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4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医务人员奋力抗疫辛苦历程年度回顾

滚动 国际

大流行初期,美国之音记者维什涅娃在纽约与医生和护士会面,谈论他们抗击新冠疫情的经历。一年后,她再次与其中一些人进行了交谈。

大流行初期,美国之音记者维什涅娃在纽约与医生和护士会面,谈论他们抗击新冠疫情的经历。一年后,她再次与其中一些人进行了交谈。

我们于2020年春季首次见到了艾米·普拉森西亚(Amy Plasencia)。当时,她在纽约的一家医院担任住院医师,后来这所医院被改为新冠专科医院。

“每天有多少病人,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确切的数字,但是我可以说有成百上千的人。”

那是一个三月的傍晚,大约晚上7点。普拉森西亚医生正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一名患者,那天是她第一次听到人们为医护人员鼓掌加油。

此后每晚,人们都会为在医院挽救生命的医护人员鼓掌。那是一种新型音乐,疫情期间的音乐。

艾急诊医生米·普拉森西亚说:“一年前,我们不知道如何治疗这种病毒。我们不知道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我们将如何做才能更好地帮助患者,或者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否正在损害患者……我们所接受的病例之多,尤其是在纽约和布鲁克林,简直是天文数字! ”

“我的名字叫孙嘉文(音译)。我是纽约的急诊室医生。”

2020年3月8日,孙医生从安哥拉回到美国。随之而来的是无休止的加班就诊。

“三月和四月您一天在医院里度过几个小时?”

“很多。我没法数得清……”

“我是罗伯特·戈尔。是急诊医师。”

在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戈尔医生都没有回家居住,因为他太害怕把新冠病毒感染妻子和孩子了。

急诊医师罗伯特·戈尔说:“你知道,马丁·路德·金博士说:‘一个人的终极衡量标准不在他处于舒适和便利之时,而是在他面对挑战和争议之时。’当下就是挑战和争议的时刻。”

如今,距大流行病在美国爆发已经一年了,医生、卫生专家、政治人士都在评估正确方法以及可以做得更好的方法,以挽救更多的生命。

急诊医师流行病学家孙嘉文(音译)说:“可以从中吸取很多教训。我认为类似这样的事情会让人难以忘怀,每个人都在回顾……”

迄今为止,在美国已有约55万人死于新冠肺炎。

未来的年代中,纽约人会记住那些无法抵抗病毒而逝去的人们,也会记住成千上万每天冒着生命危险来挽救人们生命的人。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