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四方”联合军演剑指北京,分析称:中俄伊巴“新四方”已现雏形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军事

美日印澳四国在关岛海岸附近举行海上联合军演,此举被普遍认为旨在显示美国有意利用四国机制联合对抗中国。与此同时,有分析人士认为,阿富汗危机爆发之后,一个由北京和莫斯科主导的“新四方”机制或正在成型。

中国海军西宁号驱逐舰与伊朗和俄罗斯战舰在印度洋和阿曼湾举行中俄伊朗三国联合军演。(2019年12月28日)

美日印澳四国在关岛海岸附近举行海上联合军演,此举被普遍认为旨在显示美国有意利用四国机制联合对抗中国。与此同时,有分析人士认为,阿富汗危机爆发之后,一个由北京和莫斯科主导的“新四方”机制或正在成型。

美国主导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四国,于8月26日至29日举行了2021年度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事演习。美国军方表示,此次联合军演展示了志同道合的国家致力于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海洋秩序的努力。

美国军方的这一说法,通常被舆论界认为是美日印澳四国将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应对中国在该地区的安全威胁。美日印澳四国经常在印太地区联合行动,为共同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遏制邪恶势力营造了一个合作机制。

印度媒体的报道称,印度、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周四(8月26日)在关岛海岸开始举行“高压”(high-voltage)马拉巴尔海军演习,“时机正值全球日益关注中国日益增强的印度-太平洋地区军事力量之际”。

自从“四方”机制建立以来,印度一直被许多分析人士视为是四个国家中最沉默和低调的成员国;而印度方面似乎对此次四国联合海上军演表现得有些高调。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高级国际防务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R. Heath)博士对此分析说,印度参加今年的马拉巴尔演习,有数艘印度军舰参加,这表明四国机制成员国之间有更密切合作的趋势。

“自从中印边境发生致命冲突以来,新德里已表示更愿意与四方对话成员国合作,以阻止中国进一步的侵略举动,”何天睦说。

中俄伊巴“新四方”机制或在形成

印度国防问题研究专家拉吉耶夫·阿加瓦尔(Rajeev Agarwal)日前提出一个观点认为,在阿富汗危机局势爆发之后,印度必须对一个可能由中国和俄罗斯主导的“新四方”(new Quad)联盟的形成感到担忧。

阿加瓦尔8月22日在《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撰文说,阿富汗被敌对的巴基斯坦、好战的中国和不确定的伊朗包围着,印度必须对事态的发展保持警惕。俄罗斯由于与印度有着悠久而传统的关系,以及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善意,可以算作是其可靠的盟友。

“然而,不要忘记的是,俄罗斯今年3月份以及最近在8月份,两次都没有同意让印度参与阿富汗和谈,”他写道。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军事分析师认为,鉴于目前阿富汗局势的最新发展,以及中俄两个大国在该地区的地缘政治关系,印度分析师所言的“新四方”格局不是没有可能。

理查德·魏茨 (Richard Weitz)博士是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政治军事分析中心主任。

魏茨对美国之音表示,俄罗斯和中国一直在包括阿富汗在内的许多问题上不断地深化合作,最近的一周时间里,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此问题进行了电话交谈。德黑兰也渴望在阿富汗问题上与北京和莫斯科合作。

魏茨认为,“新四方”的形成,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初露端倪。他分析说,虽然巴基斯坦与中国的关系很好,但伊斯兰堡与莫斯科的关系却很糟糕。巴基斯坦在20世纪80年代,在支持反苏抵抗力量方面发挥了主导作用;而在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分析人士则称巴基斯坦是一个失败的国家,担心其核武器可能落入穆斯林恐怖分子的控制之下。

“但在过去几年中,俄巴双边关系有所改善:它们甚至举行了几次联合军事演习。因此,一个以阿富汗问题为重点的中俄伊巴四国机制如果形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魏茨说。

也有军事分析师告诉美国之音,中俄伊巴四国因为相互关系的复杂和分歧,恐怕难以形成像美日印澳“四方对话”机制那样的关系。

兰德公司的高级军事分析师何天睦认为,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和俄罗斯四国,的确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具有一些共同的不满;但它们之间的分歧也很大。它们不像美国与四方机制伙伴那样,有着共同的价值观或者愿景,即致力于民主治理和基于规则的秩序。

何天睦对美国之音说,即使中俄伊巴形成印度学者所担心的所谓“新四方”机制,“这两者都是非正式的集团,但是(美日印澳)四方对话(Quad)机制已经显示出,四国政府在一系列问题上具有全面合作和军事互通性增强的真正证据。而所谓的中俄伊巴四国(CRIP),则没有表现出任何接近这种政府间合作的东西。”

华盛顿以“四方”机制抗中是否能奏效?

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华盛顿一直希望把美日印澳“四方”机制,发展成为一个能够更有效地对抗中国的联盟;不过分析人士一般对此的看法并不十分光明。另一方面,北京也一直对华盛顿的这一意图保持警惕和针锋相对的姿态。

在以美国为首的四方国家在关岛海岸附近启动2021年“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演之前两天,中国军队于8月24日在南海南部广东省附近以及辽宁东北部沿海、黄海和渤海进行了实弹训练。

哈德逊研究所的军事分析师魏茨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近来日益咄咄逼人的外交政策,可能会使得华盛顿对抗北京的努力,更容易获得其它国家的支持。

“因此,美国可能比以前更容易将四方机制用于针对中国;当然主要在外交和经济领域,而不是在军事问题上。尽管如此,四方机制可能不足以促使北京停止向四方机制成员国施加压力,”魏茨说。

兰德公司的军事专家何天睦告诉美国之音,虽然四方对话机制国家确实对中国潜在的侵略性感到担忧,但是成员国之间也存在一些分歧。每个四方成员都与中国有着广泛的经济联系,它们不想危及这些经济关系。此外,四方成员国在一些问题上的一致程度,绝不应该过于夸大。

“例如,目前还不清楚印度愿意在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问题上,愿意帮助日本与中国对抗的承诺有多少;也不清楚澳大利亚在中印边境问题上,为印度与中国的对抗提供多少帮助,” 何天睦说。

在何天睦看来,四方对话机制不是“亚洲北约”,因为它不是一个正式的组织,所以成员国也没有义务按照“北约”那样,要求当某成员国与中国发生对抗或冲突时,其它成员有义务协助保卫伙伴国家。而“四方”(Quad)机制目前仍然是一个非正式、组织松散的团体。

何天睦说:“四方机制最有价值的方面之一是,如果北京持续具有威胁性的话,它有可能发展成为正式联盟。中国必须尊重这种可能性。四方机制另一个宝贵方面是,它将成为国际合作和努力的一个中心,鼓励中国考虑遵循美国所推崇的‘基于规则的秩序’,而不是试图强加一个中国主导的秩序。”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