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王全璋递交申诉状 天津高院出示接收单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8月27日在辩护律师程海的陪同下,前往天津高院当场递交案件申诉材料。他要求当局重新审理他的案件。

2021年8月27日,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左)与其辩护律师程海在天津市高级法院门口合影。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8月27日在辩护律师程海的陪同下,前往天津高院当场递交案件申诉材料。他要求当局重新审理他的案件。王全璋和程海透露,去年七月王全璋曾邮寄过一次申诉书,但法院表示未有收到。而在本次当场递交后,法院出示了接收清单。

曾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在今年8月26日至28日间从他居住的北京前往天津,为他的自身权益奔走。

王全璋在8月30日告诉记者,在这次天津之行中,他在8月27日前往天津市高级法院当场递交了要求重审他的案件的申诉材料:“他们收了材料,可能一定时间内给答复,这个还是相对比较顺利的。因为我们这个材料里面留了自己的地址,他们一种情况就是不受理、驳回,一种情况就是受理。不管怎么样,在程序上算是有一个小推进吧。”

2021年8月27日,天津市高级法院向王全璋出具的诉讼材料接收清单。(王全璋提供)

去年7月9日,王全璋曾向天津的公检法部门邮寄过要求重审他的案件的申诉材料,以及控告公检法人员在关押、审讯他时做出的滥权行为的控告材料,但一年多以来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王全璋表示:“当时寄得很多,包括天津高院、天津检察院,还有一些中级法院,寄了很多材料,当时也没有注意。结果这次去高院查询这个案子的时候,他们发现竟然没有收到,他们的系统里也没有收到。”

王全璋还说,他也致电邮政系统查询了这批邮寄材料的下落,但没有结果:“我打邮政的相关反馈电话查询,问他们把我的材料放在哪里了。因为如果他们拒收信件的话,这边的寄信人应该联系我,把信件退给我,但是当时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回应。所以我查询,结果他们查不到。中国的好多东西都是不可靠的。”

在“709大抓捕”案中,王全璋在被中国当局羁押了超过一千天后,于2019年1月被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半。2019年4月,天津市高级法院在二审中对王全璋维持原判。2020年4月,王全璋出狱。王全璋在8月26日接受本台采访时曾表示,由于此前当局对他的审判剥夺了他的一些法定权能,没有表面上的公正,因此他在2020年7月9日以“审判程序不合法”为最重要的理由,向天津市公检法部门邮寄了申诉材料,要求对他的案件进行重审。

王全璋在2020年7月9日寄出的控告信,控告公检法人员在羁押、审讯他时的违法滥权行为。(王全璋提供)

王全璋本次申诉的代理人是曾在2015至2016年间担任王全璋辩护律师的程海。现居安徽合肥的程海与王全璋一同进行了这次天津之行。程海向记者介绍了王全璋在两次审判中遭遇的不公待遇,表示当时法院拒绝安排王全璋指定的辩护人出庭:“就等于在两审都没有辩护人的情况下,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完成了开庭”。

在一审时,王全璋曾指定程海为辩护人,遭到法院拒绝。在开庭之后,王全璋解聘了官方委托的律师刘卫国。在二审时,王全璋指定维权律师周泽为辩护人,又遭到法院拒绝,导致王全璋在二审中没有辩护人。程海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被判决的案件,按照法律应当启动重审程序:“应该启动再审的程序,重新审理。辩护人的设计,本身就是为了保护被告人或者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他(王全璋)自己辩护,这种情况下面,他的权利不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目前,天津市高级法院已经接收了王全璋递交的《再审申请书》,并向他出具了盖有公章的诉讼材料接收清单。记者致电了天津市高级法院试图查询此事进展,但电话无人接听。程海透露,在法院收到材料后的一个星期左右,就可以查询到本次申诉的立案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嘉远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