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美日峰会在即,菅首相是否会明示对中战略?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日本日前宣布,由于新的冠状病毒感染在美方蔓延,首相菅义伟访美日程延后,预定在美东时间4月16日与拜登总统举行美日峰会。与此同时,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4月5日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电话会谈时,提出新疆和香港人权问题,对中方实施《海警法》表达严重关切。这对于向来谨慎的日本无疑是罕见的动作。

资料照:日本首相菅义伟(右)和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东京首相府会晤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期间。(2021年3月16日)

日本日前宣布,由于新的冠状病毒感染在美方蔓延,首相菅义伟访美日程延后,预定在美东时间4月16日与拜登总统举行美日峰会。与此同时,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4月5日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进行电话会谈时,提出新疆和香港人权问题,对中方实施《海警法》表达严重关切。这对于向来谨慎的日本无疑是罕见的动作。

菅义伟此次赴美,将使他成为拜登上任以来第一位赴华盛顿举行高峰会谈的外国领袖。他是否将在中国议题上采取更明确的立场,后续又有何配套行动,他和拜登的会谈中是否将香港、新疆、台湾海峡等目前菅义伟内阁低调处理的问题列入讨论重点,都将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是否承袭安倍路线?

最近美国频频公开表示对中强硬态度,三月份美日2+2会后联合声明亦宣称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区和平的基石,日本在印太战略中的地位不言而喻。但是即便美国似有美日联手制中的企图,已经上任长达半年的日本首相菅义伟,却至今依然未对美中关系明确表态。展望菅义伟的外交路线,必须从前首相安倍晋三的美日与中日关系以及菅义伟接任的国内外局势谈起。

菅义伟的前任首相安倍晋三出身于历代位居三公的政治家族,家学渊源而政治资本雄厚,成为日本史上任期最长的首相。政治手腕娴熟的安倍长年在美中日三角关系之间运用平衡外交 (Balancing Act),不仅让原本紧张的中日关系走出谷底,也成为川普打高尔夫球的球友人选。在近几年美中关系紧张之际,安倍却能同时与两国交好。

与手腕高超的安倍相比,在秋田农家长大的现任首相菅义伟出身寒门,在自民党内缺乏派系支持,政治界工作经验亦是集中于经济和交通等总务部门,在上任前鲜少发表对于外交的具体看法。如果说菅义伟一来上台匆忙,只因安倍因病辞职方临时递补上位首相,二来缺乏外交经验,因此现阶段内阁成员布署依然充满安倍色彩,那么就任半年多之后,此次众所瞩目的美日峰会可望是菅义伟走出安倍阴影的绝佳时机。菅义伟的外交政策是否以延续安倍的美中日平衡外交为基调,抑或会走自己的路,朝着美日关系加码?

安倍仍在发挥余热

对此,台湾淡江大学日本政经研究所所长蔡锡勋认为,日本政府向来强调日美同盟是日本外交安全保障的基轴,“强化”则是日美同盟最近的惯用词。这是日本路线,从安倍到菅首相都是继承此路线。

蔡锡勋说:“不过菅义伟去年竞选自民党总裁时被问到他如果当选首相,会如何安排安倍订下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日的时候,他都一再回避不正面回答,可见他无法照抄安倍首相后期的亲美制中路线,需要模煳其词也可看出他至今无法独自提出完整的对中政策。所以菅义伟3月29日赶着在赴美前拜访安倍,就美日高峰会请教,也可想像他在踌躇。”

但是美中对抗局势近来迅速升温,不容得他举棋不定太久。事实上菅义伟拜访安倍的两天前,安倍在新潟县的演说就宣称,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已成为“中美两国对立的前线”。日媒指出,安倍在谈及菅义伟即将访美时说:“美国外交和安保战略上的重要地区已经移至印太地区。这意味着‘美日安保条约’变得真正重要了。”安倍在敏感时刻的表态,可认为是为菅义伟的美国之行预先定调。

自民党幕后亲中推手

日本前防卫厅情报本部长太田文雄对美国之音说:“问题并非如此简单。美中关系虽然持续探底,但是日本内部友中因素犹存。首先,自民党现任干事长二阶俊博的意图不容忽视。六个月前,安倍晋三因长期困扰的健康因素辞职,当时的内阁官房长菅义伟得以补位成为首相,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得到二阶的支援。二阶对中国的态度,对于菅义伟内阁的日中关系始终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

