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CGTN再被罚,中共外宣钻空子遭遇西方反击

滚动 国际

英国电视监管当局星期四( 8月26日)以违反公平和隐私为由,对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又称中国环球电视网) 处以20万英镑罚款。这是今年3月以来,英国当局二度对CGTN开罚。专家认为,中国官媒在海外钻监管空子,西方民主国家必须采取主动予以反击。

北京中国中央电视台暨中国环球电视网大楼(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英国电视监管当局星期四( 8月26日)以违反公平和隐私为由,对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又称中国环球电视网) 处以20万英镑罚款。这是今年3月以来,英国当局二度对CGTN开罚。专家认为,中国官媒在海外钻监管空子,西方民主国家必须采取主动予以反击。

英国通信管理局(Ofcom)周四表示,这次对CGTN的处罚涉及两名受害者,瑞典籍的桂敏海和香港居民郑文杰。今年3月,CGTN也曾因相同理由被Ofcom处以22.5万英镑罚款。

6个多月前,英国通信管理局吊销了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部分原因是该机构受控于中国共产党,而英国的广播执照持有者必须拥有对其内容的编辑责任权,而且不得受政治机构控制。

中国国际电视台是中国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的全球电视网,成立于2016年底,前身是中央电视台外语国际频道。

不过,8月20日这家中国外宣最重要的机构之一自行宣布,它恢复了在英国的广播,其节目在英国最大的数字电视平台Freeview上24小时播出。

尽管英国通信管理局做出了澄清,称CGTN并不持有英国的广播许可证,但在某些设备上,“Freeview的观众可以选择使用Vision TV等服务来观看包括CGTN在内的网络直播节目。这些都是通过互联网而不是Freeview提供的,不需要广播许可证。”

由此不难看出,所谓CGTN恢复了在英国的播出实际上是这家中国官媒在钻英国监管的空子,凸显了在西方民主国家,监管CGTN这类“政府喉舌”时所面临的艰巨挑战。

盖瑞特:西方的传统监管已管不住中共外宣

美国学者、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Dan Garrett)表示,西方民主国家用传统的监管媒体的做法去应对中共的信息攻势已经完全跟不上节奏,因为中国的官媒和外宣系统已经超越了一般宣传范畴,而已成为北京信息战的一部分。

“这是(中国的)信息战,这已经不是日常的业务,”他对美国之音说,“美国和西方需要采取积极主动的、甚至是先发制人的方法来处理这个问题,因为正如我们在英国看到的CGTN案例,监管的方法太被动了,对方有太多方法可以绕过监管。”

英国通信管理局2月初吊销CGTN广播执照时在欧洲曾一度引发连锁反应。根据欧洲跨境电视协议,当CGTN在英国的广播执照被吊销后,它在其它欧洲国家的播放许可也自动丢失。德国沃达丰随后下架了其管辖范围内有线电视网络中CGTN的频道节目。

但CGTN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他们向法国监管部门“法国高等视听委员会”(CSA)提交播放执照申请,并在3月初顺利获得了批准。相较于英国和德国,获得法国的广播许可只需要满足技术要求,相对要容易得多。

根据法国有关规定,只要频道通过法国卫星播出,并从法国传输信号,就可以获得广播许可。由于法国也是欧洲跨境电视协议签约国,因此当CGTN获得法国的广播许可后,它也自动获得在其它国家的广播许可。德国沃达丰3月6日宣布恢复了CGTN在其有线电视网络的内容。CGTN由此实现了在欧洲的“无缝衔接”。

外国自媒体博主接受CGTN电视采访(资料照片)

曾经成功向英国通信管理局投诉CGTN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 2019年也向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投诉CGTN和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理由是这两个中国官方电视台播放明知是虚假的消息。

在CGTN的广播执照被英国吊销后,FCC 3月份表示,他们正在评估这一投诉,包括外籍人士被迫在央视的镜头前认罪,然后中国政府利用这些认罪画面作为宣传,通过这两家媒体向世界各地播放。但到目前为止,FCC的有关调查仍无定论。根据相关法律,FCC并不参与监管内容。

科兰兹克:CGTN影响有限,中国社媒更具威胁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东南亚问题高级研究员约书亚·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认为,中国官媒在西方民主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影响力十分有限,它们应该被批准拥有一定的运作空间。

“我认为,只要在报道、资金和聘用方面有合理的透明度,就应该允许它们(中国官媒)运作。”他对美国之音说。

科兰兹克表示,真正的威胁并不来自CGTN,而是中国的社交媒体和互联网,以及像新华社这样真正有影响力的官媒。

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看到透明度。但我们也需要合理地思考我们真正重大的威胁是什么。来自中国社交媒体的威胁远比CGTN要大。比如,与中国富豪或与中国共产党有联系的个人购买地方媒体的方式相比,或者与新华社相比,它(CGTN)实际上是相当透明的,新华社的读者人数和影响力比CGTN大得多。”

牛津大学互联网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今年5月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政府使用包括机器人在内的网络技术来扩大其外交官在互联网上外宣传播的调查报告。牛津大学的两名研究人员和美联社(AP)的全球调查小组(Global Investigations Team)分析了时任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和中国驻英大使馆2020年6月9日至2021年1月31日的所有推文、转推和回复情况后得出结论,有62个虚假账户被用来在推特(Twitter)上放大和宣传中国的官方立场。

这项调查还发现,近三分之一的推特账户是在2020年4月至8月的五天内创建的,时间仅相隔几分钟。这些账户长期处于休眠状态,但几乎在同一时间活跃起来。它们往往在中国外交官发推后1分钟内开始转推、回复,而且它们所使用的语言模式与正常用户的语言模式截然不同。

中共外宣是信息战 需建立专门组织监测应对

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丹·盖瑞特认为, 社交媒体已成为中共与西方展开一场舆论宣传战的重要战场,因为社交媒体更有利于散布虚假信息。

“(社交媒体上)有标题,这是任何文章中最重要的部分,有图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还可以有讲话,其中可能是一个声音片段,某人的讲话或来自街头的声音片段,诸如此类。因此,一旦公众看到这些信息,美国和西方国家再要做出反应就已经太迟了。“他说。

外交关系协会的科兰兹克则表示,在社交媒体方面,美国政府能做的事情并不多,这需要推特和脸书(Facebook)等科技巨头承担起更多责任,对虚假账号进行识别和删除。他说:“大型社交媒体巨头应该采取更积极的措施来进行标识。它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识别那些来自政府支持媒体的报道。但这又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还不清楚他们到底该应该审查哪些媒体。”

但中国官方散布虚假信息的做法已经逐渐从幕后转向台前,甚至是肆无忌惮。最近,”瑞士科学家威尔逊·爱德华兹(Wilson Edwards)”的事件被瑞士驻中国大使馆戳穿,称“查无此人”。这位根本不存在的瑞士人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中国大小官媒上,抨击世界卫生组织的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在美国施压下被政治化。在瑞士大使馆发表声明澄清并不存在这样一位瑞士科学家后,所有报道瞬间消失。

“这是一场信息战和政治斗争,”前五角大楼情报分析师盖瑞特说,“我认为它们(西方国家)需要有一个新的组织,专注于中国整体的、系统的、多方面的、多平台的信息战活动。只有通过建立一个对中共所有活动有全面了解的组织,它们才能设计出一个全面的方法来反击。因此,我认为主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再次认识到这是信息和政治战运动的一部分,我们需要新的组织来监测这一点。”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