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刘盛萱上访无果遭软禁 中央的漠视才是惨剧的开始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近日,有媒体爆料江西赣州访民刘盛萱于今年6月到北京上访时,被地方官员拦截后遣返并监禁在家至今。事后刘盛萱向记者透露,他发现这次当局对他的监控力度明显升级,即便是自己为了响应“全民接种”而前去社区打新冠疫苗都会被楼道里不明身份的人拦截。

近日,有媒体爆料江西赣州访民刘盛萱于今年6月到北京上访时,被地方官员拦截后遣返并监禁在家至今。事后刘盛萱向记者透露,他发现这次当局对他的监控力度明显升级,即便是自己为了响应“全民接种”而前去社区打新冠疫苗都会被楼道里不明身份的人拦截。

刘盛萱还向媒体提供了一段近期视频,视频内五名黑衣男子堵住了整个楼梯间,其中三人还手持盾牌,刘盛萱曾上前质问其意欲何为,对方却始终拒绝交流,仅表示这是街道办领导安排的,同时不愿透露人名。据悉,除了有三天例外,刘盛萱已被全天候软禁家中长达两个多月,每日家门外都至少有两人驻守。

因征地拆迁被迫成为访民

多方消息显示,刘盛萱系于多年前被村委会征地,街道办的补偿协议却未按等值价格赔偿。2013年,他为此开始上访,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为自己及家人争取合理权益,要求地方政府按1:1进行安置补偿,并按征地价格补偿他的责任田,但至今上访仍无结果,且多次被拦截、遣返、围堵、监禁。

刘盛萱曾在采访时透露,街道办与村委会2011年以兴建机场快车道为由,征用其位于南康区东山街道的土坯房及宅基地承包田,总共700多平方米,事后当地政府却只补偿了500多平方米的地皮和30多万元人民币现金。他形容,这笔钱根本不够盖房,至今只能住在一套约40平方米的出租屋。因政府多占少补,无理侵占刘家赖以生存的农田和住房,刘盛萱的父亲刘庭珍被活活气死。刘庭珍安葬后又遭暴力挖坟,至今遗体存放在殡仪馆无法入土为安。

刘盛萱家中有三女一儿:因多年维权无果,父亲又多次蒙受冤屈入狱,大女儿患过抑郁症、多次无奈住院治疗,直至2021年才有所好转,目前在当地打零工,以偿还自己发病期间借的网贷;二儿子在浙江打工,月入四千多;三女儿是名护士,月入一千多;四女儿还在读书。两年前刘盛萱的妻子黄忠英又生了一场病,目前仍在休养。

数次软禁 违法判刑

2012年起,刘盛萱尝试向各级政府信访局、国家信访局反映诉求,但皆无回信。对此,他只能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这条艰难道路。多年维权之路中,他“收获了”20多次截访、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共入狱近5年及无数次的无理由行政拘留。

2021年6月,刘盛萱再次前往北京上访,亦再次被东山街道办人员追踪拦截,并强行遣返回家限制出行。据了解,他的手机遭到当局定位,随后东山街道办副主任范积兵、曾海龙和金鸡派出所刘宇等五人,于6月13日早上将他从北京带回江西。

他的妻子黄忠英虽并未受限,但她对丈夫长期被软禁一事非常无奈且无力,“政府最起码要保障他的人身自由。另外还有经济问题,我们生活这么困难,当局要帮我们解决问题”。刘盛萱一家衣食住行皆成问题,当地政府却连派了10多人轮流在他家门口监视,为了方便驻守,轮班的黑衣人甚至专门在他家楼上租了一套房。

心怀希冀 渴望正义来临

尽管遭遇如此不平对待,刘盛萱仍对中央政府抱有信心,他坚信自己多年来举步维艰,是因为中央被地方政府架空了。刘盛萱在受访时直言,中国当前领导人上台后,他看到了国家“反腐”和精准扶贫的决心,但这还是敌不过“天高皇帝远”的现实,“我们很无奈,总书记想管好这个国家,依法治国。但中国的腐败官员实在太多了,光靠中央来处理全国各地那么多访民的诉求,一时半会儿可能做不过来……我感觉地方政府把中央架空了。”

他质问道,“在法治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腐败官员有这么大的胆,竟敢公然对抗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政策和法律法规?”

十几年前因工伤致残、曾与刘盛萱一同到北京上访多次的赣州市上犹县访民黄民山在受访时向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透露了刘盛萱的一些基本情况,刘盛萱因上访入狱多年仍然矢志不渝,但是他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可以说已经走到了现实生活的最边缘。一个主要劳动力,天天被困在家里,怎么生存的下去呢?这条路是任何人都不愿意去走的,但在有些事情上,他们别无他法。”

人如果没了希冀就容易气竭衰亡。在大陆当前维权之路的现状下,几乎每位访民都是被当地政府所打压囚禁,很多人清楚这是当局的漠视或默许才导致访民们的现状越发恶化,但也有人仍愿相信黑暗中会有一丝光亮,他们在长期的迫害之下,必须相信那束光,才能继续背负着沉重且迟迟未到的正义上路。

高层的漠视才导致了悲剧的诞生

然而站在访民背后的我们必须清醒。当地政府不顾无辜百姓死活,吸民血食民膏,用人民的钱禁人民的足!那中央在干什么呢?一个官员在进行邪恶的打压,两个呢?三个呢?中国政府在每个地方养了那么多的人都在做什么呢?一个小小机关单位的食堂每天中午几百人吃饭,这里面有多少人真正的为人民服务,又有多少人拿着人民交上来的钱不作为?

当人民有诉求时,大陆官员非常擅长一推二二推三,效率低至令人发指,一个小小的业务可以拖延半年。2021年8月24日,中国大陆知名电视台的金牌主持人钱枫被该台实习生肖某举报诱奸,并控诉当地警局不作为不立案不调查。当日警方火速回应称,已于肖某报警后立即依法做出不予立案决定,并向其发送了《不予立案通知书》。

然而肖某于次日立即公布了前往警局了解情况时的现场音频。音频内女孩声音颤抖又无助的询问警察,您帮我查一下关于本人被诱奸的报警案件进行到哪一步了,警察却冷漠机械的以“周末不上班,值班人员不同”为由拒绝为她调取案件的相关信息。

一个女孩被强奸了,警察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很多人,也同时再次警醒我们,中央只能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东西。那束光属于权贵、属于关系户、属于各级领导,唯独不属于正遭受迫害的人民。

关注中国访民的人权组织“公盟”的创始人之一、现居美国的人权律师滕彪亦在受访时直言,多年来接触过几百位访民,而刘盛萱的看法在他们当中相当普遍,“这些访民可能没有认识到整个体制的问题,因为他们只接触到了一些基层干部,认为这些人腐败、枉法,于是他们就把希望寄托在高层,觉得国家法律和制度没什么问题,也就是存在认知局限。”

当局联合官媒一次次的对外宣布依法治国;一次次的喊口号称“为人民服务 实现共同富裕”;一次次的声讨美国、日本,激发群众的爱国热情。这些对于访民和人民而言,究竟是那束希望的光还是包裹了糖衣的利用呢?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