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利班可以带给中国安全保障吗?

滚动 国际

美国星期二(8月31日)完成从阿富汗的撤军,同时暂停了在阿富汗的外交存在,将对阿外交工作转移到多哈。然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仍在继续运行,似乎相信重夺政权的塔利班能够和平重建国家,保障中国在阿富汗的利益与人员安全。分析人士说,就目前而言,塔利班是唯一能够依赖的主导性力量,但是鉴于宗教和历史因素,没有组织可以保障绝对的安全,阿富汗未来局势仍不明朗。 

塔利班士兵在喀布尔街上巡逻(美联社 2021年8月19日)

美国星期二(8月31日)完成从阿富汗的撤军,同时暂停了在阿富汗的外交存在,将对阿外交工作转移到多哈。然而,中国驻阿富汗大使馆仍在继续运行,似乎相信重夺政权的塔利班能够和平重建国家,保障中国在阿富汗的利益与人员安全。分析人士说,就目前而言,塔利班是唯一能够依赖的主导性力量,但是鉴于宗教和历史因素,没有组织可以保障绝对的安全,阿富汗未来局势仍不明朗。

阿富汗当地时间星期二(8月31日)零点前,最后几架美军飞机离开喀布尔国际机场,完成了从阿富汗的撤军。拜登总统表示,美方还将继续帮助更多处于风险当中的美国人、阿富汗人和其他国家公民离开阿富汗。

与此同时,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暂停运作。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说,美国对阿富汗的外交工作转移到了多哈,未来是否重开驻喀布尔大使馆,取决于塔利班的表现以及当地的总体安全形势。其他西方国家的外交官也表示,国际社会将根据塔利班的行动来决定接下来怎么做。

中国方面说,美国等国应向阿富汗提供经济、民生和人道援助,帮助阿富汗和平重建“不能一走了之,给阿富汗和本地区留下一个烂摊子。”北京还说,各方有必要同塔利班进行接触,积极引导。

季北慈:安全问题为北京首要关切

北京目前看起来支持与塔利班的合作。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表示,北京“准备继续与阿富汗发展良好的睦邻合作关系,在阿富汗的和平重建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研究中国和安全问题的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教授季北慈(Bates Gill)表示,安全问题是北京的首要关切,北京不希望出现“可能影响其穆斯林人口的更多极端组织。”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星期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希望阿富汗“组建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友好相处,顺应本国人民愿望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

在阿富汗过去几周安全局势不断升级之际,中国驻喀布尔大使馆仍在运作,似乎是对重新夺取政权的塔利班的一种信任与支持。

马海云:美国撤军,中国喜忧参半

研究中国与中东关系的美国马里兰霜堡大学(Frostburg University)教授马海云认为,中国目前对阿富汗局势是“半悲半喜”。他说,中国喜的是,美军撤出阿富汗,不再从中亚方向对中国形成包围,悲的则是没了安全保障,中国在阿富汗的商业投资过去20年里也从美国和北约提供的安全保护中受益。

他说,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美国宣布撤军时间节点之后,中国马上安排撤出了本国公民。据中国官媒报道,中国政府在7月初派专机撤离在阿富汗的210名中国人。中国外交部表示,目前只有零星人员自愿留在阿富汗,当地使馆已经与他们保持密切联系。

马海云认为,中国不反对塔利班上台执政,但也不是很高兴,但是没有办法,因为“目前来看,塔利班是唯一可以依靠的主导性力量。”

中国对塔利班最大的担忧来自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也就是中国所称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的威胁。塔利班曾为一些反抗中国统治新疆的维吾尔族武装人员提供庇护。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7月底在天津会见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时,将塔利班称为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但也提出希望塔利班与“东伊运”等恐怖组织划清界限,予以打击。巴拉达尔承诺,塔利班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富汗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

马海云:中国若要安全保障,需深化民族宗教网络

马海云认为,虽然塔利班目前是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但是由于阿富汗本身的宗教和社会状况,这种依靠并不能带来全方位的安全保障。

他对美国之音说:“阿富汗历史上从来没有国家权力延伸到每一个村落、村庄或者是部落的。”他说,阿富汗国内派系复杂,中国或许可以在城市或与政权高层建立联系和进行关系维护,得到塔利班的保护,但是在地方,就需要与基层的互动与合作。

他说,如果要在阿富汗获得更广泛的安全保障,“应该是依靠当地的宗教、民族的网络,但这方面中国其实是最缺的。”

他说,阿富汗其他周边国家可以通过当地兄弟民族的利益来最大限度保障安全,避免伤亡,但是中国缺乏这样的文化资源。

其次,他指出,阿富汗所有的政党都是伊斯兰政党,他们对宗教文化的重视肯定远超其他国家,中国针对维吾尔穆斯林人口的政策也许会引起塔利班中强硬派的反感,而且对于“东伊运”,出于宗教因素,塔利班也不可能对其开刀,如果中国过分施压,可能还会适得其反。

季北慈也认为,塔利班目前是所有糟糕选项中的最好选项,但是塔利班是否能够成功保护中国利益,提供安全保障,则另当别论。

他说:“阿富汗仍然是分裂和混乱的,在喀布尔城内,(中国)大使馆还在运作,也许是安全的,但是鉴于这个国家很多其他地方仍然处于混乱和分裂之中,喀布尔之外的利益是否能够得到充分保护,不应期待中国或其他任何国家对此充满信心。”

塔利班在重掌政权后试图展现温和姿态,以期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塔利班近来表示愿与各方一道,致力于组建开放包容的政府,尊重妇女工作和受教育的权利,愿与邻国和国际社会和谐相处。

但是分析人士说,塔利班能否处理好与地方势力以及各派之间的关系,以及如何解决经济、贫困和毒品问题,稳定阿富汗局势,都还有待观察。

季北慈说:“塔利班内部对于如何执政也会有不同声音。他们是否会落实承诺,目前来看还未时尚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