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人民日报》洗白塔利班发迹史

滚动 中国大陆

塔利班从巴基斯坦及其他外国政府处获得了不可或缺的军力和财力支持,同时也对贫穷农民进行征税和勒索。

资料照片:阿富汗总统加尼出逃后,塔利班武装分子控制了位于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2021年8月15日)

自塔利班8月15日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总统府以来,世界一直在警惕地关注着阿富汗局势。

正如一名塔利班高级成员8月24日告诉美国之音的那样,塔利班组织正寻求国际承认。但至今尚未有一个国家承认塔利班是“代表阿富汗人民的合法政府”。

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喀布尔的一家餐厅用餐,等待他们的饭菜上桌。(2021年8月26日)

塔利班最近向国际社会作出各种承诺,包括尊重妇女、赦免前政府官员和曾与他们交战的对手、拒绝为恐怖组织提供安全庇护,但许多国家仍对此持怀疑态度。

中国与阿富汗通过瓦罕走廊接壤,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也刚刚在上个月会见了塔利班领导人巴拉达尔。

对于邻国由一个原教旨伊斯兰主义组织掌权,中国也有自己的担忧。但尽管如此,北京很快就向掌权的塔利班传送积极信号。

塔利班上台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暗示阿富汗局势的这一“重大变化”反映了“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

同天,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报纸《人民日报》在其拥有1.39亿粉丝的官方微博账号上发布一段话题标签为#塔利班是什么组织#的帖文。

这段帖文简要介绍了塔利班的起源和发展,指出“塔利班在波斯语中意为学生”,以及该组织成立于苏联撤军后的阿富汗内战时期,初期成员为“难民营的学生”。

对于该组织在20世纪90年代的迅猛发展,帖文中写道:“因得到阿富汗贫民支持,塔利班实力急剧膨胀。”

这一解释极具误导性。

确实,在阿富汗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塔利班起初曾被民众视为一股能稳住局势的力量。但《人民日报》这则帖文只字不提塔利班暴力施政、庇护恐怖分子的历史。这也很快招致大批微博用户的猛烈批评,一度被骂上当日微博热搜榜的第五名。网友们指责《人民日报》对塔利班的这段介绍是“洗白”一个“反人类政权”。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账号在发帖4个多小时后将这条评论区批评如潮的帖文下架了。

这段文字也省略不提外国政府——主要是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对塔利班提供的关键性的、不可或缺的支持。正是这些支持赋予了该组织足够的军事实力在内战中击败其他军事力量,在1996年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

塔利班在普什图语中的意思确实是“学生”。在1979-89年对抗苏联占领期间,来自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北部伊斯兰宗教学校(Madrasas)的学生们被招募为“圣战者”,也就是伊斯兰游击队战士。这些对抗苏联入侵的伊斯兰圣战者团体在很多方面都得到巴基斯坦军事情报机构三军情报局(ISI)的支持。

塔利班创始人毛拉·奥马尔(Mullah Omar)就是三军情报局在此期间训练的圣战者之一。根据布鲁金斯学会情报项目主任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本周撰写的一篇文章,一家巴基斯坦医院曾为奥马尔提供战伤治疗。

由于在阿富汗看到了对苏联发动代理人战争的机会,美国和沙特阿拉伯都向圣战者抵抗运动提供大量支持,其中绝大部分都以三军情报局为中介。据国际人权监督组织人权观察表示,美国当时通过三军情报局向圣战者输送了价值20亿至30亿美元的秘密援助,培训了8万多名游击队战士与苏联作战。

1989年,苏联撤出阿富汗,各个圣战者派系随即开始权力争夺。阿富汗很快就陷入了一场残酷的内战。奥马尔当时召集了一群抗苏期间由三军情报局训练和支持的圣战者,于1994年创建了塔利班。

厌倦了战争的阿富汗人渴望结束内斗,恢复某种程度的常态。塔利班在早期确实赢得了一些民众的支持,因为该组织誓言要恢复社会稳定和伊斯兰价值观,并在打击腐败和建立法律和秩序方面取得一定的成功,也为塔利班控制区的贸易活动提供安全保障,从而促进了商业的恢复。

