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新法规定五类外国舰船通过须申报 南海摩擦恐升高

滚动 军事

专家分析,由于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长期主张自由航行,中国新的法律有可能升高美中海上竞争态势及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

图为,2020 年 8 月 16 日,(左起)日本海上自卫队村雨级驱逐舰 Ikazuchi、舰队补给油船 USNS John Ericsson (T-AO 194) 和美国海军航空母舰 USS Ronald Reagan (CVN 76) 在进行海上补给的同时前进 在菲律宾海。

中国九月开始实施的《海上交通安全法》,要求五类外国舰船进入领海应向中方报告。专家分析,由于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长期主张自由航行,中国新的法律有可能升高美中海上竞争态势及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

中国海事局官网公告,9月1日实施修订后的《海上交通安全法》,明订五类外国籍船舶进入中国领海应向中方事先申报,包括潜水器、核动力船舶、载运放射性物质的船舶、载运散装的油类、化学品、液化气体等有毒、有害物质的船舶,以及法律、行政法规或中国国务院规定的可能危及中国海上交通安全的其它船舶。

这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4月通过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上交通安全法》的修订版。该公告还称,船舶未按要求报告的,海事管理机构将按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和规定予以处理。

台湾中央社报导,这次新规列出的五种外国船舰中,潜水器、核动力船舶两项受到瞩目。目前拥有核子动力航空母舰的国家只有美国和法国,分析普遍认为,相关条文是指向这些国家的军舰。

2021年2月8日,法国国防部长帕利(Florence Parly)披露,法军两艘舰艇近日在南海巡逻,其中一艘是核动力攻击潜艇,并表明与美国、澳洲、日本合作。(推特图片/ @florence_parly)

台湾海军退役上校杨于胜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分析:“如果是军舰,有无害通过权。这样的宣布显然针对美中目前比较加剧对抗的形势,因为稍早没有这样的规定。现在是不是就把规定摆在前面,让他变成有一个可以去斡旋的空间。基本上明天就要执行,上述船只要进入中国领海,可能会突显另一个问题,他的监控能力是不是到了进来没有汇报的,我就不让你进来(的能力)。”

外界质疑中国是否有能力执行新法

杨于胜说,中国这次的修法还是延续《国际海洋法公约》,从今年二月实施的《海警法》,以及这次的“海上交通安全”新规,都是逐一透过立法,彰显捍卫海域、主权和国家安全的立场,不管是针对外军船舰抵进的可能侦查活动,或是船舶运送有毒或可能污染海域的物资,未来应观察的重点是,

针对不通报的船只准备如何采取因应手段?

杨于胜认为,中国《海上交通安全法》修订的新规,主要针对水下或美军的活动。

杨于胜说:“我觉得美军比较有机会去挑战这样的规定,但是会不会真的进到领海十二浬内,或只打擦边球,就沿着边缘走?我认为解放军大概就是近航监控。人们要观察中国所谓的海警船、海上民兵,会有什么举措?会不会骚扰、拦阻?这是要后续需要观察的。”

杨于胜研判,也有可能美中已通过军事通联有先沟通,只是台面上“你要作戏给盟友,我要作戏给国内有交待”。

杨于胜提到,中国政府若依新规执法之后,南海遇到的争议可能会比台海多,因为中国在南海一些岛礁的主权主张有争议。目前从相关新闻还看不出来执法范围是否包括南海岛礁。过去曾发生美军船舰进入南海岛礁的争议,未来若有类似“穿越”,中方如何执法需要观察。

2020年7月6日,美国里根号和尼米兹号双航母打击群以作战编组进入南海。(美联社)

2015年以来美军多次以自由航行挑战中国领海主张

国际法学者、台湾守护民主平台理事宋承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指出,中国这次修法纳入须事先申报的潜水器、核动力船舶两类,比较多属于军舰。依《国际海洋法公约》,军舰通过领海、单纯“ 通过”不需要通知当地海事组织或机构,享有所谓“无害通过权”。美国一直主张,军事用船舶不需要通知,中国则在他的领海法中,长久以来就要求如果是军舰通过,必须先通知他的政府机构,美国政府为此已抗议过多次。中方的规定不是独有,台湾也有类似规定。

宋承恩说:“美国针对船舶无害通过领海的抗议,跟许多沿岸国有不同的解读。中国这次在既有法规特别规定某一些船舶必须通知,是在做立场的声明。 他特别针对军舰、潜艇、核动力,这部份会直接跟美国的利益产生冲突。”

宋承恩提到, 美国从二零一五年后至今,已经进行将近十次特别针对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动,就是以军舰通过他所认为超过法定限度的主张。

宋承恩说:“他(美舰)曾通过西沙群岛十二浬以内,就是这样过,也没有事先通知,或针对美济礁,也就是中国占领菲律宾的美济礁,只有海水退潮才露出水面,依照海洋法他不能主张是他的领海。中国不但占领,还把礁变成岛。”

宋承恩提到,美国针对十二浬内也去通过、挑战过,展现“我通过不用通知”的态度,因为是公海,美国长期在南海有履行自由航行权,这几年特别严重。而中国把所谓“九段线”水域看作是自己的,只要外国船舶出现,不管其目的为何,中方就会设法去阻挠。而南海又是整个东南亚、东北亚航运枢纽,有非常大的货运量,美国对所谓“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非常重视。

宋承恩表示,南海货运量非常大,是重要国际航运枢纽,中国近年采取一连串行动去干预外国船只的自由航行,加上中国在南海占领很多“岛礁”改成“岛屿”,并主张是其领海。如今又立新法要求外国船舶通过其领海须先报告。

宋承恩说:“这些综合因素加起来让世界各国都很不安,特别是南海的国家及对南海有重要利益的国家,包括主张自由航行的法国、美国。因此中国这个新的立法有可能加剧南海摩擦发生的可能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胡力汉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