关系,心中忐忑不安,不知是否会养虎为患。

拜登宣布: 阿富汗战争结束

“昨晚在喀布尔,美国结束了二十年的阿富汗战争…..”美东时间8月31日下午,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国宴厅宣布,随著美国最后一架军机离开喀布尔,美国正式结束长达二十年的阿富汗战争。

拜登在讲话中感谢所有在喀布尔执行撤退任务及相关工作的指挥官、志愿者、及退伍军人。他说,结束阿富汗战争是他上任七个月以来作出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他誓言继续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让恐怖份子付出代价。

“我拒绝再送另一批美国的儿女们上战场,一个早该结束的战争。”拜登称撤军是一个正确且明智的决定,他说二十年来美国每天花费三亿美元、每天平均有十八位退伍军人死于自杀。他强调,世界正在改变,“我们正在在与中国进行激烈的竞争”。

美国总统拜登2021年8月31日宣布,随着美国最后一架军机离开喀布尔,美国正式结束长达二十年的阿富汗战争。(美联社图片)

塔利班求支持   中国避答是否承认阿富汗新政府

美军在30日结束自阿富汗撤离行动,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同日向中国喊话寻求支持。沙欣在接受《南华早报》旗下刊物《本周亚洲》(This Week in Asia)访问时表示,塔里班希望与中国合作在阿富汗构筑和平,并将兑现其承诺,防止该国成为“恐怖份子的集结地”。

“我们已经准备好与中方就如何促进两国关系、建立地区和平以及帮助阿富汗重建交换意见。”沙欣还说,“中国,我们伟大的邻国,可以在阿富汗重建及阿富汗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中,发挥建设性和积极作用。”

俄新社31日报道,塔利班将于9月3日宣布组建新政府。

尽管塔利班向中国喊话寻求外交及经济支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8月3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中方是否会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时,仍然回避作答。

“我们希望阿富汗组建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友好相处,顺应本国人民愿望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汪文彬说。

“中国现在是进退维谷,中国的中亚政策以前一直是跟着俄罗斯走的。” 旅居美国的中国独立学者刘仲敬告诉本台,由于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旗帜鲜明地支持反对塔利班的“北方联盟”,中国不敢轻易表态。“中国若为了塔利班,可能得罪中亚五国、威胁上海合作组织;但具体跟着俄罗斯走,若控制不了塔利班,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以及中巴经济走廊局势会恶化,进退都难。”

联合国安理会2021年8月30日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美联社图片)

联合国安理会表决阿富汗议题    中、俄投弃权票

进退两难的中国,却仍希望在国际舞台掌握对于阿富汗局势、美军撤兵的话语权。

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安理会15个成员仅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

这个决议由美国、英国、法国一起提出,呼吁塔利班为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人提供安全通道,允许人道主义工作者进入该国,并维护妇女和儿童的人权。决议进一步要求不要将阿富汗用作恐怖分子的庇护所。

汪文彬解释投下弃权票的原因,是“中方对通过决议的必要性、紧迫性和草案内容的平衡性都有巨大疑问……,我们(中国与俄罗斯提出)的修改意见没有得到充分采纳。”

汪文斌说,中方一贯不赞成提案国在各方仍有分歧下强行推案。同时,各国应根据国际法和安理会决议履行义务,坚决合作打击“东伊运”“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等国际恐怖势力。

不过,当印度记者进一步追问中方在安理会的具体要求为何?汪文彬模糊表示,中方认为阿富汗国内形势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安理会采取的任何行动,应有助于缓和而不是激化矛盾,让阿富汗局势平稳过渡而不是重陷战乱。

 “美国发起的运动,在现在中美抗衡的情势下,中国不愿加入。” 美国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与当代语言学系副教授叶耀元分析,“中国想要保有自己的能见度,用自己的影响力、用自己的规格模式,来推展外交影响力。以现在安理会的配置,话语权又很可能被美国抢走,中国会认为你何必要利用联合国来做这件事。”

中美在阿富汗有合作的空间吗?

对于美军撤兵阿富汗,中国官方一直试图将其描绘成美国对国际事务的“背叛”或“不负责任”。

汪文彬在31日的记者会中也重申了这个观点, “美军撤出阿富汗表明,肆意对他国进行军事干涉,将本国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强加于别国的政策注定是行不通的,只会以失败收场。”

叶耀元认为,美国与中国在阿富汗议题上的公开合作可能难以进行。8月29日,世界近一百个国家与美国共同发表一份声明,呼吁塔利班遵守承诺,允许所有外国公民和持有签证的阿富汗人安全有序地离境。中国也没有联署这份共同声明。

29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中国外长王毅曾再度就阿富汗局势通话,这是继16日以来两人第二次针对阿富汗议题通话。

这通电话会后也出现美中两个不同重点的版本。美国国务院发布简短的声明,强调两人讨论塔利班公开承诺给予阿富汗人和外国公民安全通道和出行的自由的重要性。中方的声明则写出更多通话的内容,王毅强调“各方有必要同塔利班进行接触,积极引导”,并呼吁美国应帮助阿富汗新政权维持政府机构正常运行。

“美国撤出阿富汗对中国的打击是很大的。中国并不能控制塔利班,他只是在看到塔利班势力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不得不跟危险邻居提前搞好关系。避免他成了像巴塔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一样(的威胁)。” 刘仲敬对美中在阿富汗的合作也不看好。他还分析,想作 “新兴帝国主义大国 ”独当一面的中国,正在阿富汗议题上面临着艰难的考验。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