日媒指出,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在2020年7月发表《中国在日本的影响力》报告,二阶俊博名列亲中派的榜首。二阶的“日中友好活动”不胜枚举,例如推动“江泽民纪念碑立计划”、提出出售新干线技术给中国、反对日本开发东海油气田以及支持搁置钓鱼台争议,以及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等。二阶甚至曾于新冠病毒爆发初期提议扣自民党全体国会议员每人五百日圆薪饷捐给中国 。

其实日本自民党在2020年7月份已正式决定要求日本政府取消邀请习近平以国宾身分访日,并谴责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但决议过程中差一点因为二阶的强硬阻挠而告吹,最后只能迁就二阶而软化部分措辞后才正式通过,而且是降格以自民党外交委员会,而非自民党全党的名义发出。

自民党外的亲中派

太田文雄提醒说:“日本是G7国家中唯一没有对维吾尔族的人权问题采取行动者,对于香港议题也未曾做出明确的谴责,至今最多只由外务大臣表达“严正关切”,在这一部分也能看到二阶是背后的推手。既然连习近平是否访日问题都至今未决,这次访美后菅义伟若要对于敏感度更高的香港和维吾尔议题有具体作为,恐怕有相当难度。”

日本今年将举行自民党总裁选举和众议院选举,在顾及派系平衡才能当选的现况下,菅义伟势必需要继续获得二阶派系的支持才能连任。如今菅义伟为了连任,也可能考虑防止安倍再回任首相,必然受制于二阶。与菅首相同样是秘书出身、同样拥有地方议员经验的二阶,恐怕是目前菅内阁对中政策最大的操盘手,因此可推想菅义伟即便访美,主动对中明确表示对抗的可能性依然不高。

太田文雄还补充说:“除了自民党之外,和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的意图也不容忽视。2020年在7月自民党要求政府取消邀请习近平访日的决定前,向来亲中的公明党就提出不同声音。”可想而知,一心谋求连任的菅义伟也必然对公明党的对中立场有所顾忌。

访美为连任提供时机

相较之下,台湾国防部智库,国防安全研究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学者林彦宏稍微乐观。他认为,虽然菅义伟在内受到亲中的二阶和公明党牵制,在党外亦是民调下滑,但自民党内尚未看到有力的竞选对手,主要在野党亦是欲振乏力。他说:“疫情危困之际,日本选民亦缺乏更换首相的动力。所以既然菅义伟现在不必太担心面临党内或党外的挑战,他大可以安心地利用美日峰会这个契机做政治表演,暂时略为顺应美国口径。 ”

林彦宏认为,虽然菅义伟或可望对中比目前强硬,其力度也必将谨慎拿捏。他说:“菅义伟执政的难题在于内政,日本经济久衰不振、疫情严重和东京奥运延缓更是雪上加霜。如今终于确定举办的东京奥运,犹如为菅义伟振兴经济提供一支强心针。为了将奥运办好,菅义伟虽然呼应拜登政府接二连三的对中喊话,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过度强硬的表态。”

蔡锡勋认为,外交往往是内政的延伸,因此必须将菅义伟访美和日本自身的选举进程联系在一起来看。内无派系撑腰、外乏民意洗礼的菅义伟固然政治基础薄弱,然而自3月份拜登政府精心规划的亚洲行,包含众所瞩目的美日2+2会谈,已经为日本在印太战略扩大国际参与铺好了绝佳的舞台,此时日本首相作为拜登年代首位访美的外国领导人,必将受到世界的注目。若能操作得当,势必强化菅义伟的民意支持,为即将到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和众议院选举加分。

蔡锡勋说:“虽然众议员们的任期到今年10月,一般而言,首相会寻找最有胜算的时机解散国会,举行选举。” 蔡锡勋认为,若是菅首相成为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之后“首次”来访的外国政府元首,在拔得头筹之余,暂时以巧妙措辞配合美国,又不对中国作过度的批判,再进一步藉此国际舞台拉抬自身和内阁的支持率,并打铁趁热解散众议院举行选举,以民意洗礼增加自身政治资本,自此摆脱过渡型首相印象,这或将是对菅义伟最有利的连任策略。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