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服饰品牌被指在官网筛选“中国制”、“新疆棉”关键字

滚动 港澳台

打着“MIT台湾制造”起家的服饰品牌Lativ(米格国际),今年二月才爆发移除商品页面上的产地标注争议。

打着“MIT台湾制造”起家的服饰品牌Lativ(米格国际),今年二月才爆发移除商品页面上的产地标注争议。最近又有消费者声声称,在官网留言询问是否为“中国制”、“新疆棉”时,页面跳出“您的评价中含有特殊词汇,建议您修改相关内容。”当本台联系米格国际官网上的电话,仅能联系到客服人员,无法回应相关问题。

来自中国秋雨教会的任瑞婷目前与家人一起在台湾生活,去年在lativ官网上看到这是“MIT台湾制造”的品牌,因此前往网站购买,今年再购买时,寄来的服饰却是“MIC中国制造”。任瑞婷试着上lativ官网留言询问时,却遇到更令她费解的状况。

来自秋雨教会的任瑞婷提出lativ筛选中国制、新疆棉等“关键字”。(图源:任瑞婷提供)

任瑞婷:“这以前很难想像会有这种事情。我本来 ‘中国制’、 ‘新疆棉’写原文,然后他说是‘特殊字’,我先改新 ‘江’棉还是不行,我又修改 ‘中国制’,最后才可以。我是改完这两个才过的。”

任瑞婷向本台出示,她在Lativ写购买评论,“看到 ‘中国制’有疑虑,因为不想用到’新疆棉’,希望品牌也能解释就好了。”没想到lativ页面却跳出,“很抱歉,您的评价中含有特殊词汇,建议您修改相关内容。”

任瑞婷说,lativ没有回应关于“新疆棉”使用的质疑,也没有回覆关于“特殊字”的问题。他观察到台湾消费者对于相关议题,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注意。“大家在骂支持’新疆棉’的明星,可是实际上很像没在关心这件事。品牌本来都说是 ‘台湾制’,现在把这个消息给去掉了,隐藏了制作地方,我对这蛮敏感,因为我不想买 ‘中国制’。”

当本台循着Lativ官网上的唯一一支电话号码致电询问时,客服人员仅回应“这是处理客户服务相关电话,无法回覆其他问题。”

来自中国秋雨教会的任瑞婷对“特殊字”事件感到不可思议。(资料照)

lativ劝消费者:非台湾制造不买就别下单

根据台媒东森新闻云ETtoday报导,台湾国民成衣品牌lativ(米格国际)今年2月发布声明稿,决定移除商品页面上的产地标注,lativ称,“若您非‘台湾制造’不买,我们诚恳地建议,请您不要下单,因为台湾已经没有这样的生产环境。”

声明称,“消费者总认为该牌以MIT做为销售诉求,却将订单移至海外生产。lativ最后决定移除商品页面上的产地标注,但是服饰上的吊牌仍按照台湾法令,具备标示说明。”

台媒财讯杂志曾报导,以MIT(台湾制造)为号召,冲出年产值新台币四十亿元的lativ,表明部分产品已移到国外生产,让不少“爱台湾”的消费者梦碎。

lativ在中国的天猫以及淘宝发售货品

lativ在2007年打着台湾品牌服饰起家,是一家打着网购服务的品牌,因为“MIT台湾制”加上价格亲民,受到消费者青睐,2011年还冲上台湾网购第一名品牌,lativ2012年还曾因发出“年终最高40个月”上新闻。lativ2019年先后在中国的天猫以及淘宝上架。

台湾国民成衣品牌lativ(米格国际)。(图源:lativ网)

台北市议员苗博雅告诉本台,lativ“特殊字”事件,首先要弄清楚,厂商是过失用了错误的程式码,还是故意配合言论审查。

如果是过失,必须立即更正,保障消费者提问和反映意见的权利。如果是刻意配合言论审查,那这个厂商显然已经全面放弃企业社会责任,将丧失消费者的信赖。

曾建元:企业不该对中国压力完全弃守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台湾是保护言论自由,维护消费者主权,这都是台湾社会基本价值。台湾的企业或是台湾本地市场经营,消费者又是住在台湾的人,一切应该以台湾本地市场规范与法律规范为经营的准则。

曾建元:“今天我们看到企业面对消费者,对他的意见反馈网站,竟然使用中国大陆相关网路的规范,来面对他的消费者,面对台湾消费市场,这是非常不应该。”

曾建元认为,企业当然可以区分,在中国遵守中国的法律,但是在台湾经营,应该要遵守台湾的法律。企业不该为了要赚取利润,对于中国大陆不正当的竞争,以及对于人民言论自由、在网路管控乃至中国的压力完全弃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