新成立的塔利班继续得到巴基斯坦军方和三军情报局的关键支持,后来沙特阿拉伯也提供了支持。里德尔写道:“巴基斯坦为塔利班军队提供了专家和顾问,为其经济提供了石油,也是他们通往外部世界的补给通道。”

资料照片:流亡的阿富汗军阀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向聚集在巴基斯坦西部城市白沙瓦的一群阿富汗圣战者发表讲话。(1987年1月17日)

塔利班最终在1996年占领了喀布尔,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1997年,巴基斯坦成为首个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紧随其后。但也只有这三个国家正式承认当时的塔利班政权。

尽管伊斯兰堡一贯否认其向塔利班提供了任何军事或经济上的支持,但人权观察2001年7月发布的一份题为《有罪不罚的危机:巴基斯坦、俄罗斯和伊朗在助长阿富汗内战中的作用》的报告详细描述了巴基斯坦——主要是其三军情报局——如何促使“塔利班成为一支高效的军事力量。”

“在参与支持和操纵正在进行中的战斗的所有外国势力中,巴基斯坦在目标范围和行动规模上都与众不同,其行动包括为塔利班招徕资助、向其提供资金、作为塔利班在国外事实上的使者为其提供外交支持、为塔利班武装人员安排训练、招募熟练和不熟练人手进入塔利班军队服役、策划和指导进攻、提供并帮助运输弹药和燃料,以及数次明显地直接为其提供作战支持,”人权观察在报告中写道。

1995年4月,在一场夺取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的关键战斗中,塔利班起初因缺乏弹药和后勤支持而惨败于政府军。但塔利班很快在四个月后就利用一批四轮驱动皮卡车对政府军发动了一次成功的反击。

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指出,这批皮卡是经由巴基斯坦的帮助交付给塔利班的,并由此“引入了一种在以前的战斗中从未见过的运动战。”1996年,塔利班在夺取贾拉拉巴德和萨罗比控制权的几场重要战斗中也使用了类似战术,借助灵活快速的四驱皮卡打得政府军措手不及。

在塔利班当年通往夺取喀布尔的道路上,“塔利班部队…展现的机动性和行动能力更像是职业陆军的特点——在运动战实践方面与职业军官和士官尤其相像——而非阿富汗圣战者的战斗特点,”报告说。

人权观察还确认并详细陈述了巴基斯坦在为塔利班招募和训练志愿者战士方面的作为,其消息来源包括一名退役的巴基斯坦高级军官、一名“拯救阿富汗伊斯兰联合阵线” (即阿富汗内战中对抗塔利班的“北方联盟”)的官员以及几名被“北方联盟”俘获的来自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志愿战士。

人权观察在报告中说,“塔利班战斗力量的30%由巴基斯坦人组成,这些人服役于由(巴基斯坦)政党所组织起来的部队”,“另有八千至一万五千名士兵是外国人,主要是来自海湾国家和北非的阿拉伯人。”

人权观察还表示,他们采访的塔利班志愿战士“称他们的巴基斯坦教官…外表和言语上都像是军方人士…”报道中接着写道,“一名前塔利班战士描述称自己曾见过一名声称是自愿与塔利班炮兵部队合作的前巴基斯坦炮兵上校”,他想提升塔利班部队的作战能力。

人权观察还描述了巴基斯坦的私人商贸活动如何在财政上帮助塔利班。报告中说,“对从巴基斯坦过境阿富汗的卡车征收的关税成为塔利班最重要的官方收入来源。”据世界银行的一项估计,塔利班在1997年通过对“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间的走私贸易征税”获利约7500万美元。

在巴基斯坦决定支持新成立的塔利班之后,沙特阿拉伯也开始向塔利班提供资金以及其他方面的支持。人权观察的报告中称,“1996年,西方记者在坎大哈机场看到一架涂成白色机身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他们确认为沙特阿拉伯的飞机——正为塔利班士兵运送大炮和轻型武器弹药。”

巴基斯坦对塔利班的支持曾招致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在2000年12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令人深感痛心的是,大量主要来自巴基斯坦伊斯兰宗教学校的非阿富汗人员,他们当中的大部分——若不是全部的话——正站在塔利班这一边积极参与作战。”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